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第1/5页)
    ()    “考完试了吗?”唐若遥坐在宾馆房间的床上,一只手给自己脱了高跟鞋,轻轻按摩站了一天酸疼的脚踝,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对电话那头的弟弟唐斐说道。

    “前几天就考完了。”唐斐回答。

    “你怎么不告诉我?”唐若遥疲惫地捏了捏眉心,“不怕我忙忘记了啊?”

    “姐姐不会忘记我的。”唐斐天真地笑道,笑声清亮。

    面对弟弟的信任,唐若遥默默忍下了一句话没有说。

    她确实忙忘记了,每天仅剩的一点精力都用在想秦意浓了,还得绞尽脑汁给对方写论文。有一天晚上穆青梧想跟她聊点贴心话,被急着赶论文的唐若遥催促着回房了。过去的一个月里,唐若遥坚持至少每天三千字,幸好她手速快,才堪堪赶完《唐若遥和秦意浓在一起一生一世的可行性研究》的五万字。

    看秦意浓电话里的态度,似乎是有所松动了,她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

    上回接的电视访谈差不多也要播出了,她一想着秦意浓明明惊涛骇浪却要强装镇定的样子,就恨不得立刻出现在她面前,哄着她把所有真实情绪都表现出来。

    唐若遥已经计划好了未来几年内的大事,就是给秦意浓扳毛病,闷葫芦什么都不肯说,还有她根深蒂固的自卑感,看似强大的外表实则不堪一击。

    唐若遥磨了磨牙,然而她现在没有空。刚跑完几个商业活动,没来得及喘口气,新电影又开始国路演了,去年拍的林国安导演的《南山下》。

    《南山下》的主创人员基本都到了,因为启用了不少新人演员,所以现场基本是俊男美女站成一排,非常养眼。唐若遥不和人过分热络,但基本会和合作演员打好关系,可里面有一个人,是唐若遥不想见到的。那就是去年玩了一把骚操作想拉唐若遥下水,结果自己把自己作糊了的当红流量尤名轩——曾经的。

    唐若遥在接到路演消息和到场名单的时候,念头一动,上网搜了一下尤名轩的动态。完退出娱乐圈是不可能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尤名轩好歹也曾红极一时,他当时自寻死路自爆和唐若遥的“恋情”掉了一大批女友粉,后来澄清是他和旁人去开房,那些女友粉竟然又涨了回来。公司再一下场引导,粉圈稳定,依旧一口一个“哥哥盛世美颜”“我们要陪哥哥一起走花路”,足见某些男星粉丝要求之低。

    但圈子里粉丝只是锦上添花,真正要撕资源还得是团队。在安灵的操作下,他原本的代言都丢了,现在的资源一落千丈,只能接一接二三线产品,割粉丝韭菜。唐若遥粗略翻了翻对方微博的广告就没有继续往下看了,娱乐圈是个看命的地方,红起来就是一件难事了,对他这样没有作品的流量男星来说,想翻红就更难了。

    尤名轩曝光量不够,《南山下》路演的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

    唐若遥糟心了一秒钟,便将这个人在脑海里变作了空气,继续给秦意浓写新的论文。

    路演第一站,唐若遥在活动后台遭遇了久未谋面的尤名轩。尤名轩衣冠楚楚,在经纪人的陪同下上前,保持着安距离,彬彬有礼道:“唐老师好久不见。”

    唐若遥颔首,漠声道:“好久不见。”旋即借口有事离开,尤名轩好脾气地笑,露出一口雪牙:“唐老师请便。”和从前判若两人似的。

    唐若遥只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半点多余的眼神都吝啬给他,扭头便走了。

    尤名轩望着唐若遥的背影,唇角勾出一丝笑弧。

    尤名轩的经纪人李霞见状敲打他道:“不要招惹她,听到没有?”

    “听到啦。”尤名轩懒洋洋地拖长了语调,鼻音道,“我就是好奇她背后的金主是谁,对她这么宠爱。”尤名轩这段时间也没完闲着,从他叔叔那里旁敲侧击地套了不少话,知道唐若遥自身家世根本不显赫,就是有金主一掷千金地捧她。

    李霞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

    “好奇一下嘛。”尤名轩舌尖抵着上颚,意味不明地笑了声,眯起了眼睛。

    “让你准备好的发言稿背熟了吗?”李霞懒得搭理他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背熟了。”

    “有个正经通告不容易。”李霞沉下声音,不轻不重地忠告他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别因小失大。”

    “知道了霞姐。”尤名轩低头道,眸光里闪过一丝阴鸷。

    电影放映结束,灯光亮起,主创人员出场,影院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和热烈的欢呼声。

    《南山下》剧组第一场路演正式拉开序幕。

    唐若遥开始了比先前更为忙碌的奔波,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就算了,有时候在一个城市,一天之内要连跑五六个电影院。林国安对这部电影寄予了厚望,所以路演跑得特别卖力,唐若遥在工作方面向来认真,于是任劳任怨跟着国各地宣传。

    秦意浓一连十天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