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自尝恶果(第1/2页)
    他来干什么?怎么知道她受伤?

    程玉珠满是疑惑,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看看。

    “叔,婶,你们让我见玉珠,我问个明白。”

    “没什么好问的,行了,你快走吧,别耽误了上学。”

    赵东升一个劲的赶人,给也了程玉珠答案。

    她没必要出去再生事端。

    程玉珠想要不要进空间再治疗一下,凌晨她立即用猫始玉在她受伤的腿上治疗,脱臼部分已经接上,为了掩人耳目,留了点皮外伤。

    外面的声音渐渐的静下来,相信那人是离开了。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让坐在床头边的程玉珠立即躺了下去,假装刚睡醒。

    很快。。门打开了,赵亚兰走了进来,“玉珠,你醒啦。”

    “嗯,刚才是赵宝柱过来。”

    “是啊,他听说我们昨晚被撞,急匆匆的跑过来问你伤得如何。”

    赵亚兰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但她也不清楚赵宝柱是怎么知道她们昨晚被撞之事。

    程玉珠原本就疑惑,此时心中有了答案。

    “玉珠,你腿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我们等会儿到卫生所检查,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赵亚兰话刚说完,程玉珠已经从床上起来,并站起身。

    “亚兰,你看,我没事。”

    程玉珠走了两步,面不改色,赵亚兰这才相信。

    不过,赵亚兰母女还是疑惑,“玉珠。 。昨晚看你腿伤的面积挺大,怎么现在就……”

    “婶,没那么严重,昨晚破了皮,流了血,没洗,又是晚上看着像伤得很重,其实没有。”

    程玉珠转了两圈,腿上有一点疼,但能让赵亚兰一家放心,她值得。

    人家没有义务担心她。

    到了学校,程玉珠发现程翠英还没到,心里更有了想法。

    程翠英善于伪装,相信班上除了她没人会相到自己昨晚撞车最有可能是这个女人所为。

    直到快上第一节课时,程翠英才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教室。

    程玉珠的位置可以看到这女人的右侧表情,加上了解,猜出部分。

    “上课不可走神。蜜兹兹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班长,这题如何解答。”

    数学老师把正走神的程玉珠叫上去,解答黑板上的题目。

    这可是道新题目,昨天刚才教的。

    同学们清楚老师刚刚说的上课走神指的是程玉珠,不少同学都替她捏了把汗,但也有人心在乐祸,特别是程翠英,恨不得鼓掌叫好。

    程玉珠一拐一拐地朝黑板走去,经过程翠英位置时,看了一眼.

    对方正以嘲讽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说,程玉珠让你自尝恶果。

    数学老师是一个五十出头严厉的老教师,从不给情面。

    哪怕是学习好的同学,要是不认真上课,他都会狠狠的批评一顿,程翠英正想着看着程玉珠被骂的好戏。

    老师授课这些题目,程玉珠只要温习一遍便都会,而且她还有财迷这个帮手。…,

    整个教室非常的安静,不少同学们都发现了,程玉珠走路是一拐一拐的,好奇她到底是怎么了?

    有人偷偷地问赵亚兰,程玉珠是不是被她爹或继娘给打了?

    因为数学老师太严厉,赵亚兰不敢说话,眼睛也在盯着程玉珠,暗替她担心,希望数学老师等会儿会手下留情,别骂狠。

    程珠拿起粉笔从容地在黑板上一笔一笔写,速度不紧不慢,不慌不忙。

    有人小声议论,不愧是班长,沉着稳重,学习好,很快就掌握了知识。

    数学老师脸上笑容越来越多,这让刚刚还想着看笑话的程翠英那得意的表情瞬间消失,手紧紧握成拳。

    为什么?程玉珠的腿,受伤影响不到她听课。

    程玉珠做好,又是一拐一拐从台上走下来,经过程翠英身边时,嘴角噙笑。。露出一个得瑟的眼神。

    仿佛在说,怎么样,我比你厉害吧!想跟我比,小样的,也不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

    不管程玉珠是什么意思,至少看在程翠英的眼中就是这个意思。

    她浑身不自在,无法消接受程玉珠的学习能力,连接下来老师表扬的话,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也不敢去听,那是对她更大的嘲讽。

    下课铃响,程翠英是第一个冲出教室,大家还以为她是急着上厕所,包括老师。

    “亚兰,走,快走。”程玉珠催促着。

    赵亚兰不知发生什么事,却跟上程玉珠脚步。

    直到从厕所旁边走去,赵亚兰再也憋不住,“玉珠,我们这是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