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放肆[娱乐圈] > 109
    ()    秦意浓的胳膊被唐若遥挽着,她试着抽出来,没抽动,她看了看从屋里到院门仅有的一小段路,放弃挣扎,索性就由她箍着了。

    保姆车停在院门口。

    上了车总不会还这么厚脸皮吧?她想。

    秦意浓去片场向来阵仗大,除了关菡以外还有一个额外的助理团队,五千只鸭子一齐在车旁恭候,见到两人相携而出,眼睛骤然一亮,齐刷刷的目光投过来。

    秦意浓不咸不淡地瞥了小鸟依人的唐若遥一眼,腹诽道:还不放?冰山御姐人设都要崩完了。

    唐若遥恋恋不舍地松开秦意浓的胳膊,站在她身后,目送她弯腰上车,唇角微微翘起,后脚随她一块钻进了车里。

    关菡第三个上,其他助理鱼贯而入,最后一个人负责关上车门。

    关菡按下对讲,司机开车,保姆车平稳地向前驶动。

    秦意浓和唐若遥并肩坐一起,身周簇拥着五六个助理,光天化日又是朗朗乾坤,按理来说秦意浓不该怕什么,但她就是莫名地心慌紧张,总觉得会出点什么事,在第三次下意识地咽口水缓解紧绷的神经后,她向关菡开口道:“给我个眼罩,我有点困了。”

    惹不起她躲得起。

    关菡:“好的。”

    秦意浓戴上眼罩,两手十指交叉合在一起,规矩安分搭在腰间,身体自然而然地放松舒展,头颈向□□斜,闭目养神,呼吸平缓。

    助理们跟秦意浓久了,都很自觉,见她休息,个个安静,眼观鼻鼻观心,连眼珠子都不乱瞟,生怕惊扰了她的睡眠。

    车厢里一片静谧。

    独独有一个人例外,那个人就是唐若遥。唐若遥侧着脸,单手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秦意浓的睡颜,神情恍惚里带点痴迷,眉梢眼角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众助理:“???”

    众助理:“!!!”

    她们保持着脖子不动,用眼神飞快地进行交流。

    五位助理眼波交流得热火朝天,冷不丁地多出了一双眼睛,她们暂时也没发现,直到一个人觉出不对,视线再一定格,发现是她们的老大——大内总管关菡。

    众助理慑于她的威严,顿感心惊肉跳,立马安静如鸡。

    关菡心里叹气:唉,连个磕cp的同伴都没有。

    唐若遥的视线往下,落到秦意浓的手上。秦意浓的手指极漂亮,白皙纤长,但不是那种干瘦的细长,跟柴火棍似的,而是有弧度有曲线的长,指骨分明,该纤瘦的地方纤瘦,该圆润的地方圆润,无论是平展还是曲起,都格外的赏心悦目,也……分外有力,往往能直击重点。

    她个子高挑,骨架亦不小,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尤其在红毯上霸气十足,这样一双修长白净的手很衬她。唐若遥想到这无声地笑了笑,就算秦意浓长了双小朋友一样胖乎乎的小肉手,以她的情人眼里出西施滤镜,估计也只会想,实在是太可爱了。

    手指不在长,够用就行。

    秦意浓昨夜和唐若遥同床共枕,又忙碌了半夜,睡眠质量得到了显著的提升,此刻精神得不行,如何睡得着。她能察觉到唐若遥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秦意浓都快给她盯得浑身发毛,想拉下眼罩出声制止了。此人却忽然收回了视线。

    秦意浓手上没长眼睛,戴着眼罩的情况下没发现她是在“欣赏”自己的手,于是稍稍自在了些。

    殊不知车厢里所有的助理都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一路相安无事。

    保姆车在片场停稳,助理开门下去,秦意浓在后座,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摘下眼罩,眼神迷离,鼻音慵懒道:“到了?”

