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1/5页)
    ()    穆青梧坐在家里的书房内,面前的电脑屏幕亮着,文档上一行行简略的黑字,时年日久,轻描淡写,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血淋淋的过去。

    正因为现在的秦意浓如此强大,像一座不倒的山峰屹立在娱乐圈的峰顶,才让人无法根本想象曾经的她也有如此无助的阶段,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百口莫辩。

    即使穆青梧是与她毫无干系的外人,也不得不动容,红了眼眶。何至于把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逼上绝路?挺过去了,她还有明天,挺不过去,就是永别,那些娱媒从未考虑过他们是在用刀杀人。

    哪怕她即刻死去,娱媒也会在她的血液里开出黑色的花,榨干她每一滴剩余价值。

    “美加上特立独行,就变成了罪”,这样无缘无故的恶意,每时每刻,在世界每一个角落发生。

    秦鸿渐说的那段话漏洞百出,但凡有点判断能力的人,都不会轻易相信,但大部分人不会在乎真假,娱乐的土壤滋生出食他人血骨度日的乌合之众,“法不责众”,所以他们挥舞正义的大旗肆无忌惮地释放人性的阴暗面,肆意毁灭一切美好的事物,以满足他们变态的兴味。

    更让穆青梧觉得悲哀的是,这件旧事其实并不难查,但时间已经过去十二年了,谁还会去深究当年的真相呢?明眼人一看是假的,那又如何?秦意浓受过的伤害永远不会消失,那些作恶的人照样活得有滋有味,不会有任何惩罚。当年骂过她的人,现在可能还在骂她,或者将矛头指向下一个人,他们永远不会悔改。

    就算十二年后,将这段视频公布于众,不过是为人们增设了一段茶余饭后的谈资,把受害者的伤疤一次一次地撕开,以鲜血下酒,供他人“赏玩”。或许网上会掀起呼吁不要语言暴力的大讨论,人人忏悔反思,热闹几天,又会恢复原样,继续自己的“暴行”,毫无底线地谩骂,直到下一个受害者出现在公众视野,然后周而复始。

    受害者永远在增加,加害者永远逍遥法外,甚至不认为自己是在作恶。

    可以预见的冰冷现实让穆青梧感到深深的无力。

    她在圈里多年了,网络暴力不仅发生在艺人身上,他们这些经纪人也是会遭遇的。艺人的粉丝不满艺人团队,有些粉丝会私信团队人员的微博,发表过激言论,极端的会直接上升人身攻击。穆青梧私信一直处于关闭状态,没人能完做到不在乎别人的评价,哪怕对方是胡说八道。团队里也有小年轻被骂得轻度抑郁的,是她以前带的一个男艺人的助理,该艺人的女友粉对其百般羞辱,网上不说,还有当面谩骂的,后来扛不住压力换岗了。

    穆青梧对网络暴力司空见惯,也渐渐地麻木了,劝艺人和团队想开点,能关私信就关私信,能不看评论就不看评论,觉得精神压力大就赶紧找心理医生纾解,或者请个假放松一下,要各方各面保护好自己。但在这个深夜,她忽然觉得悲从中来。

    他们明明没做错任何事,为什么要承受无缘无故的诋毁和伤害?

    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善良的临渊履薄,作恶的横行无忌,理智温和的反被嘲讽。从来如此,就是对的吗?

    桌上手机嗡的震了一下。

    穆青梧隔着纸巾按了按温热的眼皮,拿起手机。

    唐若遥回复她了。

    先不了,我明天还要拍戏,哭太久眼睛不好消肿

    穆青梧:好,那你想知道的时候再跟我说

    唐若遥:嗯

    穆青梧想了想,明知于事无补,还是给她打字道:不要太难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唐若遥眼前再度模糊一片,她抬手用手背抹了一把,匆匆回复道:嗯,我去洗澡了

    就是因为过去了,她才这么难过。

    她放在心尖上的人,恨不得把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的人,经历了那么惨烈的过去,自己却和她隔着一道时间的洪流,什么都做不了!

    穆青梧:去吧

    她把桌面文档的资料再度浏览了一遍,关了电脑。其实她没有再查到关键性的事情,只是一些零碎的东西。继续往后查难度估计会越来越大,所需要的时间也会越来越长。

    如果说穆青梧一开始调查秦意浓的目的只是出于帮唐若遥把关,现在有大部分是出自于自己的意愿。她想知道,这个善恶不分的世界是怎么把一个善良有锋芒的人磋磨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就是有点心疼钱。

    关于秦大影后的秘辛,越是讳莫如深的,越是价格高昂。

    穆青梧一边往门外走一边按摩自己酸疼的后颈,脚步一顿,轻轻地嘶了口气,明天要和唐若遥讨论一下调查费的均摊问题了,不能都自己一个人出。

    她要是娶到秦意浓就算了,万一没娶到,自己不是赔了钱又折了儿媳妇?这波太亏了。

    ***

    唐若遥穿着睡袍坐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