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第1/5页)
    ()    “……秦老师。”看到秦意浓从那边过来,唐若遥微微一愣,打招呼道。

    秦意浓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没说什么,淡淡颔了下首。

    不用她出声,秦意浓豪华助理团的阵势和她天生成为人群焦点的能力便让围在405宿舍其他三人身边的工作人员慢慢安静下来,继而散开,恢复了正常片场秩序。

    方才“众星捧月”的文、傅、崔三人见到秦意浓,不约而同地紧张起来,一个个局促得跟小学生似的。平素牙尖嘴利的文殊娴舌头更是凭空短了三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她倒不是怕,这可是秦意浓!活的!会喘气儿的!虽说上回在毕业典礼近距离看到过一次,但是!没有但是!谁不想见到活的秦意浓呢,见几次都是惊艳!

    脸蛋吹弹可破,皮肤白得发光,身材高挑就算了,还是个衣架子,能撑得起华服,也能驾驭得了小清新,塑造的角色更是一人千面。

    《本色》因为题材原因,在宣发方面一直很低调,这么久连个定妆照都没往外发,文殊娴大致从唐若遥这儿知道剧本讲个什么故事,听说秦意浓要演个温婉贤淑的女老师,脑海里愣是想象不出来什么样子,这会儿见了面,心里突然就亮了,就是这样。

    秦意浓待会儿就要拍戏,所以提前画好了妆,也穿上了沈慕青的戏服,她五官艳美,妆容中和了艳的那一部分,只留下美,显得清淡了不少。桃花眼微微上挑,却不像她主演的某些影片里显得多情迷离,风情万种,望过来的目光竟极为温润清澈,如同冰清玉洁的高山雪莲,让人生不出半分染指的心思。

    一个人的眼神也可以随意改变到这个境地吗?明明就是同一双眼睛,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演境界?

    文殊娴蓦地一愣,对自己的半瓶子晃荡再次有了清晰的认知。

    傅瑜君最先镇定下来,喊“前辈。”

    崔佳人和文殊娴先后跟上,磕磕巴巴的“前辈好。”

    秦意浓坐在关菡给她搬来的椅子里,望着面前三个齐齐低着头的年轻女孩,温和地出声问“唐老师的室友是吗?”

    傅瑜君抬头回话道“是的。”

    秦意浓意味不明地嗯了声,回忆的口吻道“我们去年是不是见过?”

    傅瑜君不着痕迹地舒了口气,掐住自己背后因为紧张而颤抖的指尖,道“是的,前辈记性真好。”

    秦意浓笑笑“你们宿舍感情不错,这么远跑来探班。”

    傅瑜君得体地跟着笑了下,道“想聚一聚,正好有这个机会。”

    秦意浓不是没看到她因为紧绷而显得不自然的肢体,闲话问过两句,便道“我还有戏要拍,你们慢聊,有机会再叙。”

    “失陪。”她朝几位再笑了一笑,起身施施然走了。

    文殊娴呆呆地望着女人的背影,没回过神,愣愣地说“有机会再叙是什么意思?”她何德何能让秦意浓和她有空再叙啊?祖坟冒青烟了?

    崔佳人“就是礼貌性地客套一下吧,不要想太多。”

    文殊娴说“不对啊,那她为什么要主动过来和我们说话呢?”

    崔佳人跟着她的思路一琢磨,也糊涂了“是啊,为什么?”

    唯一看透真相的傅瑜君正在擦自己手心里的汗,她再怎么见多识广,也不过是个刚毕业一年的新人演员,光是站在秦意浓面前就足够让她紧张得心跳加速了,更别说跟她直接对话。

    尤其是对方还那么温柔地说话,轻声细语的,生怕吓着她们几个似的,虽然她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是爱屋及乌吗?

    傅瑜君看向身旁的那个“屋”,唐若遥却神情恍惚,傅瑜君抬肘,轻轻地怼了一下她的胳膊,揶揄道“人都走这么久了,还在看?”

    唐若遥收回视线,下意识反驳说“不是。”

    “不是什么?”

    “不是在……”唐若遥把后面几个字咽了回去。她不是在看秦意浓,是在看沈慕青,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秦意浓过来的时候竟然用的是沈慕青的状态,她的妆容,她的戏服,乃至眼神。

    唐若遥对上她视线的那一秒,差点脱口喊了个“沈”字出来。秦意浓不是一向戏里戏外分得清清楚楚吗?怎么突然和她一样,把戏里的人物带到戏外来了?

    是因为杀青戏,所以干脆早早地投入进去,以更好地发挥吗?

    “唐唐。”

    “嗯?”唐若遥偏了下头。

    “你怎么心不在焉的?”傅瑜君问。

    “没什么。”唐若遥走回到自己的座位,拿了瓶水打开,喝了一口。

    傅瑜君瞟一眼不远处已经讨论出是“沾了唐若遥的光,秦意浓才主动过来讲话”这一结果的文殊娴和崔佳人,摇头笑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们?”

    唐若遥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