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1/5页)
    ()    “姐姐……”轻软的、如同撒娇的声音贴着耳朵响起。

    秦意浓猝不及防地腿软了一下,接着是一阵麻痒,遍布四肢百骸。好在她被年轻女人抱着,身的重量都依托在她身上,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异常。

    她脊背有不自知的僵硬,没转过头,只是抬手向后摸了摸唐若遥的耳朵,指尖往下,顺便在嫩厚的洁白耳垂轻轻捏了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无比,含着轻柔的笑意:“怎么又这么叫我了?”

    “想叫。”唐若遥盯着她渐渐红起来的耳根,眼底闪过一抹好笑。她起了坏心眼,故意凑得女人更近,嘴唇断续亲着她的耳廓,边亲边低低道,“姐姐……”

    秦意浓彻底不行了,搭在沙发边缘的指节紧了紧,用力扣住。

    她耳朵那一块雪白皮肤,被唐若遥的话,唐若遥的吻,调戏得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

    唐若遥喃喃道:“姐姐,我想和你……”

    后两个字她说的很轻,但吐字很清晰。一名优秀演员的台词功底不容置喙,秦意浓听了个明明白白,脸登时热起来,呼吸急促。

    为她的直白,也为那件事情本身。

    她攥在布艺沙发上的五指被一根一根掰开,唐若遥自下托住了她的手掌,再寻到她的指缝缠进来,十指相扣。

    恋人之间的荷尔蒙像是随时随地能引爆的燃料。

    唐若遥的气息也很乱,秦意浓能感觉到,就吐在自己的耳边,滚烫。但她始终没有动,只是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甚至没有将她的脸转过去,或温柔或强硬地吻她。

    因为她很清楚,两个相爱的人,在这样的氛围里,现在若是吻下去,就没办法停下来。

    空气渐渐回落到了正常的温度。

    唐若遥牵过女人的手至唇边,埋首在她手背轻轻地啄了一下,抬头望她。

    两人的视线终于有了第一次对视,目光温存。

    唐若遥笑着说:“等你身体大好了,我们再……”

    秦意浓嗯了声,心里隐隐有股情绪依旧躁动着。她清了清嗓子,问道:“要看书吗?”

    唐若遥摇头。

    “那就不看。”秦意浓懒洋洋道,神情放松地重新窝进年轻女人怀里。

    她也不想唐若遥去看书,她巴不得唐若遥陪着她,眼睛里只有她,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要被旁的东西分去注意力。

    唐若遥换了正常的抱法,长臂舒展,搂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得更舒服。

    沙发是单人的,两人皆长手长脚,挤在一起有点不舒服。唐若遥眯了眯眼,望着从窗户洒进来的一地阳光,倏地扬手指了指:“我们买一张卧榻放在那里好不好?冬天可以一起晒太阳,马上就天冷了。”

    秦意浓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不知怎么的生出一丝憧憬,眼角弯了起来:“好。”

    “再买个懒人沙发,放在那里。”唐若遥指着另一个角落。

    “好。”

    “你有没有躺过懒人沙发?”唐若遥问。

    秦意浓想了想,说:“有,但我不是很喜欢。”她工作室那些小年轻一个个的倒是很热衷,阿肖她们还会争抢,轮流坐,计时。

    “为什么?”

    “太舒服了,躺下就不想起来。”秦意浓说,“感觉很堕落。有很多事情要忙。”

    唐若遥低头打量她们俩现在的坐姿,揶揄地一笑:“那你跟我在一起岂不是很堕落?”唐若遥突然感觉自己就像扰了道长修行的小狐狸精,不由得眉眼弯弯。

    秦意浓很认真地说:“不一样。”

    唐若遥问:“哪里不一样?”

    秦意浓回头,摸了摸她的眉毛,柔声说:“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就算一动不动也很开心。”

    唐若遥捉过她手指,亲了一下,笑得见牙不见眼。

    “我也很开心。”

    “但确实堕落了一点。”秦意浓又补充说。

    唐若遥心知她忙了这么多年,一时肯定是无法习惯这么悠闲的生活的,哄着她道:“养病嘛,医生说这回再不好好养着,以后会落下病根的。”

    “我知道。”秦意浓声音低了两个分贝,说,“但现在什么都不能做。”

    唐若遥莫名地从她那个“什么”里,听出了一点别的意思。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唐若遥挑了挑眉。

    两人在沙发里窝了一个小时,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秦意浓上下眼皮打架,唐若遥把她抱到床上,一起睡了个午觉,过后去楼下散步。

    秦宅占地面积广大,前有花园后有泳池。唐若遥还是第一次完整地逛,她时不时地流露出好奇目光就算了,秦意浓跟她一样,好像这是别人的家一样。

    唐若遥好笑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