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秘辛与莫文吉的威胁(第1/3页)
    ()    响虎又揍了莫文吉,干净利落的,毫不留情的,极其挫伤莫文吉自尊的方式。

    我们或许不应该用“又”字?因为前一次好像响虎觉得恶心,始终没把拳头送到莫文吉的身上。

    我们并不知道响虎到底就这个问题有没有征集过雅可可的意见,估计是没有,他应该不敢。

    他无法想象雅可可一脸嫌弃的看着他的双手的样子,那很可能是一个可以构成永久的心理阴影,在雅可可这样固执的孩子身上。

    响虎想瞒过去,并决定长痛不如短痛,赶紧了结这段事情,否则在雅可可得知这件事后他再不得不做了结的时候那才叫做悲剧。

    所以莫文吉再次邀战的时候,他没有再找什么奇怪的借口推脱,而是爽快的答应了起来。

    他鸡贼的在赛前准备的时候切断了双手所有的感应触头,这样他的双手只能做出紧握住拳头的样子。

    这样万一雅可可知道的话他可以推脱那一刻那两只拳头犹如绑在手臂上的武器,其实他的感官并没有直接与莫文吉接触。

    莫文吉在现代机体格斗看来满是漏洞的格斗技,在响虎不相让的情况下,实在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唯一艰难的是,响虎只想用那两只没有感知的拳头接触莫文吉的机体,这给比拼增加了一点难度,但胜利仍旧称得上干净利落。

    然而出乎响虎意料的,莫文吉并没有爽到晕厥的表现,相反莫文吉一边勉强做出欣慰的姿态微笑着,一边似乎在拼命隐藏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在响虎看来,如果坐实莫文吉受虐狂的身份,他会因为被干净利落实力相差极大的击倒而丧失兴趣,大抵是因为短时间内感受极大的快乐,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

    所以他才会拒绝跟这样的对手继续交手。

    但莫文吉的样子让他觉得,传闻可能有误,莫文吉大概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受虐狂。

    传闻这种东西,本来无误的就跟彩票中头奖一样难得,大抵就是大家都知道存在,却极少有人见到过。

    响虎本来以为这次是倒霉的中了头奖的,但他现在知道不是了。

    “怎么了?”响虎顾不上赶紧去接上自己双手的神经传感,凑上去问了一句。

    “上次我跟你打还能略占上风呢。”莫文吉努力想表现出自己对响虎实力提升的欣慰,他心里的确有这样的感觉,只是那并不是占据主导地位的情绪,

    他仍旧忍不住流露出一些难过的表情:“而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就已经能对我打出碾压式的胜利了。”

    那种难过又欣慰的表情,有点类似于一个老父亲看到自己出人头地的孩子,一面自豪与欣慰于孩子的有出息,一面又突然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是真的衰老了。

    自己的一生,就这么一事无成碌碌无为的过去了。

    那种欣慰是如此真实,真实到让自己觉得悲哀是那么渺小与卑劣,你想掩藏这种悲哀与悲伤,想去装出一个无私而真实为孩子感到高兴的父亲的模样,但笑着笑着就笑出眼泪了。

    人们只会感受到你的欣慰和兴奋,会认为你只是激动而兴奋的泪水,谁顾得上去体会你眼泪里的那些卑微的悲哀?连你自己都不愿去面对和承认这些悲伤的情绪。

    莫文吉并不是响虎的老父亲,我们只是说,他那种欣慰与悲哀搅拌混杂的情绪类似于这种感觉,而并非是。

    至少,莫文吉的悲哀更加深厚而且明显,而在那些勉强的微笑衬托中愈加的刺目而且深刻。

    响虎也不是某个在这一刻以为父亲只是为自己高兴的傻儿子,所以他并不是不知所措的面对父亲的泪水,而是暗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吐槽:

    我说老板,如果不是误会,我上一次就能这么干掉你好么?你不要把自己想象得太厉害。

    “有时候,真的很嫉妒你们这些有天赋的家伙啊。”响虎正在犹豫要不要将实情告诉莫文吉,在想了解到事实后他会不会好受一些,莫文吉却已经在格斗场边坐了下来,一副打算深谈的样子。

    那能怎么办?毕竟是自己把别人搞到这么难过的,响虎也只有无比配合的乖乖在旁边坐了下来,洗耳恭听的配合着。

    因为响虎之前对于莫文吉受虐狂的猜测,波利远远的躲开了,很专心的在特训笨熊迪亚亚尔的样子,眼角余光都不肯往这边扫一下,摆明了不打算过来解救响虎。

    莫文吉依旧是那种表面欣慰微笑内心悲哀沉重的表情,故作轻松的悠然笑着,但说出来的话语显然代表着他也知道自己掩藏悲哀的失败,决定坦白了。

    “嘿嘿。”响虎只好装出最不容易刺激到旁人的被夸奖者姿态,略显憨厚而不好意思的笑着。

    “虽然从来都知道这世界从未公平过,可是当不公平的承受方是自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难过啊。”莫文吉温和的笑着看着响虎:“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