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1/5页)
    ()    “别怕,是我。”

    秦意浓的肩膀立刻被泪水打湿了一大片。

    唐若遥认出来了她的声音。

    秦意浓几乎六神无主,一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一边在她耳边笨拙地安慰着,让她不要哭。

    两人一个哭一个哄,抱着一动不动。

    还是关菡出来提醒,秦意浓才叫一个保镖过来,预备将唐若遥带出去。她穿着高跟鞋,喝了很多酒,没办法保证能平稳地扶着唐若遥出去,而且唐若遥惊慌过度,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但唐若遥刚遭遇了那一遭,拒绝和任何人接触,除了她谁也不能接近她。秦意浓无法,半搂半抱吃力地将人扶了起来,她扶着唐若遥,一个保镖搀着她,慢慢地往楼下走。

    关菡留下来善后。

    唐若遥一路上都很乖,乖乖地由她扶着,乖乖地上了停在宾馆门口的秦意浓的车,抿了口水,“冷静”地说:“谢谢。”

    秦意浓一路上急火攻心,看到房间里那一幕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再加上后来一切正常,她哪里想得到对方是被下药了,夜色里亦没注意唐若遥异样潮红的面色。方才的失控过去,她便打算重新戴上冰冷的面具:“不客——唔!”

    她没防备,被亲了个正着。

    唐若遥忽然扑过来,就像只小兽一样,笨拙地舔着秦意浓的嘴唇。

    秦意浓懵了。

    这回和那次亲脸不一样,更大胆,也更加亲密。压抑的情感在一瞬间盖过了理智,她只是愣着,没有反抗。

    直到唐若遥温热的气息融进她的唇齿,探进她的唇缝,一个劲往里钻,又热又甜。秦意浓的理智终于占据了上风,抬手一把卡住了对方的下巴,眉眼染上怒色:“你好大的胆子!”

    胆大包天本人被阻住了去势,用无焦距的眼神茫然地看了她一眼,顶着她的手不依不饶地想往她那儿靠近。

    “你是不是……”秦意浓心神一凛,后知后觉地发现她手指下的脸颊温度高得吓人,包括方才她侵略进来的呼吸,同样的异于常人的热。

    她手上的力道稍有松懈,唐若遥便前进了好几分,喃喃道:“我难受。”

    她清冷的声音在药物的作用下变得绵甜,酥软到了骨子里,让秦意浓被酒精麻醉得迟钝的大脑恍惚了一瞬。唐若遥拉下她阻挡自己的手腕,不管不顾地再次吻了上来。

    秦意浓闭上眼睛,下意识地回应了两下,旋即脑内警钟长鸣,再次制服了她。她自小做惯了粗活,力气在女人里还算是大的,就算是喝了酒,手不如先前稳,按理说制服个普通女生还是可以的,谁知唐若遥力气那么大,她好不容易将对方按住,已是累得气喘吁吁。

    秦意浓扣着唐若遥的两只手腕,吩咐前方的司机开车。

    唐若遥一直在挣扎。

    秦意浓到后来几乎按不住她,被占了几次便宜。

    艰难地回到了住处,唐若遥一路上大概也闹累了,秦意浓将她安置在沙发上,她没再扑上来,而是一个劲地哼哼着热,抓着秦意浓冰凉的手往她脸上贴,发出舒适的叹息。

    秦意浓眼神复杂地瞧着对方,看她把自己当成人工降温器,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直到指腹下的皮肤传来的触感不对,秦意浓蓦然回神,触电般缩回了手,心脏不受控制地乱跳。

    让自己平复燥热的那缕凉意忽然远去,唐若遥不由微微嘟起了嘴,红唇又薄又润,因为渴而半张着唇,轻易便能窥见藏在其中的红润柔软。

    不久之前,秦意浓还尝过,很甜。

    她的味道。

    心里升腾起一种亲近的渴望,摧枯拉朽般烧下去,烧得她五脏六腑都开始发热,眼角泛红。

    心跳如鼓,慢慢靠近。

    唐若遥也在向她靠近,温热的气息扑在彼此的唇上。

    空气一触即燃。

    秦意浓催在身侧的手指猛地攥紧,指骨捏得泛白。不行,不可以,她神情狼狈地别开眼,几乎不敢直视那双因为动情水雾弥漫的眼睛。

    “我去给你放水,洗个凉水澡。”她匆匆逃进了浴室。

    浴缸的水龙头放出冷水,秦意浓细白的手指在水下冲淋着,被冰冷的水流包裹,深呼吸,慢慢地、慢慢地压下心底的躁动。

    浴缸放满水需要不短的一段时间,秦意浓不敢出去面对唐若遥,靠在一旁的洗手台上,眼睛盯着脚下的一处地面出神。

    她想事情想得过于专注,都没发现唐若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找来了浴室。

    那人给她下的药大抵是有些分量,唐若遥的眼神比方才还要迷离,连片刻的清醒都不曾。唐若遥在她冰冷的目光下走近,若是在往日,她肯定一动都不敢动,但她然被药物主导,根本分辨不清对方是什么表情,也不在乎。

    她只是本能地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