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第1/5页)
    ()    办公室里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没有。

    只有咖啡杯里的咖啡随着主人拿不稳的动作不停地漾动着。

    安灵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扯动了一下唇角,故作轻松地笑着说:“会不会是你想多了?跟踪她的很有可能就是私生饭而已,现在的私生有多嚣张,你可能不知道……”

    安灵给她举了几个当红偶像的例子,什么天天在酒店电梯遵守的,还有追着偶像跑把人追得落荒而逃的,意图说明唐若遥遭遇的只是小儿科,让她不要担心。

    “那被袭击的事呢?”秦意浓放下了咖啡杯,在大理石面的茶几发出不轻不重的磕碰声。

    “你管那个叫袭击?”安灵不在意地偏了偏头,问,“那个人的来历查了没有?万一他就是个仇女专业户,越好看的越仇视,也许就是个猥琐男,再或者是生活失败,心理变态了,想通过这种方式出名博关注呢?”

    秦意浓不吭声。

    安灵缓了几秒,柔下语气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儿草木皆兵了?”

    秦意浓始终没有抬眼,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轻声说:“我不能让她冒险。”

    “没人想让她冒险,我的意思是她这么老大个人了,会保护自己的,不行你就多派几个人护着她嘛,凡事别总是想到坏的方面,活着会很累的。”安灵试图劝说她。

    秦意浓越是一声不吭,就代表她藏的心事越多,安灵甚至觉得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定论。

    “如果就因为我的粗心大意出事呢?”秦意浓说。

    安灵:“……”

    她问:“那你觉得会是谁?”

    秦意浓抬起长睫,异常平静地望了她一眼。

    安灵瞳孔骤然缩了一下,道:“不会吧?他何至于和唐若遥过不去?”

    安灵和秦意浓合作多年,知道她得罪了圈里一尊大佛,虽然不知道缘由,但秦意浓一直被恶意打压,靠着和韩玉平那伙人关系好勉力为继,直到近年她认回纪家,那个人才有所收敛,这几年彼此相安无事。

    秦意浓淡淡嘲讽道:“对他来说,动唐若遥就是随手的事,或许不用动手,他动动口就有人为了讨好他前赴后继了。”

    越是权力大的,做事就越不需要自己亲自去办。很多的时候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尤其是在捧高踩低的娱乐圈,有的小艺人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人。

    秦意浓也有这个权力,只是她从来不用罢了。

    安灵问:“那怎么办?”

    秦意浓指尖掐着眉心,摇头说:“不知道。”

    如果真的是他,此事宜从长计议。秦意浓不知道他了解到哪个地步,如果是在试探阶段,她越和唐若遥走得近,就越是让唐若遥身陷险境。

    ***

    n市的天气晴朗,天空蓝得澄澈,连一片云都看不到。

    唐若遥这次不再是孤身过来,而是带了辛倩和保镖两个人。她本来想只带保镖的,辛倩委屈巴巴,唐若遥想了想,等唐斐到了首都念书,她不可能像现在一样一年半载才探望一回对方,少不得有唐斐和辛倩见面的一天,索性将她带上了。

    况且唐若遥先前一直不带她,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不想让旁人知道自己的家庭情况。辛倩连她和秦意浓的关系都知道了,知道个唐斐又算得了什么呢。

    唐若遥就当路途多了个逗乐的,三人一道进了小区。

    唐若遥事先和唐斐打过招呼,唐斐一分钟给她发一条消息问她到哪儿了,早早地就到楼下等着了。他一看,来了三个人,另外两个和他先前见过的完不一样,当即脸色一变,拉着唐若遥到一边去了,就差痛心疾首了,沉声问道:“她们俩是谁?”

    他姐姐这么花心的吗?

    唐若遥一见少年表情就知道他想歪了,屈指弹他脑门,没好气道:“我助理,还有我保镖。”

    唐斐:“噢噢噢,那我姐夫呢?”

    唐若遥说:“她在京城。”

    唐斐关心问:“你俩感情还好吧?”

    唐若遥答得自然:“挺好的。”

    唐斐捋了捋不存在的胡子,欣慰笑道:“不错,不错。”

    又挨了一脑瓜,唐斐捂着脑门嘿嘿笑。他回头瞧瞧两位女士,伸手去接辛倩手里的行李箱,绅士道:“我来吧。”

    少年还没到变声期,虽然个子高,模样俊秀,但听起来就是童声,辛倩哪好意思压榨小朋友,忙说:“不用了。”

    唐斐坚持:“我来吧。”

    辛倩为难地看唐若遥,唐若遥说:“让他来。”

    唐斐提着行李箱,一马当先地上楼梯。唐若遥三人跟在后头,辛倩羡慕地小声道:“唐唐,你和你弟弟感情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