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城姬三国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上苍的明示
    ()    之前的群虎阻路,除了好哄的百姓之外,大家都默认是白图搞出来的“节目”。

    只是华歆并没有借机调头折返的意思,所以无论哪一方,都看破不说破……

    然而现在小石桥的这一幕,却极大的刺激了两岸军民脆弱的内心!

    原本因为半夜就被折腾过来,这时已经很累的百姓,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面对这天威震怒的一幕,百姓们自发的开始跪拜上苍,尤其是南岸……甚至有扬州的百姓,跪倒在华歆的车队前,求将军府顺应天命、收回玉玺!

    连刘晔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一出……

    虽说内心之中,刘晔依旧认为,这是大将军府的阴谋,但是……他也在四处张望,却没找到投石车之类的东西!

    而且说实话,刚刚就在不远处,被“雷公怒火”毁去的小石桥,也不像是被投石车破坏的……

    却不知道,这正是工部今年的研究成果之一黑火药。

    白图作为守法公民,硬盘里并没有网上找不到的火药配比,只有最基础的原理,不过……既然已经指出了方向,那么比例什么的,只是有待实验而已。

    铸造铜炮还在实验阶段,但是“黑火药”早就已经配置出来,可以作为开山取矿之用,只是在转化为军事力量之前,白图并没有将其公开。

    单纯的火药,其实并没有多好用,也就只能吓吓战马战马受惊的话,引擎也会卡壳的。

    至少要铜炮的科技点被点出来,火药才算是正式军用……

    不过要炸一座石桥什么的,却再容易不过!

    刘晔虽然不明就里,但内心依旧挣扎着不相信真有什么天命顶级谋士也大多如此,天命不过是他们行事的借口,而不会是阻碍。

    桥都被炸断,不论怎么想,队伍都只能先停下。

    刘晔这时也来到队伍前端,特地来见华歆,如果此时华歆要返回,刘晔……至少不能在嘴上输了!

    闹出这么大动静,还有这么多百姓在场,华歆现在假托天命要将玉玺送回金陵的话,丞相府如果强抢也着实难看……

    但至少在嘴上,刘晔要先占据制高点,绝对不能怂。

    然而刘晔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来到队伍前端的时候,只见华歆劝解着百姓……

    “诸位父老莫要如此,歆受命于白公……临行前白公便做了些诡梦,预料到了这一路或有险阻,嘱咐过歆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将玉玺,交还到朝廷、交还到陛下手中!

    无论天命如何,白公也好、老朽也好,都不惜此身,一定要神器回归汉室!你们不要再劝了!”华歆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说道。

    不仅是百姓,哪怕徐蓉劝说,华歆也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甚至在百姓仍不散开,麾下将士也有心调头的时候,华歆抱着玉玺,就要往河里冲,一副要游过去的架势。

    原本桥左桥右河面上的一层浮冰,已经在“雷公怒火”下被震碎,露出了下面的水面。

    周围的将士居然还愣住,真的被华歆进了河里,都没过了膝盖,才好多人反应过来,直将他老人家拉回岸上。

    刘晔见了也不禁动容,更不用说两岸百姓,看到这一幕,更是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本来刘晔是想要在嘴上不落下风的,然而见到这一幕,话到嘴边也变成了:“华老拳拳之心,可昭日月,不过还是要注意身体的。”

    华歆一把抓住刘晔的手,眼泪汪汪的说道:“刘主簿放心,老臣一定会将玉玺,送回到陛下手中的……”

    看着华歆的样子,刘晔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他是汉光武帝之后,算起来可比刘备、刘表、刘璋他们更“宗室”得多。

    刘备自称是中山靖王之后,但谁都知道,中山靖王就是个大种马,一百多个儿子,是真是假谁知道呢,即使是真的,也“庶”到没边儿了。

    而刘表、刘璋祖上,都是汉鲁恭王刘余也就是前汉景帝之子、武帝之兄,现在都已经是后汉,和宗室的关系都偏了快二十代。

    相比之下,远没有刘晔根红苗正,然而刘晔现在作为宗室,早就已经放弃了辅佐汉室,一心跟着曹老板干……

    看到华歆的忠贞,刘晔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华老快去将衣服换下来,烤烤火吧……”刘晔连忙说道。