    唐若遥自发地接过了关菡的活,应声道:“到了,我扶你下车。”

    秦意浓扬眉:“扶我?”她老到走路都要人扶了吗?

    “我的意思是,看着你下车。”唐若遥笑道。

    “你先下吧。”

    “好的。”唐若遥扶着椅子起身,慢慢地走动,再扶着车门边缘,下去了。

    秦意浓望着她的背影,疑惑地眯了眯眼。

    怎么觉得唐若遥有点腿软似的?错觉吗?

    关菡脑内疯狂弹幕,因为同时跳出来的弹幕太多,她一时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了些什么。

    她第二个下来,旋即在车门旁站着,向里面伸出一只手,秦意浓将手撑在她掌心,款步下车。

    她就是有把任何水泥地都走成颁奖典礼红毯的气势,哪怕此刻只是穿的运动服帆布鞋。

    迎面吹来的风撩动她的长发,秦意浓身量修长,一身白色运动服很显高挑,裤脚稍短,隐约可见半个精致的脚踝。

    唐若遥眸光渐深,昨夜她曾用力地将其牢牢控住。

    秦意浓走出一段路,发觉唐若遥没有跟上,回头不解道:“愣着干吗?”

    “来了。”唐若遥如梦初醒,快步赶上。

    秦意浓防备着她,左边是关菡,右边是助理阿肖,左右护法,完不给她趁虚而入的机会。到了片场,两人简单道了个别,各自进化妆间。

    秦意浓坐在镜前,化妆师给她鼓捣造型,几位助理终于得了机会,偷偷地在小群里聊得风生水起。

    助理1:啊啊啊啊秦姐终于把人追到手了!!!成都人民发来贺电!

    助理2:南京人民也发来贺电!

    阿肖:你们看到刚才唐若遥看秦姐的眼神没有,水都要流出来了

    助理3:我怀疑你在ghs,但我没有证据[盯]

    阿肖:我说的是口水的水,眼神不好漏打了个字!你想什么呢!

    助理4:秦姐不愧是秦姐,刚来片场的时候,唐若遥对她谦谦有礼,不冷不热的,现在就变身痴汉盯盯侠了,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啊

    阿肖:秦姐长得漂亮,性格又好,谁能挡得住她的攻势啊,她要是愿意追我,我立马躺平[一个个梦飞出了天窗,我没吃花生米我醉了,我现在就去吃两粒头孢

    助理1:你们有没有注意她后半程一直在看秦姐的手,这代表什么?嘿嘿嘿

    助理3:我怀疑你在ghs,并且我掌握了证据!

    助理1:再说一点,她下车的时候腿软了噢

    阿肖:我靠你就是列文虎克吧!助理1

    助理1:谬赞了哈哈哈,我会继续努力的,不愧对秦姐给我发那么高的工资

    关菡一记眼刀扫了过来,助理一后颈一寒,慌忙将手机装回兜里,紧张地看向关菡,小声道:“关菡姐。”

    关菡看这一屋子助理,个个低着脑袋在手机上打字,脚指头都猜得出来她们在干什么,多半是在讨论秦意浓的八卦。

    关菡伸手,冷声道:“手机。”

    助理一眼前一黑,心说我命休矣,视死如归地将手机屏幕解锁,递了上去。

    其余几个助理亦是愁云惨淡。

    私下八卦被抓到了,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关菡面无表情地将小群里的聊天记录翻了一遍,还回去,漠然道:“秦姐给你们发这么高的工资就是为了让你们私底下讨论她的感情生活的?”

    助理一沮丧地低着头:“我再也不敢了。”

    关菡顿了顿,淡声道:“下不为例。”

    助理一猛地抬头:“哎?”

    见到的只是关菡走开的背影,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就放过她们了,关菡不会也谈恋爱了吧?

    关菡回到秦意浓身边,秦意浓眼皮半阖,唇角微勾,问她:“怎么了?那帮小孩儿又不听话了?”

    “嗯。”

    “惹你生气了?”

