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1/4页)
    ()    秦意浓兀自看着回放。

    唐若遥一个人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两人无话。

    唐若遥极其聪慧,秦意浓亦深谙她的聪慧,有些事不必多言,她也不会多说。

    宁宁是她的秘密,她不会告诉任何人。

    唐若遥也没有辜负她的期待,她把秦意浓说的这段话掰开了揉碎了,一个字一个字地在脑海里分析。秦意浓不会在这样僵持的情况下,无缘无故地和她说这么一段话,一定有她的目的。

    沈慕青被儿子绊住了手脚,迫不得已放弃了韩子绯,虽然在唐若遥看来这个选择愚不可及,而剧本的最终结局也印证了她的想法。那牵绊住秦意浓,让她迟迟不敢,或者说不愿意回应她的责任是什么呢

    也是家庭

    儿童心理学您对这方面研究感兴趣啊

    我有个孩子。

    哈哈哈。

    我真的有个孩子。

    那夜,秦意浓似笑非笑的神情再度浮现在眼前。唐若遥转过头,怔怔地望着秦意浓的侧脸,眼神里闪过一丝哀婉,就是因为这样吗

    可是她不是沈慕青,现在也不是近二十年前的世纪之交,思想古板,人言可畏,她如果过得不幸福为什么不离婚呢

    不对,唐若遥忽然咬住下唇,幅度微小地摇了摇头。

    韩玉平十年前就认识秦意浓了,那时候秦意浓才二十不到二十一岁,如果她真的结婚生子,韩玉平不可能一点风声都不知道,还跟她说对方是初恋,韩玉平没有骗她的理由。

    秦意浓瞒着韩玉平还是说她结婚更早十八十九

    更不对了,韩玉平说她被原先的经纪公司压榨,出道三年忙得脚不沾地,连表演课都腾不出时间上,她哪来的时间怀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坐月子,产后恢复,寻常女星至少要空出大半年的时间来,才能重新投入工作,还得是身体素质极好的,秦意浓没有那个空档去生育。

    不得不说唐若遥有时候理智冷静得可怕,在推测出秦意浓极有可能结婚生子以后,不是忙着自怨自艾,顾影自怜,而是从各方面寻找证据,去推翻这个假设。诚然有她潜意识不承认的缘故,但这些事实都是站得住脚跟的。

    秦意浓是个备受娱媒关注的女星,隔三岔五上头条,霸占热搜,高居不下,风流多情,水性杨花,绯闻满天飞,唯独没有怀孕这条。以娱媒闻风而动的敏锐度,秦意浓如果真的怀孕,不可能一点风声都不透露出来。

    她眉尖忽的一蹙。

    但也不尽然,娱媒传的都是假的,没传的反而是真的,唐若遥自己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唐若遥指尖掐了掐自己的指腹,深呼吸,压抑住身体的颤抖,强迫自己镇定,让头脑更加清醒。还不够,她需要更多的事实依据。

    秦意浓余光将她魂不守舍的模样尽收眼底,墨色的眸子里蒙起一层薄薄的水雾,连忙垂下眼睫。

    希望她能早日得到她应有的幸福,而不是在自己身上蹉跎时光。

    “秦老师,我有点事,先走了。”唐若遥霍然站起来,沉着自持地说。

    秦意浓克制着拥她入怀的冲动,微微颔首。

    唐若遥身紧绷,像是一个关节僵硬的木偶,一步一步地离开了她身边。

    韩玉平刚和编剧讨论完秦意浓提的问题,正要回去告诉秦意浓,便被唐若遥堵住了去路。韩玉平爱屋及乌,难得和颜悦色道“怎么了”

    唐若遥说“韩导,我有点事要问你。”

    韩玉平唔声“你问。”

    “这里不方便。”唐若遥将韩玉平拉到了她的休息室。

    她眼圈簌然一红,眼睛里蓄满了泪水,语带哭腔道“韩导,我”

    韩玉平“”

    他从桌上抽了张纸巾,疑道“不是,怎么了这是”

    唐若遥说“我跟秦意浓吵架了。”

    韩玉平一脸“我就说吧”的意料之中,叹气道“你们俩怎么回事”他这导演都快当成和事老了。

    “早上出门闹了点小矛盾。”唐若遥一笔揭过,吸了吸鼻子,道,“刚才我们俩说着说着又吵起来了,她说她早就结婚生孩子了”

    韩玉平匪夷所思地打断她,虎着脸喝道“她放什么狗屁呢”再看唐若遥哭得梨花带雨,温下语气道,“她就是嘴贱,你别信她胡说八道。”

    韩玉平在心里痛斥了秦意浓一千八百遍老狗比。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不好好疼着宠着,一天天地给他搞事

    “我知道,我没信。”唐若遥脸皮白嫩,一哭就很上脸,鼻子都红了,抽噎道,“但是她演技那么好,那么一本正经地跟我说,我不能不怀疑。”她接过韩玉平手里的纸巾按了按眼角,哽咽道,“我和她认识才两年,都不知道她以前经历过什么,她也不肯跟我说,我”

    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