    “都别傻站着!没上过前线吗?都给我砍树、造浮桥去!”作为仪仗队护卫长的丁奉,催促着手下的军士。

    忙碌到了中午,水面上已经架起了木板浮桥,至于一些沉重的车架,也有做好了浮木船来运送。

    华歆因为早上的过激行为,似乎受了凉,一直在帐中休息。

    当然,实际上华歆膝盖以下,之前是裹了蜡纸的……

    浮桥铺好之后,华歆虽然因为受寒,脸色不大好看,但却依旧坚持要立刻过桥,到了汝阴县城之后再休息。

    连刘晔都劝不住……

    到了汝阴县城之后,华歆果然“病倒”,据说还和副使徐蓉不欢而散,最终结果是……徐蓉会最后卜算一个吉日,之后华歆再上路,而徐蓉则打道回府。

    不过无论是谁,都无法指责徐蓉不近人情,毕竟作为太史丞,她的职责本来就是顺应天命,屡屡让她逆天而行,也是够难为人。

    何况本来的计划,也到了徐蓉可以返回的时候。

    尤其是现在淮南、淮北民间,已经在疯传送归玉玺是“逆天而行”。

    小皇帝派来的长水校尉种辑,这时也与车队汇合,同样对华歆与白图的节操十分感动。

    种辑虽然只是“校尉”,不过这“长水校尉”,可是西园八校尉之一,也就是之前袁术在京城时,所担任的职位,算是与皇帝十分亲近的位置。

    尤其是种辑,本身就是保皇派的死忠……

    对于在汝阴停留数日,无论是种辑还是刘晔,都没有反对……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反对!

    汝阴已经是曹操实控的城池,不用担心华歆会后悔,尤其是华歆之前已经表明了自己对汉室的忠诚,现在还受了风寒,怎么就不能休息休息?

    刘晔自然猜不到,徐蓉卜算吉日的时候,用的不是龟甲、罗盘,而是一支以高密度液化真气代替水银的气压计、一支以低密度液化真气代替酒精的温度计,以及一坛子干粉……

    前者用来测气压和温度,后者用来在搅拌后估测空气湿度!

    徐蓉在使用这些的时候,也不由得想到,之前第一次见到白图的情景。

    一开始白图劝她学习新知识的时候,徐蓉还有些不大乐意,觉得白图这是外行指挥内行。

    预测天气?徐蓉觉得用观星占卜就足够了!

    不过很快徐蓉便步入了“真香”之中……

    原来除了星相,还有气压、湿度这么神奇的指标,可以用来估测天气!

    可惜还来不及细学,就被拉出来做副使,现在她也是照着表格来做。

    两天后,已经有金陵来的战将,星夜赶到汝阴,在无数人的紧张与关注中,传达了白图的意思继续送回玉玺,些许异状不过是巧合,所有人不得妄议!

    甚至仿佛白图还有所预料一样,还特地强调,无论之后再发生什么“巧合”,都必须将玉玺送到陛下手中。

    白图坚定的态度,令刘晔和种辑也松了口气。

    之前那一幕,实在太惊人,如果白图真要华歆折返,他们也纠结该不该硬抢……

    淮河以北本来冬天就是经常降雪的,华歆“养病”几天之后,徐蓉马上发现了气温、气压来看,一天后将大概率降雪。

    于是徐蓉提前便通知华歆,同时华歆也马上组织出发照例,明天百姓将随队送行!

    对此刘晔感觉到了些阴谋的气息,提议有鉴于之前的“扰民”,撤销原本的欢庆计划,不再发动百姓迎接送往。

    然而不仅华歆得知后,表现得十分激动,连种辑也一力反对那岂不是代表朝廷,承认这“玉玺送还”是逆天而行、承认朝廷心虚了?

    见华歆拒不配合,甚至直接将玉玺摆在他面前,让他要么遵照约定,要么他自己带玉玺回去,华歆和车队打道回府……刘晔也只好妥协。

    提前一天,城中百姓便知道又到了吉日,只是……第二天这一早,就感觉天色有些阴沉,果然出城没多久,便飘起了雪花。

    刘晔也很气闷,怀疑是徐蓉故意所为,不过……毕竟昨天的时候,天色还丝毫没有阴沉,百姓得到消息的时候,都还是大晴天,故而也无法直接指责对方。

    不过也还好,有了之前“雷公毁桥”的铺垫,现在的路遇大雪,已经算不上什么“惊人”的逆天异象。

    然而刘晔无法预料的是,不仅仅是冒雪赶路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队伍后面的辎重队,还有人在悄悄沿途洒下无法在雪中发觉的白色粉末。

    没过多久,就有跟着一起冒雪前行的百姓发现。

    他们往北去,一路顶风冒雪,然而身后……一条清晰的路径,已经融化开来!

    按说他们虽然人多,但以现在的寒冷,也只会将雪踩实而已,但是现在身后的道路上,积雪泾渭分明的化开,甚至天空中还在继续下的雪,落在官道上也丝毫无法存留。

    如果真有老天爷,那么现在这应该已经算“明示”了吧?

    往前走大雪纷飞,原路返回开路相迎……

    就连刘晔和种辑,偶尔回头时都会感觉一阵阵心虚,然而华歆的态度,却依旧坚决,甚至传令“不可回望,违者杖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