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1/5页)
    ()    “我去趟洗手间,你们慢聊。”女人红色衣袂一角从余光里掠过,隐没在门后。

    唐若遥短暂地失神,将视线集中在面前的茶杯上。

    林若寒决定待会儿回去一定要给秦意浓一个大大的拥抱,什么绝世好友,连吃饭都不忘给她助攻,留下她和唐若遥二人世界。

    关菡在秦意浓起身的时候便跟着一块走了。

    林若寒借着自己初来乍到的由头,向唐若遥询问一下当地的事情,有什么好吃的,有哪里好玩,唐若遥态度客气疏离,却不失礼貌,一一回答她。

    林若寒指尖将一缕长发撩到耳后,挽唇笑道“你剧组忙吗不忙的话能不能带我转一转”

    她是个极其美艳的女人,比秦意浓还要大上几岁,在外界来说同样打着“性感”标签的女星,风情却是截然不同的。

    秦意浓近乎于妖,像古代话本里走出来的狐狸精,妩媚中更透着蛊惑人心的清纯,那种清纯不是时时都表现出来的,而偶尔的惊鸿一瞥,足以让人激发强烈的占有欲和保护欲,为之神魂颠倒。

    林若寒就是完的艳了,顾盼神飞,自信张扬,举手投足透出一股强大的气场,给人沉稳可靠的感觉,是个十足的大女人,在她身边本能地会产生信任和依赖,相处起来很舒适,润物细无声地体贴温柔。

    唐若遥婉拒道“剧组安排挺紧张的,韩导的脾气若寒姐知道的。”

    林若寒爽朗笑道“知道知道,那以后有空”

    唐若遥接上“我一定作东。”

    她只是为人冷淡些,并不代表不懂人情世故。

    唐若遥估算着有一会儿了,起身道“若寒姐,我去趟洗手间。”

    林若寒“要我陪你吗”

    唐若遥“不用了,这里也不能一个人都不留下。”

    林若寒“那你早点回来。”

    唐若遥颔首。

    唐若遥在洗手间门口撞见等待的关菡,关菡平静无波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丝讶异,然后默默地摸出手机给秦意浓通风报信。

    唐若遥光看她动作就知道她要干什么,脚步没有丝毫迟疑和停顿地路过她,几步迈进了洗手间。

    关菡“”

    不愧是你,遥小姐。

    手包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秦意浓尚未来得及打开查看,面前的镜子里就出现了唐若遥那张淡漠精致的脸庞。

    在剧组的这段时间里,秦意浓很少见她不带笑容的样子,几乎都快忘了那张脸上也会对她出现如此冰冷的神情。唐若遥的冷漠只维持了一瞬,她自若地上前,打开秦意浓隔壁洗手台的水龙头,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在水下冲洗着,唇角似笑非笑“秦老师出来很久了。”

    秦意浓勾唇笑道“刚打算回去。”

    她的表情无懈可击,优雅、得体、大度,还有看不出任何的嫉妒。

    唐若遥心头像被一把无名火烤着,眼神忽明忽暗。

    秦意浓从旁边抽了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从容不迫道“我先回去了。”

    唐若遥没说话。

    秦意浓朝她微微颔首,便转身打算离开了,肩膀擦过唐若遥身边的那一刻,手腕一紧,她垂下眼帘,看向那只尚未来得及擦干水迹的手,浸着凉意的水珠沿着手腕往下滴,蜿蜒流过秦意浓的掌心,再从指尖滑落,滴落在地。

    秦意浓指尖微不可查地抽动了一下,故作不解地看向唐若遥“唐老师这是”

    她没防备,忽然一个趔趄。

    唐若遥扣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带进了自己怀里,用力地抱紧。

    秦意浓心脏不受控制地加速,人也险些本能地顺从靠在她怀抱里,但她只是僵硬了两秒,便挣扎起来,压低声音喝道“唐若遥”

    这是洗手间,迟早会有人进来出去,她们俩现在没有丝毫伪装,这一幕要是被别人看到,后果不堪设想。

    唐若遥牢牢地锁住她,闻着她的发香、体香,怒火和爱意在胸腔交缠,喊不出,不能说,几乎把她逼疯了,一个吻落在女人的耳廓,长久地吻住。

    耳边触感明显,暖热微湿,秦意浓偏头躲开,低斥道“你疯了”

    唐若遥不理她,不管不顾地接着去寻她的唇。

    她整个人状态不对劲,秦意浓心急如焚。短时间内想必是无法挣脱了,她环着唐若遥,将她半搂半抱地带进了最近的隔间,门都没来得及关上,就被唐若遥按在了门板上。

    她一边躲避着唐若遥如影随形的亲吻,一边反手摸索着将门锁扣上。

    封闭的空间里,唐若遥放肆到了极致。

    她修长的手指在秦意浓耳后熟练地或轻或重地轻抚,女人渐渐抵抗不住,眼神里出现了一丝恍惚。唐若遥趁机撬开了她的齿列滑了进去,软热相触,抵住舌尖轻轻地转了一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