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1/5页)
    ()    林若寒认识唐若遥,但仅有过一面之缘。

    作为在圈里混了许多年的女演员,林若寒的事业也像秦意浓那样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和唐若遥这种年轻演员不在一个段位,只是她颇懒散,喜欢享受生活,三不五时给自己休假放松,不像秦意浓天天待在剧组,和工作谈恋爱。

    她靠作品成名,表演灵气四溢,性情直爽,人也相对低调,在圈外风评极好,最让人捕风捉影的就是身为正宫皇后和秦意浓的“绯闻”,还有和她正牌女朋友亦真亦假的恋情,什么黑料都没有。

    唐若遥在校几年,既要拍戏又要兼顾学业,除了几个权威的颁奖礼,很少出席公众场合。唐若遥获得金玫奖最佳新人奖的那年,林若寒是最佳女主角,此外没有交集。

    当然,现在唐若遥在年轻演员中风头大盛,去年以22岁之龄一举斩获影后,不少圈内前辈都注意到了她。林若寒也不例外。

    林若寒看着面前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女人面孔,比银幕中更多了一份清冷,唇角勾起玩味的弧度,道:“唐晚辈。”唐若遥怎么叫她,她就怎么叫回去。

    唐若遥主动伸手出来,客套道:“您好前辈,久仰大名。”

    林若寒和她握了握手:“我也是。”她语气里流露出一丝赞赏,“我看过你演的电影,很不错。”

    “前辈谬赞了。”

    “前辈前辈的,听得我起鸡皮疙瘩,不介意的话叫我若寒姐吧,将来万一有合作的机会。”林若寒爽快笑道。

    唐若遥犹豫抿唇,低声道:“……若寒姐。”

    她音质清冷疏离,表情也是淡淡的,喊起这样的称呼来别有一番滋味,林若寒惬意地眯起眼睛,没等她再回味回味,近旁的秦意浓冷不丁出声道:“你们聊,我先走了。”

    林若寒:“哎!”她向唐若遥匆匆说了句不好意思,拔腿追上去,“我才刚来,你给我点面子啊。”

    唐若遥目送两人远去的背影,林若寒又是一个勾手,搂住了秦意浓的肩膀,侧过脸和她说话,看她笑容恣意,秦意浓给的反应应该让她很满意。

    故友重逢,唐若遥不好腆着脸皮去打扰,如今亦不敢去打扰,她自个儿寻了个清净地方,眼不见为净地低头翻剧本。

    皇帝不急,急死了辛倩这个小太监。

    辛倩抓耳挠腮,焦虑影响到了唐若遥,她抬头,眼神里掠过一丝不悦,道:“你在干什么?”

    辛倩说:“你就在这儿坐着?”

    唐若遥轻描淡写:“不然?”

    辛倩生怕她不知似的,急道:“秦影后和林若寒在那边聊天呢!”那可是网上赫赫有名的cp!

    唐若遥不为所动,平静道:“聊吧,总不会聊我,与我何干?”只要她忘得够快,她就不会吃醋。唐若遥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剧本的白纸黑字上。

    那边还真在聊唐若遥。

    秦意浓休息室。

    关菡从冰箱里端了一盘洗净冰镇过的葡萄出来,放在茶几上。

    “谢谢。”林若寒拈了一颗放进嘴里,对坐在沙发上的秦意浓乐道,“你事先没告诉我拍的是这么个同性片啊。”

    “有问题吗?”秦意浓稍稍倾身,也从盘子里拿了一个,指尖灵活,慢条斯理地剥葡萄皮,又用眼神招呼身后的关菡,让她坐下。

    “问题是没问题。”林若寒嗳了声,满眼写着幸灾乐祸,“你在这里边演个受啊?”

    方才她可都看见了,她被唐若遥按着亲,看剧里那优柔寡断的样子,攻受分明,还是一受不起的那种。

    秦意浓:“……”

    她撩起眼皮,斜睨她一眼,一针见血道:“总比你想受都没地儿受的好。”

    林若寒脸色变了又变,憋出一句:“我靠!”她炸毛道,“我刚分手,你是人吗?专往人心口捅刀子?”

    “是分手半年了。”秦意浓先纠正她,而后轻笑出声,“我看你活蹦乱跳的,不像是受情伤的样子。”

    林若寒哼道:“姐姐我是自愈能力强大,好吧?”

    秦意浓将剥好的葡萄吃了,给她鼓鼓掌,不走心道:“嗯,真棒。”

    林若寒笑,大发慈悲地摆手,表示放过她了。她过来探班,当然不是纯看热闹来的,关心地问了句:“剧组生活还适应吗?”

    秦意浓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盯着她。

    她一年365天有360天都在剧组,能有什么不适应的?

    突然的冷场。

    林若寒和她大眼瞪小眼,也把自己逗乐了,道:“你当我没说,我发现我是真不能和你聊这种正儿八经的话题,我容易笑场。”

    “你知道就好。”秦意浓回她。

    林若寒坐到她那边沙发上去,没挨着,中间大概隔了一个人的距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