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第1/5页)
    ()    唐若遥将窗户开得更大了一点,此地沿江,夜晚江面吹过来的风透着寒意,年轻女人的声音比江风还要冷上几分。

    “辉悦娱乐呢?”

    “倒闭了,已经过去好久的事情了。辉悦娱乐参与洗钱,被连锅端了,高层有一个算一个,都没好果子吃。”穆青梧叹了口气,也算是天理循环了,对秦意浓的遭遇来说稍有了一丝慰藉。

    “那杜安凯呢?”

    “不知所踪。我在圈内没听过这个名字,应该早就退圈了。”

    唐若遥冷笑。

    他倒是轻飘飘退圈,用他从秦意浓身上搜刮出来的油水安度余生。不知道他夜半梦醒时,有没有为他曾经肆意伤害过的那么多年轻人感到愧疚、良心不安呢?想必是不会的。

    唐若遥单手抱着胳膊,食指轻轻地敲了敲,问“能找到他人在哪里吗?”

    穆青梧“你想报复他?”

    唐若遥语气波澜不惊,冷冷吐字道“老天爷不睁眼,只有我自己来了。”她可不是秦意浓,对伤害过她的人,自己可是睚眦必报的。只恨绝大部分人都是躲在人群里隐没了面目的渣滓,根本无从找起。哪怕是她自己,不了解秦意浓的时候也在心里偷偷鄙夷过对方。

    穆青梧沉吟道“咱现在是法治社会。”

    唐若遥嗯声。

    她当然不会去杀人放火,哪怕是雇人,要坐牢的。

    穆青梧话锋一转,道“写封恐吓信怎么样?里面附带一个软胶做的血呼啦差的断指头,再派俩大汉跟踪他,佯装要爆他那啥花,先吓他个半死。雇个人碰瓷,讹他!唔,我想想还有什么……”

    唐若遥“……”

    唐若遥抬指捏了捏鼻梁“先找到人再说吧。”

    穆青梧停下大开的脑洞“好的,但是他都退圈好久了,大海捞针恐怕不容易,请人调查的话,不但费时间,还……”

    唐若遥心领神会“我出钱。”

    穆青梧立刻道“成交!”生怕开口晚了这笔钱就得从自己口袋里掏了。

    唐若遥“谢谢穆姐。”

    “小事情。”八卦是人的天性,穆青梧自己也算是看了一段热闹,这波不亏。

    唐若遥“穆姐……”

    她迟疑了会儿,穆青梧等不到她的下文,轻声催促道“怎么了?还有事情?”

    唐若遥问“你知不知道秦意浓是拼死去拦韩玉平的车,才获得试镜机会的?”

    穆青梧说“不知道啊,这种细节应该只有当时在场的人才了解吧。”拦车太刺激了吧?!

    唐若遥心想也是,没再追问这个问题。

    穆青梧能查到的终究只是事情的大概,更多的细节确实无从获取了。比如说秦意浓做噩梦战战兢兢躲到柜子里的原因,除了当事人,或许还有少数几位知情人,外人根本毫无头绪。

    穆青梧“你现在在剧组呢,就好好拍戏,不要多想这些有的没的。”

    “知道。”

    “那我先睡了。”

    “晚安。”

    唐若遥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脸庞上挂满了水珠,她用干毛巾盖住脸,仰起脸,一动不动了许久,方揭下毛巾挂好,迈步回了床边。

    犹豫再三。

    [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系统消息q可爱领取了你的红包]

    秦意浓手指在屏幕空白处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神情若有所思。

    唐若遥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她学的毛病,隔三岔五的给她发个红包。联想到上回发完红包第二天的异常,秦意浓打字道不开心?

    唐若遥霍然抬头,秦意浓是在她房间里装了摄像头吗?

    一句“没有啊”还没有打完,紧接着秦意浓的消息又过来了。

    前几天你说,让我给你点时间想好再跟我说实话,你想好了吗?

    唐若遥“……”这个女人怎么记性这么好。

    装傻肯定不行,唐若遥继续采取拖字诀没有,这几天忙着拍戏,没空想无关的事。韩导说接下来的戏对我的挑战很大,让我注意力集中一点

    哦?哦是什么意思?唐若遥惴惴。

    秦意浓那你专心拍戏,有问题随时问我

    唐若遥几乎感到不真实,自己就这么轻易过关了吗?不是说女人都特别忌讳恋人有事情瞒着自己的吗?虽然她们俩还没有正式在一起。

    唐若遥忐忑打字道你生气了?

    秦意浓回得很快没有

    联系之前的那句“哦”,唐若遥笃定她就是生气了,爬起来就去对面敲她房门。

    随着咔哒一声,门锁被打开,暖黄色的灯光倾泻而出,身材高挑的女人映入唐若遥的眼帘,秦意浓穿着雪白睡袍,长发慵懒半披在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