41、Chapter 41(第1/3页)
    ()    “好好好, 收敛, 谁让你不敲门就进来。”盛如绮理了理方才被蹭乱的衣衫, 边埋怨。

    叶矜懒得同她废话, 直接说关键, “下午去见刘导了?”

    “见了。”一提起这个问题, 盛如绮神情严肃了起来。

    “怎么说,有兴趣吗?”

    “他看了剧本很满意, 说愿意合作。”盛如绮顿了顿, 继而道,“但, 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盛如绮没有直说, 她考虑再三,“其实不一定非得定老刘,对这个剧本感兴趣的导演多的是。”

    《逆流》的定位为大ip制作商业片,也是j期最核心的影视投资项目。

    叶矜的资历并不算老, 但独到的眼光和市场预判能力, 使得j年投资制作的几部大电影成为票房收割机。

    交际应酬方面叶矜或许不如盛如绮,但在项目分析方面, 叶矜有绝对的发言权,这点盛如绮自愧不如。所以,公司的项目决策会议多是由叶矜主持, 盛如绮主负责下达执行。

    《逆流》想定刘霄,是因为刘霄手下有同类商业片的成熟代表作,业内风评极佳, 这不是叶矜一个人的意思,而是公司高层集体决策的结果。

    “先说什么条件。”叶矜再度问道,如果刘导愿意合作,没必要再考虑其他人。

    盛如绮知道含糊不过去,直言,“他想要易真做女一号。”

    当年就是刘霄执导的一部电影将易真直接捧到了一线位置,两人都名利双收,奖项几乎拿个满贯,堪称黄金搭配。

    “这个选角没什么问题,明天开会讨论,要是大家没有异议,就这样定吧。”

    盛如绮看到叶矜波澜不惊的那张脸,迟疑犹豫,“易真,真的没问题?”

    “有问题吗?中生代花旦里她的演技算是可圈可点的。虽然我们是部商业片,但现在的市场你也知道,流量那套已经行不通了。她近年在国外发展,国内活跃度是差了点,不过和刘霄的二次合作,也是话题度。”

    见叶矜还真的在认真分析选角,盛如绮佩服得五体投地,果然叶总工作起来丧心病狂,盛如绮只是单纯想表达,易真是她前女友,这样不尴尬吗?

    叶矜自然懂盛如绮的潜台词,但私事和公事她不想混为一谈,况且这部电影也不是她私人投资的,她只是站在客观的角度分析问题。

    “今天不留你加班了。”

    “这么体贴?”

    叶矜回到自己办公室,喝着黑咖啡提神,又想起刚刚在这张办公桌旁,盛如绮抱着那女孩热吻的情形,只是淡淡一瞥,有些画面却在脑海挥之不去。

    自己会如蓟霜所说,一点点改变吗?叶矜扶着额头,有些事,她还是不觉得自己能够做到,就像刚刚盛如绮和柯若初,明明那是恋人间最正常不过的亲吻,但她还是反感抵触。

    又联想到以前的事,叶矜更加不适。只不过,不适反感的同时,还是会羡慕。

    因为于自己而言遥不可及,所以才羡慕。

    叶矜平日里总是有着超乎常人的高傲淡然,谁也想不到,面对感情时,她却是自卑到了尘埃里。

    不婚主义,不考虑感情问题,一个人很好,种种说辞,不过是掩饰自己脆弱的保护伞。如果可以有其他选择,叶矜不会想要一个人。

    夏安的出现让叶矜纠结了,忍不住想靠近,却又怕靠近,每次稍稍亲近一点,她脑海又闪过那句话。

    “没有人会受得了你……”

    桌面上放着一只陶瓷小猪,那天在幼儿园,夏安捏的,临走的时候,叶矜默不作声收进了自己的包里。

    叶矜望着桌面上胖乎乎的小猪,走神。

    临近期末,夏安忙得不可开交,光是论文就够让她头疼了,白天在医院上班,晚上回到家抱着大摞的资料死磕,笔记本上敲敲打打到深夜。

    临近十一点,夏安打了三个哈欠,最后终于有点扛不住,伏在桌子上眯一会儿。

    隔壁房间,叶晚一个人躺在床上,怀里还抱着个超大号毛绒玩具,“妈妈晚安。”

    叶矜坐在床畔,“不想跟妈妈一起睡了?”

    “不要,”叶晚摇头,说着把怀里的毛绒玩具抱得更紧了,她还朝叶矜埋怨自己心里的不满,“你和小夏妈妈总是把晚晚挤在中间,太挤了,我要一个人睡。”

    叶总:“……”

    以前不论怎么说都是小家伙缠着她们一起,现在倒好,主动要求一个人睡了。

    叶矜走出叶晚卧室后,在夏安房间外停住了脚步,房间里的灯似乎还亮着,她轻敲了敲门,无人应,便直接推开了门。

    夏安正趴在书桌上睡觉,难怪没应。

    叶矜走近,一旁的笔记本屏幕还亮着,文稿里都是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