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第2/2页)
人发疯的毒药。

    所以那个走廊里才没有所谓的“看守人员”,只因为那里根本就不需要看守人员,所有到了那里的人都会与之同化,最后被留下来。或者说天易楼的内部已经被他们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毒罐,所有进入里面的人都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变成“疯子”,而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而华荣月之所以没有反应,是因为她原本就是蛊吗?华荣月对这个问题感觉到有些迷惑,因为从被看押的那些人可以看出来,即使是疯子在那个地方也会受到影响,像是失了魂魄,而华荣月进去后竟然毫无影响,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个猜测除非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于等级越高的蛊,或者就是蛊王来说,这种毒反而是无效的,或许是他们本来就足够疯了,所以用不着更疯。

    华荣月一直以来都在猜测一个问题——走火入魔是人的精神出了问题,还是身体出了问题?或许从中可以找到一点答案,走火入魔更多的应该跟人的身体有关。

    因为华荣月和易玲珑共享一具身体,而华荣月却可以在保持清醒的状况下不被那种毒素影响,这应该是易玲珑的身体起到了作用。

    华荣月对于自己把田元津和齐黎带过去的事情感到非常的难受,如果她当时能够坚持不让这两个人跟过来,或许他们就不会出事了。可或许悲剧在他们踏进天易楼里的那一刻就已经发生了,毒素大部分都集中于那个地牢处,但是在闻到血腥味的那一刻应该就已经中毒了,接下来就是中毒深浅的问题。

    易玲珑在天易楼待了那么多年,都神不知鬼不觉的中了毒,那么天易楼里的那些杀手也一样,甚至华荣月怀疑整个天易楼都是一个巨大的毒罐子,所有人踏入其中都无法幸免。

    那么江连焕他知道这件事吗?他把这些人带入天易楼中,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呢?除了齐黎和田元津的那些人,他们昨晚从天易楼回来后都怎么样了呢?这些华荣月都不知道,也不敢问。

    就像她也不知道也不敢想,上辈子的这五个人进了天易楼,能够活着出来几个人一样。

    ……

    在两个时辰前,一条长长的,且阴暗的隧道中响起了一个人的脚步声,这个人的脚步声听起来略微的有些拖沓。

    昨晚他并不在那个档案室里,是因为有人出来告诉他外面出了些事,似乎是发现了几个晕倒的杀手,所以他匆匆的离开,沿着一条密道前往了事情发生的地方,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入侵这个地方。

    这些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新的蛊即将要做出来的时候来了。这个人的脸上一片阴郁。肯定他们得到了什么消息,但是这些事情他都并不担心,因为没有人能来到这个地方,再把蛊王从他的眼皮子底下带走。

    他之前最好的蛊王已经丢了。他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

    训斥了下面的人几句后,他也并没有当回事,继续拖着拖沓的脚步走回了档案室,反正无论是谁,在他看来都是一样的结果,他们终究都会再次回到这个地方,以各种各样的方式。

    这是他们无法逃脱的宿命……就像他自己一样。

    这个人笑了起来。他的脸上阴郁夹杂着某种极致的疯癫,他已经是这座楼里疯的最为可怕的人了吧,否则怎么只会有他在档案室?

    那些在外面不停哀嚎的人实在是太烦了,如果能把他们杀了就好了……这个人想到。他舔了舔嘴唇,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屋子。

    他对这里非常的熟悉,如同对自己一样。

    如果那些人无意间摸到这里,那就有意思了,或许他们可以成为监狱里的下一批人——就像上一批人一样。

    这个地方是最为安的地方,这个人对此一直坚信不疑。他从不怀疑没有人能从这里逃出去,无论是谁,只要踏进这个地方,他都会成为这里的一部分。

    他在离开前,桌子上放着一堆易玲珑的卷宗,这已经不知是他第几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翻开那些东西看了。他对于那些东西早已滚瓜烂熟,但他却依旧还是重复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然而就在他推开门的一瞬间,映入眼帘的竟然是空空如也的桌面,所有有关于易玲珑的卷宗都被一扫而空,整齐的桌面上唯有一个金铸的花摆在上面。

    那朵花在烛光下显得分外璀璨,整间暗淡的屋子都仿佛被它的光彩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