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百晓生(第1/2页)
    ()    大概是因为青衣书生盯着华荣月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所以自然让华荣月脑子里浮现出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结果却在华荣月即将开口问青衣书生怎么回事的时候,他把头转了过去。(格格党)

    他这么一来,华荣月就完没有办法再去问他了。

    她看了眼在她面前的李静怡,静怡小盆友貌似完没有听得懂华荣月在说什么玩意,华荣月也并没再多说,转身就帮万浮莲弄晚饭去了。

    剩下的几个大爷大妈自然该走的走,该散的散。

    但假如说在此之前青衣书生一直把李静怡当成是隔壁邻居家养的小屁孩而已,那他现在就已经完变了个角度。

    其他人渐渐的离开后,只有他一个人谨慎而又小心的准备往出走,却在刚走了几步时忽然被李静怡给一把拽住了。

    那一瞬间青衣书生满头大汗。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认真说起来身后的小萝莉手软软的,也不是什么大规模杀伤性的武器,但刚才她这么一拽,青衣书生瞬间觉得自己仿佛碰上了一个定时炸。弹。

    “哥哥你的画掉了。”李静怡拽住了青衣书生的衣袖,顺便把手里的那个画卷递给了他,这才让青衣书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淡定的道,“那个画是送给你师父的。”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溜得飞快。

    “我师父?”李静怡有些茫然。虽然目前来说教她的人有两个,但是她还真的不知道华荣月算不算的上她的师父,也不确定对方所说的“师父”是华荣月还是萧翰……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偷偷的把这张画展开,看着上面画的东西,想看看这究竟应该给谁。

    “这画的是什么?”李静怡茫然的看了这张画几眼,然而并没有看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上面依稀只能看得见画了个很漂亮的女人。

    但是这张画是真的漂亮。

    假如说古代水墨画讲究的是意境,那这幅画就把意境画到了最美,是一种红黑交杂的颜色,红色的是人,黑色的是背后的山水,以及大片大片的留白。

    李静怡逃出来之前也算是个大家小姐,但对于画的认知也只局限于自家挂的那些画,即使是觉得面前这幅画画的像是活了一样,但对于面前这张画的价值终究不算太过了解。

    虽然看不懂,但她还是拿着这张画去找了华荣月。

    跟女人有关的肯定不能找萧翰……小莲姐平时看起来没什么脾气,但是总感觉把这画给她会发生一些很不得了的事情。

    接到这张画的华荣月已经是中午的时候了,她出去买了趟药材,回来又干了点杂活,总之消停下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她拿到这张画的时候还想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然后才突然想了起来。

    那天她借了那个青衣书生一件自己(不穿的)的厚棉衣,然后对方答应画一张画给她。

    华荣月没指望一个普普通通的青衣书生能画出什么样好的画来,她对于对方有没有钱买颜料这一点都非常怀疑,但是当她打开那张画的第一时间,她口中发出了一声疑问,“啊?”

    下一秒,她又发出了一句相同的二声疑问,“啊?”

    ……

    华荣月猛的把画放到了桌子上,然后飞快的朝对面看了一眼,对面那间茶馆里面早就没了人影,平日里青衣书生最喜欢在那里坐着听书,华荣月对这样的景象也已经习以为常,但今天人没了才忽然吓出一身冷汗。

    我去,这人谁啊?这是警告吗?还是单纯的皮一下?

    虽然对于这附近应该有不少江湖大佬的事情有点心理准备,但忽然遇上这么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华荣月的心里状态确实是可想而知,最可怕的是六扇门的探子居然都没发现他。

    正处在震惊之中,齐大夫默默地走了过来,他看了眼华荣月手中的画,有些诧异的说:“谁画的?画的真不错。”

    经齐大夫这么一问,华荣月这才发现这画上连个印章也没有。

    真是异常简朴的做法……当然对于古人来说这是十分不可思议的,画上盖个印那是正常做法,不盖才是不正常的。

    “这画的是谁啊?”齐大夫在这里认真的看着,“这是谁落在咱们这的吗?”

    “不是,是别人送我的。”华荣月害怕齐大夫再看下去真看出什么名堂来,连忙把画卷起,毕竟这段日子以来易玲珑的事情还是颇为火爆的,他一时想不起来不代表永远想不起来。

    华荣月准备最近好好的询问一下江湖上有谁是画技惊人的,说不定能摸出来那个青衣书生到底是谁。

    她心里隐隐的有些后怕的感觉,又重新回想了一下自己和青衣书生见面以来的所有举动,有漏洞的地方确实很多,但既然青衣书生都已经把这个画给她了,想必也并不在乎这个,前思后想一下,华荣月觉得自己除了稍稍有些跟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