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1/5页)
    ()    唐若遥拒绝了辛倩默默递过来的纸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收拾起自己狼藉的心情,先给秦意浓拨去了一个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亲耳听到冰冷的机械女声,唐若遥还是忍不住再次软弱地红了眼眶。

    她掐断了这个电话,双手扣紧阳台边缘,心口不规律地起伏,将眼泪忍了回去。稍稍平复下来,再度打给韩玉平。

    明天就该回原拍摄地了,秦意浓今天不辞而别,应该会和韩玉平打声招呼。

    韩玉平接起来,说:“她请假回家了。”

    唐若遥无意识地啊了一声。

    韩玉平:“怎么她没和你说吗?”

    唐若遥顿了下,装作惊讶喜悦的样子,说:“啊,说了,给我发的短信,我没注意看,你说了我才发现。”又问,“她什么时候走的?”

    韩玉平:“她消息里没跟你说吗?”

    唐若遥:“我晚上和经纪人吃饭去了,她五点给我发的消息。”

    韩玉平:“哦,那和告诉我的时间差不多,她晚上八点的飞机,这会儿刚起飞吧。”

    唐若遥:“谢谢韩导。”

    韩玉平那边沉默了下,问:“她是真的和你说了吗?”这俩货在剧组动不动闹别扭,韩玉平不得不怀疑她话里的真假。

    “真的。”

    “那好吧。”韩玉平说,“有解决不了的事可以来找我。”

    “谢谢韩导。”

    “不用谢,早点睡吧。”

    唐若遥挂断电话,在窗前久久伫立。

    辛倩从她回来以后就默默地跟着她,生怕她出什么事。现在唐若遥站着不动,她也杵在那儿,但她站久了累啊,反手捶着自己的后腰。

    唐若遥不经意一回头,见辛倩呲牙咧嘴地给自己舒活筋骨,不由弯了下唇角,温和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辛倩摇头。

    她一助理,还是那种特不能干的助理,唐若遥明显状况不好,她要是这么回去,她良心不安。

    唐若遥:“你在这也帮不了什么忙。”

    辛倩脱口道:“我可以陪你啊,你想哭的话我还可以借你肩膀。”

    唐若遥扑哧笑了。

    “我不想哭。”

    “可是……”辛倩小声道,“秦影后为什么对你不辞而别呢?”

    唐若遥眼眶突然发酸,她这个助理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不会讲话。

    唐若遥:“再不下楼休息我扣你工资。”

    辛倩撒丫子跑了。

    唐若遥回房拿了自己的睡衣,占了秦意浓的房间,一个人洗澡,出来面对没有秦意浓的床榻。她上网查了从本地到首都的航班,八点起飞的,落地时间十点三十,在十点二十发了条消息过去。

    ***

    “秦姐?”

    秦意浓抬眸,手机屏幕亮着。

    “航班快起飞了。”关菡的声音和机舱广播的提醒同时响起来,“该关机了。”

    秦意浓低头看了眼毫无动静的微-信,神色晦暗不明。

    明明是她不辞而别,明明知道唐若遥现在还在外面和经纪人吃饭,不到起飞前最后一刻,她潜意识里还是在期待着能有唐若遥的消息。

    生气,质问,任何都行。

    哪怕她并没有想好要怎么回复她。

    长按音量和锁屏键,指尖在屏幕上方一滑,手机屏幕终于彻底暗了下来。

    机场跑道的灯稀稀拉拉的,飞机在跑道上快速滑行,身体短暂地后仰,心脏失重,地面越来越远,无数的人和楼宇变成了遥不可及的小点,为这段短暂的美梦画上了一个终点。

    空姐温柔询问要喝点什么,秦意浓要了一杯红酒,举起来和关菡遥遥碰了下杯。

    关菡坐她隔壁,中间隔了一条过道,抿了口柠檬水。

    秦意浓喝完酒才想起来,她食言了,下午才答应某个小朋友今晚不喝酒的。

    唇角泛起苦笑。

    “我去趟洗手间。”她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关菡跟她一块去,在门口候着。

    里面传来催吐声,持续了很久,关菡蹙了蹙眉。

    直到吐出来的都是胃里的酸水,秦意浓将抵着喉间的食指退了出来,在洗手池洗了手漱了口,用纸巾压了压嘴角,对着镜子理了理长发,她才拉开门出来。

    她原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加苍白,机舱过道的灯光照得白惨惨的,毫无血色,像是飘忽的孤魂。

    “秦姐。”关菡担忧地出了句声。

    “没事。”秦意浓摆手,“给我要杯矿泉水吧。”

    她坐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