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1/5页)
    ()    前一天傍晚收工,韩玉平特意交代两位主演:“回去好好酝酿一下感情。”又隐晦地提醒道,“不要感情过盛,晚上早点休息。”

    两人应下,一起坐秦意浓的保姆车回别墅。

    唐若遥脸皮已经比长城城墙还要厚了,一而再再而三,不惜让韩玉平找到安排接送车辆的生活制片,直接把剧组每天给她准备的车取消了,光明正大地蹭秦意浓的,真正的形影不离。

    秦意浓倒是想拒绝,但每回早上出门,唐若遥都用狗狗眼可怜兮兮地看她,再一言不发地跟在她身后,她总不能让保镖把她给架走,就这么让唐若遥赖着了。

    “唐老师好。”车旁围绕的秦意浓的助理团队此起彼伏地和她打招呼,个个笑容洋溢。

    “你们好。”唐若遥大方地微笑。

    “唐老师今天晚餐想吃什么?”阿肖笑着问。

    既然是秦意浓的女朋友,那就是工作室的老板娘,态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和秦老师一样的就行。”唐若遥回答。她的晚餐也顺便蹭了秦意浓的,起因是有一天收工回去,助理在车里问起给秦意浓准备晚饭的事,不知道是哪个人多嘴问了唐若遥一句,唐若遥顺杆就爬,说她想吃什么什么。

    秦意浓目瞪口呆。

    关菡在心里拍案叫绝。

    秦意浓不会在助理面前拂唐若遥面子,一顿晚餐而已,她管就她管了,又不要她亲手做。

    于是乎这几天,唐若遥和秦意浓同进同出,同吃同……住的权利被秦意浓给取消了,方法非常简单,进屋就反锁门。

    唐若遥:“……”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唐若遥没办法不请自入,便在门口敲门,态度温良恭俭,以对戏的借口先赖进去,至于进去后对不对戏,只有她们俩自己知道。

    秦意浓被迫和唐若遥斗智斗勇,心累的同时亦觉得心态年轻了不少。她身边不乏性格跳脱的,比如这一帮助理,工作室的易一一,关菡有时候也挺可爱,但是毕竟都隔着一层,她们在旁边笑闹,秦意浓有一种很明显的隔阂和疏离感,她会含笑欣赏,并且发自内心地想去保护这些善良的人,却没办法融入进去。身边热热闹闹的,心里却始终冷清荒芜。

    唐若遥是个例外,明明看到她周围竖起的霜冰高墙,墙外尚密布缠绕着漆黑尖锐的荆棘,无论谁碰一下都会扎得体无完肤、鲜血淋漓。但她偏偏要敞开怀抱,将最柔软的内里,对准冰冷的刺,一步一步地走向她,义无反顾。

    不得不说,她这种近乎献祭一样决绝的方式,让秦意浓坚寒的内心真正触动。

    真的会有人愿意爱她胜过爱自己吗?秦意浓好像有一点信了。

    但这样热烈勇敢的爱能坚持多久?如果有一天它飞快地消退下去了呢?或许一年,或许明天,她又该如何自处?

    她是不是因为始终得不到自己,所以才紧追不舍?

    秦意浓朝一旁和她的助理说话的唐若遥望去一眼,神情忽明忽暗了一阵,默然垂下了眼帘。

    唐若遥一直在用余光注意秦意浓,一看到那种她暂时分辨不出情绪的眼神,马上抛弃了聊天的助理,关心地凑了过来:“秦老师不舒服吗?”

    “没有。”秦意浓指尖习惯地搭在自己眉心,没等她捏第一下,一只温暖的手掌便将她的手牵了下来,旋即唐若遥侧了侧身,取而代之地是她按在自己太阳穴上的手指,指端暖热。

    秦意浓一愣。

    “我帮你按按。”唐若遥不由分说地开始。

    两人身高相差无几,坐着按不方便,唐若遥索性双膝跪在了座椅上,比秦意浓高出一截,手也使得顺力些。

    “这样可以吗?”

    头顶落下的声音温柔稳重。

    “……嗯。”秦意浓将额头轻轻地贴在她身前,闭上了眼睛。

    电影还有一个月杀青,既然无从抵抗,不如珍惜最后在一起的时光。

    车行驶得很平稳,秦意浓一只手抓着唐若遥上衣的衣角,太阳穴按压的力道轻重得宜,神经都跟着放松舒缓,靠着对方昏昏欲睡。

    连车什么时候停下来的都不知道,助理们互视一眼,轻手轻脚地拉开车门,鱼贯而出。

    唐若遥摸了摸秦意浓睡得微微升温的脸颊,低柔道:“秦意浓,我们到家了。”

    秦意浓惺忪睁开睡眼,转头从开着的车门里瞧见笼罩在夕阳下的别墅,红砖映着无边黄日,院门口的青石板一路延伸,深红、淡粉的桃花随风招摇,被风卷着飘飘转转,美得像世外桃源,如梦似幻。

    秦意浓恍惚了一瞬,后知后觉她使用的字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唐若遥把这个地方称之为家。

    但这个“家”,最后一幕蜜月期戏份拍完,两人就该启程离开了,回到一开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