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1/4页)
    ()    “不好意思。”唐若遥道。

    秦意浓淡淡地睨她一眼。

    唐若遥占了小便宜便适可而止,乖觉地和她坐在一块看相簿。

    这本相簿像是唐含章和卓佩芸一路走来的恋爱史和组建家庭的幸福记录。大部分都是二人的合照,单人照片以卓佩芸居多,有不少是卓佩芸在家里时拍摄的。

    “像是你爸拍的。”秦意浓看着看着,突然说。

    很明显的恋人视角,而且从卓佩芸笑容能看出来显而易见的幸福。

    “嗯。”唐若遥附和道。

    因为母亲早逝的缘故,即使唐含章在未娶江雪珍时时时抱着相簿翻看,喝醉了酒就给她一样一样说他们过去的回忆,说卓佩芸是个多善良温柔的人,唐若遥始终没有真切感。唐含章另娶以后,年幼的唐若遥曾经很不理解,也怨过,既然以前那么爱她妈妈,为什么又要选择江雪珍呢

    长大后她依旧不理解,却学会了接受和尊重,但接受不代表她认同。

    她这辈子,如果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她宁愿永远孤身一人,绝不将就。

    “怎么这样看着我”秦意浓奇怪她忽然深沉下来的眼神。

    “没什么。”唐若遥笑笑。

    相簿里的照片唐若遥看过很多遍,几乎能背下来,所以她没放多少心思在照片上,而是时不时地去看秦意浓的侧脸。

    她今天穿的是关菡给她准备的白色运动服,简单朴素,拉链拉到领口,耳朵到脖颈的肌肤光泽流转,白如美玉。几缕墨黑发丝垂在柔白的脸侧,将她原本精致的脸庞衬得越发地小巧。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清纯。

    秦意浓鬓角一痒,偏头瞧来。

    唐若遥将她垂落的发丝塞到耳后,自若地收回指尖。

    秦意浓转回去脸,没说什么。

    关菡只恨自己不能用手机拍下来这幕,她们俩今天穿的可是情侣装

    相册后半,出现了唐若遥的身影。唐若遥彼时还是个小奶娃娃,卓佩芸是个很善于生活也享受生活的人,一个小婴儿也能给她弄出不少乐趣来,比如说她频繁更换的襁褓,身上穿的各种各样卓佩芸亲手缝制的小衣。

    秦意浓嘴角微翘。

    唐若遥见她在看自己照片,跟着集中了注意力,想听秦意浓发表一下想法。

    秦意浓只顾着笑不说话,她便自己找话题“秦老师觉得我和小时候长得像吗”

    秦意浓不给面子地淡道“你才那么丁点儿,脸都没长开,怎么能看出来像不像”

    唐若遥又笑两声,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冲她耳朵半撒娇地吹气,软声道“秦老师”

    秦意浓“啧。”

    秦意浓翻过一页,指尖微微顿住,眉头几不可察地拧了拧。视线没多停留,按照原来的速度翻往下一页。

    “嗯等等。”唐若遥按住她手,翻了回去。

    秦意浓心跳快了半拍。

    唐若遥往她手上的相簿凑了凑,目光盯住相片里的一道陌生人影。那是个约莫有七八岁的女孩,穿小学生校服,梳着单马尾,五官精致秀美,很小就能看出来是个美人坯子。

    “这个小姐姐长得还挺好看的,可惜我对她一点记忆都没有。”唐若遥状若惋惜地说。

    秦意浓手心几乎沁出汗来,下颔线紧绷,僵硬地吐出一个字“嗯。”

    她没想到唐家居然会有她的照片

    而且是抱着唐若遥喂奶粉的照片,自己笑得满脸慈爱,“慈爱”这个词出现在七八岁的自己身上竟然一点都不违和,难道她小时候就有当慈母的天赋么

    其实秦意浓小时候和现在长得不像,小时候更圆润,脸上肉嘟嘟的,透着一股喜庆劲儿,跟过年贴在墙上的年画娃娃似的,否则也不会得一个“嘟嘟”的小名。

    她真正开始抽条,是在上了初中以后,女大十八变,脸上的婴儿肥肉眼可见地消失了,天庭饱满,颌骨紧窄,眉细目长,脸部线条流畅,鲜明有层次。

    妖而不艳,媚而不俗。

    要不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是不会觉得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的。

    唐若遥自然没有一眼辨认出的本事,但她是想借这个机会激秦意浓吃吃醋。秦意浓的反应却不像吃醋,有点慌张,连身体都瞬间僵硬了不少。

    她慌什么

    唐若遥眉头轻拧。

    秦意浓紧绷的肩线舒展开,神情平静地看完了后面的照片,合上。幸好,她只出镜了这一次,而且不是正脸,是个稍微低头的角度。

    她将相簿交还给唐若遥,唐若遥若有所思地偏了偏头,好像有些头绪又抓不住的样子。

    秦意浓连忙掩嘴打了个哈欠。

    果然唐若遥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过来了,关切道“秦老师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