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Chapter 25(第1/3页)
    ()    一份炒饭, 几分钟就被夏安消灭了快一半, 一想到叶晚还生病在家等着, 所以夏安吃饭的速度比平时在医院还快。

    低着头, 一口接一口。

    离晚饭过去也有好一会儿了, 叶矜原本没什么感觉, 但看夏安的吃相,叶矜盯着桌上那份炒饭, 竟有点想吃。

    究竟有多好吃, 才能吃得这么香。

    夏安觉得叶矜在看自己,她嘴里含着米饭抬头时, 证明她的感觉没错, 她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舔了舔唇,“你晚上没吃吗?”

    叶矜眼神没有闪躲,而是扫过夏安红润的唇瓣, “吃了。”

    “我马上。”夏安不好意思让人家等太久。

    叶矜本想说吃慢点, 一开口:“不差这几分钟。”

    对方才刚说完。

    夏安突然挺起背,“呃……”

    “怎么了?”

    “噎着了。”夏安捶了捶心口。

    “让你吃慢点。”

    夏安倒想吐槽, 你一直盯着,自己哪好意思吃慢?哽得厉害,夏安拿起一旁的空水杯, 转身去厨房接水喝。

    灌了小半杯水,夏安才缓过劲。

    叶矜扭头瞥了夏安一眼,回过头时, 注意力又落在了桌上那份颜色鲜亮的炒饭上,已经被夏安吃了一半。盯着盯着,叶矜漫不经心拿过一旁的勺,送了一小口米饭到自己嘴里,慢慢品尝……

    夏安捧着半杯水,站在叶矜侧后方,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叶矜正用她用过的勺,往嘴里送了口炒饭。

    刚刚说一起吃,还嫌弃着拒绝,结果现在……

    叶总,你要不要这么可爱?

    夏安摸了摸脖颈,“我再去拿个勺吧。”

    听到夏安的声音,叶矜抬眸。

    然后……

    两人鸦雀无声对视了两秒。

    安静得尴尬。

    叶矜嘴里还在细细咀嚼着,慢慢咽下,她一时无语,然后一脸镇定放下了手里的勺,“不用。”

    夏安抿了抿唇,故作淡定。

    不过叶矜越是一本正经,她就越是想笑,好几次想笑又克制着,差点让夏安憋出内伤。

    最后笑得合不拢嘴。

    叶矜:“……”

    夏安还是从厨房找来了干净汤匙。本来以为吃一份炒饭叶矜会介意,但夏安想起叶总刚才的模样……

    是自己多虑了。

    “一起吃吧。”夏安擅作主张说着,“太多我一个人吃不完,别浪费了。”

    夏安笑得明眸皓齿的模样,很能打动人。

    她们第一次见面时,叶矜注意力就有被这个女孩吸引,她望了夏安片刻,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汤匙。

    两人就着同一份炒饭吃了起来。

    夏安只要稍稍抬眼,就能看清那张不止一次惊艳到自己的脸,离得这样近,她不禁柔声笑问,“好吃吗?”

    “还可以。”

    “你不吃豌豆啊,那给我。”

    两人吃,比一个人吃时更香。

    叶矜小口吃着,偶尔再瞥瞥夏安,这样的相处竟让她觉得温情。这套公寓,她从来没有带其他人过,如装修风格一样,一直都是冷冰冰的。

    冷色调的灯光映在脸上,但夏安的笑又暖又甜,好几次叶矜望见,唇角不自觉跟着她一起扬了扬。

    而夏安,每回看到叶矜似是而非的浅笑时,都暗暗觉得满足,不仅仅是笑,应该说每一次靠近叶矜,她都觉得满足。

    如果她和叶矜,不是假结婚……

    夏安又在胡乱假设着,以前,她从来不会耗着精力像这样胡思乱想。

    “吃饱了?”叶矜见夏安停下了动作。

    “嗯,饱了。”

    “回家吧。”

    熟悉的车,熟悉的副驾驶。

    夏安发现,叶总的副驾驶似乎已经成为自己的专属了。

    回到家时,夜已深。

    叶晚没等到叶矜和夏安回家,硬是赌气不肯上床睡觉,梁老太太和周姨哄了好多次,感冒药还是没喝。

    “姥姥,晚晚睡了吗?”夏安一到家,一边换鞋一边问。

    “没睡,楼上赌气呢,药也不吃。”梁老太太头疼,“安安,你可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跟矜矜闹别扭了。”

    “没有,主要是这段时间学校忙不过,所以就住学校宿舍了,都没什么时间回家陪您。”

    “念研究生是忙,姥姥理解的。不是闹别扭就好,弄得我还怪担心的。”梁老太太为这俩人操碎了心。

    小两口才刚结婚也没度蜜月,就这样分开住,有时候夏安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叶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