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城姬三国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其实我真的想中兴汉室
    ()    张春华在户部,以书佐的身份,历练过一番之后,不仅办事效率、实干功绩令陆康等人满意,而且性格方面也有了很大改善——至少学到了些贾诩的藏锋,不像之前一样,锋芒毕露到影响自己御下。

    前年在完成了“战区查账”的新年任务后,陆康就给她的“书佐”往上提了提,加了些担子,后来因为南阳郡也要开设“户部司”——也就是户部在郡级行政单位下,下设的地方部门,主官为“户部司长史”。

    陆康将张春华举荐为户部司主簿,也就是“户部司”的副官,同时……户部司的主官,是由张绣兼任的。

    郡级的六部司、县级的六部堂,都是将军府所创,六部司除了受太守节制,也受将军府六部的直接管辖,像是户部在各郡的户部司直接负责一郡税收财政,一方面是专业对口、提高效率,另一方面也增强了六部的集权。

    其实也就是现代的垂直管理……

    当然,现在许多郡的六部司长史,都是太守兼任、或是同样从当地士族中任命,只是作为副手的主簿大多是将军府直接指派。

    毕竟像是张绣这种主动投效的地方诸侯,或是支持将军府的地方士族为太守的话,将军府也不能一上来就胡吃海塞,降低人家的安感。

    更大的意义在于先将规矩订下来,今后配合各方面发展,再逐步落实……

    而像是在南阳,张绣这六部司长史,其实平时根本不管事儿,只要户部司将“军费”拨足,其他事情他都是一揽子的甩给主簿。

    可以说张春华就是现在南阳户部司的最高长官……

    之前张春华也和贾诩,探讨过天下大势,张春华也知道,这是自己最弱的点。

    贾诩每次都说得云山雾罩,从不正面给张春华分析形势,每每都是张春华要气急败坏的时候,才稍微暗示一下。

    不得不说,这种“教学”的方式,很适合聪明人。

    张春华虽然没有神算到预知荆州会出兵,但之前就认定宛城将来肯定会是重要战区!

    故而在自己的权责范围内,将南阳的税收,除了粮草之外,尽可能以箭矢、桐油,以及守城器械消耗的木料、麻绳等物资的形式,保管在了府库中。

    而且“打压”同郡民部司的拨款,尽可能给“工部司”修城墙、挖壕沟,生产守城器械用。

    如果不是她身份特殊,而且也已经会与人交流,怕是早就被投诉到吏部……

    虽然远远算不上游刃有余,更和八面玲珑不沾边,但是张春华用自己“泼”劲儿,演绎出了自己的社交手段。

    当然,张春华也承担了一定的风险,宛城没有成为前线的话,即便库存里压的也都是硬通货,她也难免要在吏部的考评上吃个“丙”。

    不过现在事实证明,张春华赌对了,宛城的战备仓库一开,张先和雷叙的信心更足。

    等到荆军的主力,来到宛城一带时,按照斥候的估算,一共也才三万来人,可见大部分兵力,还是集中在襄阳的!

    另一面简雍在江陵,也终于打探到了南阳所发生的事情,只是并不知道,此时宛城已经准备好面对敌军,还以为荆军真的势如破竹——毕竟好几个县,都直接回到了荆州府的怀抱。

    简雍腹稿一番之后,再次找上门来,出乎他预料的是,白图居然没有任何推脱的接见了,这更令在江陵缺乏一手消息的简雍,认定宛城告急。

    简雍的底气更足了一些,只要从襄樊到宛城,控制在荆州府手中,未来成为辅汉势力的一份子,他的任务就再圆满不过。

    然而还不等简雍开口,白图直接递了一封信给简雍……

    “白公这是?”简雍疑惑的接了过来。

    “我肩膀有伤,不方便亲自写,所以委托城姬代笔。”白图终于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可以不亲自握笔,接着继续说道:“里面是我对朝廷的要求,如果朝廷愿意接受,不仅南阳、南郡我可以停手,而且我会额外上书,请除‘楚侯’之位。”

    白图严肃的语气,与用词的直接,令简雍闻言一愣——对朝廷的“要求”?这话听着可有些刺耳,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遣词用句的时候。

    白图的语气和神色,无不昭示着他的认真,谈判也是有技巧的,如果这时以反驳用词,来维护朝廷的权威,简雍担心白图直接送客……

    同时简雍也觉得,白图所说的请除楚侯之位,看起来不像是晃点自己。

    莫非真的能令白公直接放弃争夺天下?

    也对,主公也说过,白公是有情怀的人……

    只是用书信的形势,令简雍感觉有些不妥,作为专业谈判人员,简雍觉得这“条件”,应该双方多拉锯几次、互相测探底线,之后争取共赢才对,否则如果只是稍有龃龉,导致最终没能议定,岂不是可惜?

    “这上书的内容,雍可以代为斟酌一二吗?”简雍憋了半天之后问道。

    “可以,不过这已经是底线……我刚刚没有说完,如果朝廷无法满足的话,本将军劳苦功高,请加楚王之位。”白图语气强硬的说道。

    许都之乱的时候,荀彧给曹操争取的可是“魏王”,相比之下,白图的“楚侯”现在看来有些小气。

    当然,白图是的的确确的考虑过,面辅助汉室中兴的事情,这样的确可以减少许多伤亡。

    不过白图有自己的理想,也有手下一大帮人,不可能像黄易大师笔下的寇仲一样,直接甩手离去。

    毕竟寇仲的理想不是当皇帝,只是为了其他人的认可,而白图的理想,虽然也不是当皇帝,但却有更实际的事情要做。

    之所以白图的语气这么生硬,是因为最近他在生闷气!

    前几天,白图将自己的这种想法,和幕僚们提出来之后,被陈宫、周瑜……甚至是孙策、张绣等人在内,一致反对,一个个和他拍桌子、甩脸子……

    这并不是白图生气的原因,虽然白图的“要求”里,已经有划江而治这一条、至少短期内不会放弃扬州与荆南,也会尽力满足手下一帮子人,但是……忽然说要辅汉,也难怪他们愤慨,其实也只有吕布,还纯感情用事的愿意支持白图。

    白图真正生气的是,他将“要求”给大家看过之后,众人反而不生气了……

    一个个就差在脸上写出“原来你根本没想辅汉”、“这要求朝廷会同意我就生吃龙椅”的表情,之后若无其事的散去,让白图没事儿多歇歇,别总因为这点事儿就找他们来,现在大家都挺忙的……

    简雍不知道白图为什么一副生气的样子,不过听说不同意他的要求,他就要“请晋楚王”,哪里还不明白,白图这是真的要摊牌?

    连忙打开这信笺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