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页)
    ()    宁宁每天在家都被打扮得漂漂亮亮,小裙子白袜子,长得水灵灵娇滴滴,皮肤是真的吹弹可破,白得像奶油一样,乍一看上去都在发光。

    按秦意浓比例缩小的脸蛋,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唐若遥连多看她两眼都要心跳加速。

    不是对秦意浓的那种爱情的心跳加速,就是忍不住情绪起伏。

    她一想,这是她和秦意浓的女儿,将来也会管她叫妈咪。她整个人就不太行了,止不住想笑,怕被小朋友觉得她像怪阿姨,留下的第一印象不好,只好辛苦憋着,还不能板起脸,要做出最温柔的表情,和宁宁打好关系。

    唐若遥被数名大导夸奖过的演技在小朋友面前遭遇了滑铁卢,除了傻愣愣,就是结结巴巴,实不相瞒,她说一句“早上好”,手心里都出汗。

    秦嘉宁有点怕生,她从房间门口走过来,只偷偷打量了一眼唐若遥,便朝关菡的方向走去。关菡熟练地带她去琴房练琴——关菡这段时间顾及秦意浓身体,天天赶早奔过来,就差住在这里了。

    唐若遥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关菡牵着小朋友软乎乎的小手,不时偏头低声和她说着什么,不知怎的升起一丝嫉妒。

    电话里的安灵:“喂?喂喂喂?”

    这两口子是一个毛病吗?说着说着话就不见了。

    唐若遥收敛起表情,说:“我在,你继续说。”

    网上一件事的热度基本只能够持续一天,因为网民的目光总容易被更新的事物所吸引,所以黄金辟谣时间,就是在这件事的热度从顶峰降落,到它散去之前,现在还处于这段时间之内,辟谣的效果最好。

    关于宁宁的照片和信息网络上基本都撤掉了,这个不需要和秦意浓商量。当然有一些人故意存了照片和信息蹭热度,安灵也有办法,利用舆论。

    早在事情爆发出来的时候,安灵一边压热搜,一边做了另一件事。广大网民容易被带节奏,坏节奏是,好节奏也是,舆论是一把双刃剑,就看用它的人怎么使。宁宁是个不到四岁的小朋友,她的信息曝光本来就严重挑战了大部分人心目中的道德底线,只是在满目的激进发言中,那些道德水准高的本能选择闭口不言,即“沉默的螺旋”原理。其实沉默的这些是大多数,安灵只要让人正面带一下节奏,激起大多数人的愤怒,问题自然可以迎刃而解。

    自媒体、个人大v纷纷发文,表示不管艺人品德如何,对孩子的曝光是极度令人不齿的行为,媒体无德无良,为了热度不择手段,某些恶臭网友更是粪坑里的蛆虫,不配为人。

    安灵在后面推波助澜。

    以后会不会有人再拿这些照片说事不论,最起码现在再敢公开在各大平台放宁宁照片的,不是被版主删帖,就是被群情激奋的人们骂到狗血淋头,灰溜溜地删博。

    现在还在热搜上挂着的,私生女那条不见了,留下一条“秦意浓回应”,热度稍降,但仍在第一,“爆”着。有对家给续费,安灵懒得再往里搭钱,况且热度在,对她澄清有好处。

    安灵准备的公关方案就是关于秦意浓摔话筒耍大牌的澄清。

    秦意浓经过的那条路上有监控,关菡已经想办法拿到了,不够清晰,但是已经能够看清大致情况。除此之外,安灵还从当时在场的娱记手里拿到了一份拍摄的视频,完整记录了过程,连秦意浓的每一个字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问她怎么拿到的?有钱能使鬼推磨,给的钱到位了,别说视频了,连人带机器都能直接挖过来。人家确实想跳槽,安灵瞧不上他。

    安灵所有的视频资料和辟谣文案都准备好了,包括水军,就等着白天热度高的时候一波砸下来。

    唐若遥皱眉,问:“这样就结束了吗?”

    “嗯?”安灵疑惑道,“你是说宁宁的澄清问题吗?这个得问秦意浓啊,她有想法了?”

    “我不是说这个。”唐若遥垂眸,轻轻地道,“那些曝光的、造谣的、恶意辱骂的,不应该付出代价吗?”

    凭什么好人要被污蔑,这些人却依旧逍遥法外,毫无负担轻轻松松地去寻找下一个受害者,既然天不降正义,她便自己执起利剑。

    “你的意思是……”

    “杀鸡儆猴。”唐若遥抬起眼帘,眸底一片冰冷。

    安灵愣了几秒。

    她说:“行,就按你说的办。我去准备一下,可能需要点时间。”

    安灵挂断电话,转了转手中的圆珠笔,突然笑了。

    和秦意浓呆久了,她都不自觉沾染了对方身上的习性,温温吞吞,竟然没想到要反击,任凭别人踩到自己脸上,从来就不是安灵的作风,否则她当年也不会愤而从原公司出走。

    让她更惊讶的是,唐若遥明明是秦意浓一手教导出来的人,竟然和她的作风完不同,杀伐决断,有大将之风。安灵到这一刻才真正接受了唐若遥作为秦意浓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