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1/5页)
    ()    年轻女人几乎是环住了她的身体,纤长灵活的手指牵引着她的手,在田字格上落下一个风骨俱佳的字。

    秦意浓不自在地动了动。

    唐若遥唇瓣若有若无地蹭了一下她的耳朵,主动退开了。

    前有关菡,后有秦嘉宁,唐若遥是想继续教秦意浓写字,也要看情况和秦意浓的薄脸皮允不允许。

    不过她已经发现这个有效增进感情的法子了,改日她们俩单独在书房练字,还可以顺便做一些不能为外人道的事情。

    唐若遥唇角扬起一抹笑容。

    秦意浓心中一空,握着笔的手指紧了紧,耳际的触感清晰可觉,她忽然感觉自己对唐若遥的依赖度仿佛又上了一个台阶,她只是过来抱了自己一下,或许称不上完整的拥抱,自己便想着她能一直抱着不放。

    算一算从早上到现在,陪宁宁的时间够多了,她该单独陪自己了。秦意浓将笔轻轻搁下,撑着地板起身。宁宁的小凳子她是坐不了的,所以直接坐在地上,久坐不动对她目前的身体来说也是负担,起来的时候不太稳当。

    关菡神色微动,唐若遥已经将秦意浓扶了起来。

    “我有点事想和你说。”秦意浓一本正经道。

    唐若遥说:“回房间?”

    秦意浓颔首。

    两人一块消失在客厅。

    关菡蹭去宁宁身边,目光闪动几下,问她:“你现在喜欢唐阿姨了吗?”

    宁宁低头,抿着小嘴笑,显然就是很喜欢还不好意思说。

    关菡心里啧啧,金句上线:不愧是你,遥小姐。

    小朋友也被收服了,在这个家唐若遥就是所向披靡,势不可挡了,她的cp总算是平平安安,顺利度过这劫。

    关菡长出口气,靠着窗户,沐浴着阳光,低头打开了手机游戏,吃鸡。

    习惯性点开好友列表,独行侠关菡一共就加了几个人,在不在线一目了然。除了405宿舍,还有几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约莫一起打过,菜得差不多。她略扫了眼,傅瑜君的id“人美性子野”显示灰色,其他人也都是灰色。

    关菡把好友列表关掉,一个人开了游戏。

    她玩到出门去请师傅们吃午饭,上楼说件事的秦唐二人也没下来。

    ***

    “什么事?”唐若遥在秦意浓身后带上房门。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累。”秦意浓撒谎撒得信手拈来,神情疲惫。

    唐若遥紧张过度:“我打电话叫医生!”她从兜里摸出手机,便要拨邱医生号码。

    秦意浓这戏演不太下去了,伸手拉住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没那么严重,就是不想在人多的地方待太久。”

    人多的地方?

    唐若遥想:楼下客厅吗?加上后来的关菡也就四个人啊。

    她脑子很快转过弯来。

    “秦老师。”她笑道。

    “困了。”秦老师看她突然变化的眼神就知道自己被她识破了,先发制人道,“陪我睡觉。”

    唐若遥去给她将早晨换下来叠在枕边的睡衣拿过来。

    秦意浓刚要脱衣服,看到她站着不动,默默地把睡衣拿进了卫生间。等她换完唐若遥再进去,两人六点起,上午十点又抱在一起睡回笼觉。

    原本也是惬意极了的一天。

    两人睡得香,不知道秦宅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院门口静悄悄地停了一辆纯黑的商务轿车,西装革履的司机先生飞快地下车,绕到后车门,将车门打开,一个女人弯腰钻了出来。

    车门轻轻关上。

    “晚上来接我。”她云淡风轻地摆了摆手,司机先生躬身退下,神色恭敬,没发出一点声音。

    女人大概二十四五岁,穿一身淡蓝色的休闲西服,带一块价值不菲的白金钻石腕表,似乎刚从会议桌上下来,眉宇间的凌厉气势犹存,不面对外人的时候,整个人透露出一种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和唐若遥那种淡然的冷漠不同,反倒戾气横生。

    司机从门卫处进来时已向纪书兰招呼过,芳姨在等她,一见她从车里出来,便主动将沉重的雕花铁门打开。

    “纪小姐。”芳姨向年轻女人打招呼,脚下却离得远远的,不近前。

    纪小姐性情古怪,不喜欢不相干的人靠她太近。

    纪云瑶颔首,表情淡淡:“宁宁在哪儿?”

    芳姨在前方领路,道:“就在客厅玩儿呢。”

    纪云瑶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唇角的弧度不自觉地柔和下来:“她最近在家开心吗?”

    “挺开心的。”芳姨说,“前两天她还提到你了。”

    “是吗?说我什么了?”纪云瑶兴致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