    “那倒没有。”关菡说。

    “你好像有点激动?”秦意浓随口说。

    关菡压下语气里细微的波动,板平道:“没有。”

    唐若遥刚才下车的时候腿软了吗?她竟然没注意到!

    ***

    辛倩日常被抛弃,许久才跟着剧组工作人员的车到片场,马不停蹄跑去化妆间找唐若遥。唐若遥妆刚化完,从椅子上站起来,不无愧疚道:“辛苦了。”

    辛倩撑着膝盖气喘吁吁,脸上却是大大的笑容:“不辛苦。”她问,“我这回办的差事还成吗?”

    唐若遥比了个“ok”的手势,捧场道:“厉害。”

    辛倩心满意足。

    唐若遥给她拿了瓶水,辛倩拧开瓶盖喝了口,主动汇报道:“秦影后也化完妆了,我刚过来的时候看她往导演那里去了。”

    唐若遥诧异挑眉,辛倩这个助理怎么也有“一能”了。

    唐若遥不耽搁时间,连忙拉开休息室门出去了。

    在两个人住的小房子里可以小鸟依人,在片场再依人就不合适了,但唐若遥自有办法,时不时地便和秦意浓刻意制造点肢体接触。

    比如搭一下她的肩膀,她俩身高相差无几,搭起来也不是很突兀。再比如碰一碰她的手背,或者直接牵一牵她的手,轻轻摩挲两下对方修长细白的手指。

    都属于正常亲密接触的范围,且她分寸拿捏得当,回回都能赶在秦意浓不悦出声前将爪子缩回去,扬唇冲她笑笑,一派纯真无邪,让人生不起气来。

    秦意浓在她“敌退我进、敌疲我扰”的八字方针下应付得心力交瘁,只得把她当作一只喜欢骚扰主人的小猫咪,由她去了。

    韩玉平看她俩和好如初老怀甚慰,把两个人叫到一块儿说今天的戏。

    旅游蜜月期戏份所剩无几,-->>

    今天要拍的是剧中沈慕青和韩子绯回家前的最后一场,她们一块去爬一座当地有名的山,山顶有个很灵的寺庙,佛音袅袅。沈慕青体力不支,中途便累了,韩子绯拉着沈慕青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歇着。

    山间微风吹拂,两人并肩坐着,看天边的流云,看山间的瀑布,看林子里不时蹿过的小型走兽飞鸟,聆听着从山顶隐约传来的浩渺佛音,天地宁静。

    韩玉平说:“第一部分台词说完十秒后,唐若遥伸臂把秦意浓揽到怀里,沈慕青怕人看见,有一个往旁边看的举动,但是气氛太好了,她没拒绝,自然而然地贴得更近了一点。”

    韩玉平对秦意浓道:“你这里态度经过初期的拘谨后,要主动。回家在即,你心神不宁,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想抓住最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

    秦意浓颔首。

    韩玉平再看唐若遥:“你总体还是保持热恋期的心态,满心都是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计划着明年这个时候带她去哪里玩,没有发觉对方的异常,和前几天一样,没什么好说的。”

    唐若遥也点头。

    两位主角互视一眼,秦意浓眼神闪了闪,走开了。

    唐若遥没说话,分开准备,酝酿感情。

    “《本色》第三十二场,二镜一次,a!”

    韩子绯背着鼓囊囊的登山包,一只手拿着两根登山杖,另一只手牵着沈慕青,四下望望,眉心一喜,举起登山杖指了个方向:“那儿有块大石头,我们就去那儿歇着吧。”

    沈慕青有点轻微近视,出门没戴眼镜,稍稍眯着眼睛往她说的方向瞧,隐约是瞧见了块石头,但足下到石头那儿,这段路却是太长了些。

    她腿肚子发软,暗暗叫苦。

    上山的一路,包都是韩子绯背的,东西基本也是韩子绯拿的,她轻装上阵累得气喘,韩子绯却脸不红心不跳的,让人心里生出一丝不平衡。

    再成熟的年纪在恋爱里都会变成小女人,三十几岁有个儿子的温柔人.妻沈慕青,咬了咬唇,突然出其不意,掐了一下韩子绯的胳膊。

    韩子绯倒抽一口冷气,没顾上喊疼,结结巴巴问:“怎、怎么了?”

