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第1/5页)
    ()    “你要的通告册,给你。”韩玉平将手里的东西递上前。

    唐若遥伸手接过“谢谢韩导。”

    韩玉平摆手,眉间那条岁月嵌刻的纹路更深了,鼻梁两侧的法令纹松了又紧,鼻腔里喷出鼓气“你俩少吵点架就行。”他还能多活两年。

    唐若遥不好意思地笑。

    韩玉平“对了,这不是送你的,借你看两天,你把它拍下来或者抄下来都行,要还的。”要是一般人,他老婆借都不借。

    唐若遥应好。

    送走韩玉平,唐若遥将他给过来的通告册打开,才知道韩玉平妻子为什么只是借她看看。

    这本通告册入手便厚得非同一般,托在手里也重,a4大开本,硬壳封皮,翻开更是满目琳琅,不但有文字记录,开拍、杀青时间,以及详尽的观后感,人物分析,还配了每部电影的若干剧照,有的是片场路透,有的是成片海报,应有尽有。

    从十年前,一直记录到今天,本色的官博暂时没有公布定妆照,但身为韩玉平的妻子,有内部通道,早早地贴上了,文字记录暂时是空白。

    韩玉平说把秦意浓当亲生女儿不是假的,光凭他妻子的上心程度,就可见一斑。

    唐若遥心湖微微掀起波澜。

    她大抵能猜到秦意浓的原生家庭并不幸福,恶意造谣中伤她的秦鸿渐不说,她提起母亲时显然也没有一般人会有的孺慕之情,还有她只言片语里泄露的和她一起长大的天才表姐,包括她在片场里对许世鸣家暴那段戏表现出的异常,唐若遥基本可以拼凑出她的家庭状况。

    脾气糟糕,或许酗酒、很可能有家暴倾向的父亲,逆来顺受助纣为虐的母亲,拥有强大光环的同龄人姐姐,从小不被重视,生活在表姐耀眼的光环之下,像个透明人。

    唐若遥眯了眯眼,记起那天秦意浓提到她表姐时的反应,兴许她表姐对她不错,但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去世了。

    她为秦意浓能有韩玉平夫妻这样真心爱她的长辈而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她却没忘记,连韩玉平都不知道她女儿的存在。到底是经过多少伤害,才会筑造起这么重的心墙,一丝一毫也不敢给人窥见,包括将她视如己出的韩玉平。

    这样的人,一般来说是极度缺爱的,也渴望拥有爱。但她首先对韩玉平隐瞒颇深,再者对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推远,为什么

    唐若遥曾经觉得秦意浓是一座迷宫,里面迷雾重重,如今她一步步往前走,拨开云雾,却发现里面铺洒的一道道都是对方不堪回首的血泪。

    没有人生来就是一座孤岛,可她在茫茫海上独自漂流了十二年。

    唐若遥坐在沙发里,十指深深插进自己的发丝,眼底渐渐起了一层透明的水雾。

    光她目前知道的,便已让她如此难受。还有她不知道的,为什么十年前她要用命去赌韩玉平的一个试镜机会为什么她被噩梦纠缠不休彻夜不眠为什么要躲进衣柜,被发现的时候歇斯底里像个疯子然失去理智为什么她对入口的东西如此忌讳

    这些她都不清楚,但唐若遥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个为什么的背后,都是秦意浓不想提及的过去,是她的伤痕,是造就现在的她的罪魁祸首。

    外表温和内心却异常冰冷,一听到风吹草动就竖起浑身的刺,十级戒备,草木皆兵,不让任何人接近她。

    唐若遥忽然有点害怕,手放下来,不自觉地咬住了自己的食指指背,害怕秦意浓不为人知的过去太过沉重,她非要执着地挖出来,到底是对还是错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嗡的震了下。

    唐若遥不知道为什么,指尖不受控制地抖了下,她拿起手机,滑开解锁。

    穆青梧查到了一点秦意浓的旧事,视频,你要看吗

    穆青梧十指交叉抵着下巴,看着电脑屏幕上已经播放到尾声,停止了的视频,眼圈有点红。她轻轻地叹了口气,低头看向亮着屏幕的手机。

    她查秦意浓,自然是从最初开始查,家庭背景,秦意浓出道一炮即红,早被娱媒扒了个底朝天,有文字资料见报,圈内人费点工夫就能找到,纪书兰没什么好说的,秦鸿渐由于对秦意浓如今狼藉的名声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还留下了采访视频。

    但穆青梧主要想给唐若遥看的不是这个,而是

    穆青梧轻轻地咬住下唇,给唐若遥发消息要不我给你口述吧

    她一个旁观者都看得心里发堵,何况是爱慕秦意浓的唐若遥。

    唐若遥回复不用,你发我邮箱吧,我晚上回去看

    穆青梧怕影响她心情,打字好吧,那我晚上再给你发,你什么时候收工

    唐若遥今天有夜戏,应该会晚点,我收工了告诉你

    穆青梧ok

    辛倩在外面敲门,提醒道“唐唐,该去拍摄中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