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第1/5页)
    ()    唐若遥挑了下眉。

    江雪珍比她预料得要更快松口。

    周毅还要再说,江雪珍打断他,态度难得有些强硬,道“她说得对,小斐也是我的儿子,我不能什么都不留给他。”

    周毅哑然了一会儿,不吱声了。

    江雪珍“我要一份正式有效的协议,可以么”她还是多了个心眼的,万一唐若遥带走唐斐不让她见,山高水远,她上哪儿找人去。

    常律师看向唐若遥,唐若遥颔首。

    江雪珍此举完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便将旁人也想成什么样的人。唐若遥若是真想带唐斐一走了之,现在根本不会让唐斐出现在她眼前。她大可以早早回京,只留下一个律师在这里处理后续事宜,让江雪珍人财两空,一分好都讨不了。

    但唐若遥懒得和她解释,因为解释了江雪珍也不会信。

    要求唐若遥都和常律师说过了,她一个字也不想和江雪珍多说,客厅里充斥着交谈声,她起身坐到了秦意浓身边。唐斐见状,识趣地让位站到了关菡身侧。

    秦意浓“”

    唐若遥闷不做声,牵过她一只手,自然地握在手里,挨个捏她的手指指节。

    秦意浓“”

    干什么这是

    大庭广众的,还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了

    她开始往出挣。

    “秦老师。”唐若遥看着她,抿嘴小声道,“我不开心。”

    秦意浓默然片刻,便由她握着了。

    小朋友心情不好,自己忍让一下。

    关菡和唐斐对视一眼,眼里闪过一样的光。

    因为有唐斐,唐若遥对江雪珍还是仁慈的,在江雪珍松口以后,整个过程都很顺利。她还没有牵够秦意浓的手,便听到常律师招呼她“唐小姐,好了。”

    唐若遥回到她自己的位置。

    秦意浓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指缝,心里同时一空方才唐若遥牵她的时候,是十指相扣的。

    她抿了抿唇,拿过叠在一旁的毛巾被展开,盖在了自己腿上,将两只手都藏了进去。

    唐若遥在和常律师说话,忽然分心道“秦老师你冷吗”

    秦意浓不自在地动了动薄毯下的手指,神色淡淡,听不出情绪地道“还行,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关菡心说这时候你直接过来抱住她多好。

    聊到最末,江雪珍喊了声“唐斐。”眼睛里闪着泪光。

    唐斐看唐若遥。

    唐若遥点了点头,唐斐一步一步迈了过去,小声道“妈。”

    江雪珍站了起来,唐斐个子已经很高了,和他妈妈持平。江雪珍抬手给他牵了牵衣领,絮絮叨叨地交代着琐事,让他好好学习,一定听姐姐的话云云,说到后面语带哽咽,唐斐应着,眼圈也红了。

    一时场面弄得非常伤感。

    但唐若遥没阻止,等母子俩说完话,她亲自起来和常律师一起送客。

    秦意浓坐了许久,这出戏散场的时候,掩唇打了个哈欠。

    唐若遥回来正见这一幕,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都下午一点半了,过了饭点,唐若遥建议道“秦老师睡个午觉我出去买菜,等你起来就能吃了。”

    秦意浓瞟她一眼,淡道“你也忙了一上午了,不累吗”

    唐若遥眨眼笑道“你心疼我啊”

    秦意浓登时绝情道“我想吃小鸡炖蘑菇。”

    “好。”唐若遥应着,嘴角噙笑,却是朝着秦意浓的方向走了过来,秦意浓霍然起身,和她擦肩而过“我去睡个午觉,你赶紧去买菜。”

    唐若遥失笑。

    关菡在心里摇头,秦姐被吃得死死的,是越来越没有翻身之地了。

    秦意浓进了房间,背抵着房门,轻轻地咬住了下唇,神情复杂。

    她是怎么了连和唐若遥稍微离得近一点儿,都觉得心跳加速,要耗费比往常更大的意志力才能克制住不去靠近她,拥抱她。

    因为昨晚的缘故么她又不是第一次和唐若遥,那时还更也没像现在这个样子。

    这样下去不行。

    秦意浓闭了闭眼,艰难地给自己做思想建设。

    咚咚咚

    敲门声。

    还有唐若遥阴魂不散的“秦老师”柔柔的往上扬。

    秦意浓刚筑好的心墙击了个粉碎,几乎像林间受惊的鹿一样惊惶四顾,手忙脚乱地除去外衣躺到床上,将被子一蒙,闭眼装困,鼻音慵懒道“我睡了,什么事”

    唐若遥在门口温温静静地问“我能进去吗”

    秦意浓不知道联想到了哪年哪月的记忆,登时一股热气涌到了脸上,耳根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