    年轻的恋人茫然懵懂的反应让沈慕青不由垂眸一笑,轻声说:“没什么。”

    “那你好端端为什么掐我?”

    “谁叫你体力这么好?”沈慕青撩起眼皮,轻嗔道。

    这几日尝了禁果的韩子绯瞬间想歪了,白皙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支吾片刻,如画眉眼压上一丝羞意,晃晃女人的手腕,低低的柔柔的道:“你先前在……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

    沈慕青原地变成了一只蒸熟了的螃蟹,面红耳赤,五孔都在往外喷热气。

    “你——”

    她恼羞成怒,甩开韩子绯的手边往前走。

    “你等等我啊。”韩子绯大步流星地赶过去。

    一个小插曲,让已经腿脚酸软的沈慕青再度爆发了一把,竟然顺利抵达了岩石处。不知道哪里惹了恋人生气的小朋友追上来,把登山包和登山杖一并除下,坐到远目瞭望的沈慕青身边,牵住她手,小声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晚上那么……”

    哪壶不开提哪壶,沈慕青红着脸道:“闭嘴!”

    韩子绯撇嘴,委委屈屈:“哦。”

    沈慕青却噗地笑了。

    韩子绯眨眼:“不生气了?”

    “本来就没生气。”怎么舍得生她气?沈慕青长腿舒展,两手撑在身侧,仰脸看天上时卷时舒的流云,侧脸弧线精致温柔。

    “噢。”

    平时伶牙俐齿的年轻恋人变得嘴笨舌拙,沈慕青偏头看了她一眼,奇道:“你今天怎么呆呆的?”

    “有吗?”

    “有啊。”

    “那可能是因为,我一见到你就忘记要怎么开口说话了。”

    “甜言蜜语。”

    “嗯,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沈慕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过脸去,唇角往上翘了翘。

    两人并肩坐了一会儿,韩子绯手搭上沈慕青的肩膀,将女人带进自己怀里。沈慕青手在石板上撑了一下,稍微阻住了她的力道。

    “不会有人过来的。”韩子绯柔声说,注意到女人往旁边看的举动。

    “嗯。”沈慕青放松地窝进对方怀里。

    山间有风,吹得树叶簌簌而鸣,像一曲悠远缥缈的歌。

    沈慕青瑟缩了一下。

    韩子绯察觉,马上关切道:“你冷吗?”

    沈慕青吸了吸鼻子,说:“有一点。”

    “你等一下,我记得我多带了件外套,我给你找找。”韩子绯松开环住女人的手,去翻旁边的登山包,却被女人扯住了手腕。

    “不用了。”沈慕青内敛,说不出让她抱紧一点的话,只是握着她的手腕不动。

    韩子绯自己会意过来,主动收紧了怀抱。

    “这样好点了吗?”

    “嗯。”沈慕青微凉的长发抵着她的下巴,手也圈住了对方纤瘦的腰肢。

    她鲜少有这么主动的时候,哪怕在**的时候,也是隐忍多过表达,韩子绯不习惯地僵硬两秒,慢慢放松,眼睛弯起来,低头温柔吻了吻女人的长发,心里滋生出无限柔情。

    韩玉平在镜头外,聚精会神地盯着监视器,扬了扬手,示意道具组的人做准备。

    沈慕青在韩子绯怀里闭着眼睛,睫毛不安地颤动着,韩子绯沉浸在恋人给予的温情里,无从发觉。

    她视线倏地停留在某个方向,眼前一亮,低声轻唤女人的名字:“沈慕青。”

    沈慕青抬眸,刚要问怎么了,韩子绯食指压在唇上,冲她做了个“嘘”的手势,用口型道:“蝴蝶。”

    蝴蝶?

