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1/5页)
    ()    光明磊落,一世清白。

    短短的八个字,做起来谈何容易。当身周都是恶龙的时候,你会不会长出鳞片、翅膀和尾巴,跟着化身恶龙?唐若遥自认她做不到,但秦意浓在用行动践行这八个字,那么她也会向对方的思想境界靠拢,努力去做到。

    这世界再疯狂、**,但总会留有清醒温柔的人,守己、存诚、至善,我们称之为希望。

    秦意浓拥着她坐在沙发里,唐若遥将脑袋靠在她的肩头,一起看着窗外落下来的夜色和群星。

    “这房子是你的吗?”唐若遥问。

    “不是。”

    “那是谁的?”

    “林若寒的,她国各地都有房产。”秦意浓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堂堂一个……在外人眼里应该很有钱的人,结果就只有那么两三套房。将来……

    唐若遥没注意到她的局促,就是随口一问,随口又接话道:“你国各地也有房产吗?”

    “……没有。”

    “那我们以后一起买,我再攒攒钱?”唐若遥趁机试探她道。

    她身的弦都绷紧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耳朵。

    许久以后,她才听到一句轻若未闻的:“好。”

    唐若遥欣喜若狂,直起身便要来吻她,秦意浓往后退,拉开到安距离,抬手勾了下耳发,眼睑低垂,颇有几分话赶话地说道:“我们再来谈谈霍语珂的事情吧,我还没说完。”

    客厅开了灯,唐若遥看到她耳廓的一圈淡粉,在心里笑笑,遂了她的意,正色道:“你说。”

    年轻女人的存在感过于强烈,像一团炽.热的火在旁边燃着。秦意浓心跳不太正常,缓了好几口气都没有平复下来,她捏着下摆的手指绞了一下,站起来道:“我去倒杯水。”

    唐若遥叫住她离开的背影:“你烧水了吗?”

    秦意浓:“……”

    唐若遥提议道:“要不看看冰箱?”

    秦意浓挪动略显僵硬的步伐,改道去冰箱,从里面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

    “谢谢。”唐若遥接过她递来的其中一瓶,看到那个被拧开了的瓶盖心情略微复杂了一下。

    秦意浓灌了几口冰水,才让自己从窘迫中脱离出来,回想了下方才开冰箱时趁机看的小抄,语重心长道:“首先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我很高兴,你能够保护自己。在圈子里不能过于软弱,你软弱,又看似没有背景,别人就会欺负到你头上。”

    唐若遥嗯嗯两声,满脸“你说得对”的迷恋。

    秦意浓感觉怪怪的,还是按照预想的先扬后抑道:“但你真的了解霍语珂这个人吗?”

    唐若遥忙不迭摇头,诚恳地道:“我不了解,都是道听途说,不过她小肚鸡肠是真,抢我角色是真,抢我名额也是真。我错了,我不该用这种不可控的手段来惩罚她。”

    秦意浓:“……”

    她都说完了,还让自己说什么?

    不管了,秦意浓硬着头皮把想好的话说了下去:“我没有不让你反击的意思,只是要用自己能掌控的刀去反击。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唐若遥点头如鸡啄米,“是,我下次一定和你商量。”

    秦意浓感到突如其来的挫败,失落直接写在了脸上。

    唐若遥:“怎么了?”

    秦意浓勉强收拾了下心情,说:“没什么。”

    唐若遥这么懂事,她应该高兴的。但对方这么独立,她觉得自己好像不被需要了。她作为老师、姐姐的那一面正在褪去,但作为爱人角色的被需要,她显然还没有适应。

    唐若遥都明显察觉她情绪不对了,自然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秦意浓坚决不说。

    闷葫芦。

    唐若遥心说,气死我了。

    她一生气,就想咬秦意浓的脸,但此刻良辰美景,咬人太过煞风景,于是她倾身过来,大拇指轻轻地落在了秦意浓的唇角。

    秦意浓这次没躲。

    两人窝在软和的沙发里安静地接吻,不带任何情谷欠,感受着彼此灵魂的亲密依偎。

    唇分,唐若遥吻了吻女人的额头,扣着秦意浓的肩膀,将她揽进自己臂弯里,很长很长地舒了口气,斟酌了语句,问她:“你当初……为什么会进娱乐圈?”

    她知道秦意浓是被星探发现的,但不是每一个被星探发出邀请的人都会一脚踏入这个鱼龙混杂是非多的大染缸。有的人是想要追名逐利一步登天,有的人是热爱演戏实现梦想,唐若遥属于第二种。

    但秦意浓……很奇怪的,唐若遥觉得她哪点都不像,所以是为什么呢?

    秦意浓沉默了很久,久到唐若遥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轻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