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第1/5页)
    ()    两人好像还说了什么,但秦意浓耳朵里已经听不进去了。

    透过打开的门缝,秦意浓朦胧的泪眼不期然撞上一道目光。

    对方似乎也很惊讶的样子。

    秦意浓眼前一片模糊,顾不及认清朝这里望过来的是谁,不管是谁,她这副样子都不能被人看见。她瞳孔骤然一缩,慌忙要将房门关上。

    说时迟那时快,那个人影快如闪电地冲了过来,手掌啪的抵在了门上,阻住了关门的去势。

    秦意浓肩膀抵着门,一只手抹了把眼泪,力道往外。

    外面的那个人额角青筋暴起,一分不退,而且冲上来的瞬间便动作敏捷地提前将一只脚卡在了门缝当中,她压低声音,咬着牙喊女人的名字:“秦意浓。”

    是唐若遥。

    秦意浓脑子里轰的一声,她怎么会过来?

    唐若遥心不在焉地和林若寒吃了一顿晚饭,心不在焉地回来,只有在上楼的时候——接近秦意浓所在的地方才集中了注意力,眼尖地捕捉到了秦意浓关门的动作,但只是一晃而过,她不敢确定。

    后来林若寒来借浴室,她答应了。其实她心里对秦意浓的气经过一天一夜的排解已经消得差不多了,之所以应下,其一是因为这事确实不好拒绝,林若寒来者是客,她说热水器坏了,唐若遥总不能跑到她房间去给她检查,她已经决定待会就和林若寒摊牌,让她不要把感情浪费在自己身上;其二是她想最后试探一次秦意浓,如果她一直在默默关注自己的举动的话。

    林若寒一进她房间浴室,她便避嫌出来了,本来是打算拼一把直接闯进秦意浓房间的——料想她在家不会锁门,然后再见机行事。谁知道她房门竟然是虚掩着的,从不小的门缝里,依稀闪过一双含泪的眼睛。

    那双眼睛见了她,更是惊慌失措,避之唯恐不及。

    她想也不想便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造成了现在这样僵持的局面。

    秦意浓在听到唐若遥的声音后,神智短暂地恍惚了一瞬,肩膀的力道下意识松懈下来,再回神已经来不及了,唐若遥趁机挤了进去,反手关门,咔哒一声,落锁。

    干脆利落,一气呵成。

    秦意浓:“……”

    唐若遥双手抱臂,看着她眼眶通红,满脸泪痕,好气又好笑。

    可真行啊,秦意浓,嘴里说着“值得”,忙不迭地将她往外推,结果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鼻子,若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幕,打死唐若遥都不会相信。

    秦意浓也会哭,而且哭得这么惨烈。

    她心里接着一软,是为了她。

    女人的眼泪是最致命的武器,百炼钢亦能化成绕指柔,何况本来就不是铁石心肠的唐若遥。尤其是平时冷漠强硬,不近人情的,一双眼眸里说出最伤人的话时也不生波澜,却在背地里泪湿眼眶。

    秦意浓后知后觉,背过身去,脸上眼泪蜿蜒,没敢抬手去抹,太明显了,虽然事到如今,她早已被唐若遥看了个一清二楚,没脸见人。

    秦意浓强撑起一副镇定的表象,色厉内荏道:“出去。”

    唐若遥好不容易闯进来,怎会轻易出去?

    她不但不退,反而一步一步走近,从后面抱住了秦意浓,下巴搁在她肩膀上,亲昵蹭了蹭对方的脸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哭?”年轻女人的声音没有笑,只有不加掩饰的心疼。

    秦意浓想挣扎,想反抗,但唐若遥的怀抱实在太温暖了,扣在她腰间的玉白双手修长有力,无一不让她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从昨夜开始无所依托的漂泊的心突然有了归处,她紧绷的身体慢慢软化,放松地向后靠在唐若遥怀里。

    秦意浓垂下眼帘,平静道:“窗户里吹进了沙子,迷了眼睛——嘶。”

    就知道这个女人嘴里不会有一句实话,唐若遥气愤地张嘴咬了下秦意浓的脸颊,没舍得用力,咬完还给轻轻呼了呼,又亲了两下。

    很响的那种,震得秦意浓心跳加速,又莫名地欣喜。

    她耳尖一热,不自在地偏了偏头,唐若遥的唇却如影随形地跟过来。

    直到避无可避,唐若遥扶正她的脸,温柔地封住了女人软甜的唇,秦意浓启唇回应了她。

    唇分,两人额头相抵,目光纠缠。

    秦意浓鸦羽似的密黑睫毛颤了颤,敛下长睫,不让她窥探到自己柔情似水的眼神。

    但无所谓,唐若遥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她拉着秦意浓到沙发旁,自己先坐了下来,秦意浓要抽回手,坐去对面,唐若遥一拉一拽,直接带着她坐进了自己怀里,反手圈住她。

    秦意浓两颊升起不明显的红晕,不明显地别扭了两下,由她抱着了。

    唐若遥温声细语地解释道:“我白天是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