    沈慕青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在离她们几步远的地方,有一片小小的花苑,几只长着彩色翅膀的蝴蝶,停在枝头授粉。

    这些蝴蝶一点不怕生,有人瞧着也不躲开,甚至有一只蓝色蝴蝶扇动羽翼,朝二人的方向飞了过来,在她指尖轻盈一触,再从她眼前掠过,最后大喇喇停留在韩子绯头顶。

    韩子绯眼珠往上,一动不敢动。

    那只蝴蝶停了一会儿,自个儿又飞走了。

    韩子绯大笑。

    沈慕青吃味道:“我还不如一只蝴蝶。”

    韩子绯笑道:“怎么会?蝴蝶哪能跟你比?”

    沈慕青眼里的笑意淡了几分,掠过一抹怅然,忽然道:“如果真的能变成一只蝴蝶就好了。”

    “嗯?”

    沈慕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没什么。”

    如果有来生,她宁愿做一只蝴蝶,可以任意停留在她发间指上,哪怕她的生命只有短暂的一个夏天,至少燃烧过,热烈过。

    韩子绯不知道女人的想法,问:“你喜欢蝴蝶吗?”

    “嗯。”

    “为什么?”

    “自由。”

    “你很快也会自由的,等你顺利离婚,我也快毕业了,我带你搬家,去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过我们的快活人生。”韩子绯低头看她,满心满眼的欢喜,笑容恣意,“你说好不好?”

    “……嗯。”

    “我们每年出去旅游两次,先把国内逛完,再去国外。你喜欢蝴蝶,我听说墨西哥有个君主斑蝶保护区,又称‘帝王蝶谷’,漫天飞蝴蝶,我以后带你去看。”

    沈慕青喉咙里像塞了一团棉花似的莫名发堵,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才哑声吐出一个字:“好。”

    “还有……”

    ……

    “卡。”韩玉平举着扩音喇叭,道,“很好,你俩先休息一下。”

    秦意浓接过关菡递过来的纸巾,轻柔地在眼角按了按,撑着石板起身,打算去一旁。

    唐若遥攫住她的手腕,道:“秦老师。”

    秦意浓看向她的手,偏了偏头,投以疑问眼神。

    唐若遥紧握不放,凝视她的眼睛,只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一字一句道:“戏只是戏,我不是韩子绯,你也不是沈慕青,我不会放手的,永远不会。”

    秦意浓一愣。

    唐若遥没给她回答,甚至没给她反应的时间,说完这句话她就率先离开了。

    唐若遥很好奇那只蝴蝶怎么那么精准的飞到她头上,跑去问道具组,道具组的人也不知道,几人相视一笑,说只是巧合。

    剧本里原本写的就只是两个人看到蝴蝶而已,因为在剧情里是重要意象,后期要用到,韩玉平对道具组的要求是,务必让蝴蝶在她们面前飞一下,谁知道这只蝴蝶发挥得太出色,自己临时给自己加了一套完整的戏。

    因为蝴蝶的超常发挥,看过回放的完美主义者韩玉平愣是挑不出半点毛病,两个人这段的戏感都刚刚好,秦意浓演出了向往和挣扎,唐若遥则是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韩玉平试着再拍了一段,两位主演情绪饱满,依旧演得入木三分,但蝴蝶不肯配合了,效果瞬间大打折扣。

    韩玉平用了第一次那镜,顺利过关了。

    这镜也顺利过了,对剧组拍摄日程的安排来说又大大地节省了时间。至此,两人原先请的那三天假期耽搁的进程,已经基本赶上。

    统筹安排的戏份也变得合理有度,剧组不紧不慢地又拍了几天,旅游蜜月期戏份悉数完结,只余下剧本里的最后一场,也是压轴大戏——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