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074(第1/5页)
    ()    唐若遥隔三岔五就敲她门,一会儿借吹风机一会儿问剧本,秦意浓差不多清楚她心里在打哪样小九九,鉴于她规矩守礼得很,言辞也没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由她去了。

    况且,见到唐若遥,她心里也开心。

    秦意浓对视频里的宁宁道“妈妈要见个同事,等一会和你说。”

    宁宁乖乖地应了声好,眼睛却骤然亮起来。

    在宁宁的记忆储备里,秦意浓的同事就只有一个“遥小姐”。

    秦意浓把手机声音调到静音,手机屏幕朝里扣住,拉开了房门。

    唐若遥长身玉立,精致的五官被走廊的灯光映得分外柔和。

    “秦老师好。”唐若遥招牌式的开场。

    “嗯。”秦意浓好整以暇,有些好奇她今天又有什么借口。晚上唐若遥邀她一道走,秦意浓以为她要说点什么,结果等了半天,这人跟个锯嘴葫芦似的,一个字儿也没憋出来。

    秦意浓再有两个月就到三十岁生日了,正契合了一个词语如狼似虎,平时尚可冷静自持,让她和唐若遥朝夕相处,看得到闻得到就是吃不到,对她的自制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唐若遥嗫嚅半晌。

    她其实还没找好借口,只是凭着一股冲动过来,近来秦意浓对她放任的态度让唐若遥气焰增长,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了。

    唐若遥心头一动,决意试探她,第四次使用同样的理由,讷讷道“吹风机”

    秦意浓眉梢轻轻地一挑。

    她这是连借口都懒得想了么太明目张胆了吧

    秦意浓一侧肩膀懒懒地靠在门框上,修长双腿优雅地交叉站着,冲她一笑,语调拉得悠长,漫不经心地一字一字清晰喊她的名字“唐、若、遥。”

    唐若遥没来由地紧张了一下,低低地应“在。”

    秦意浓目光促狭,笑道“你房间吹风机这么容易坏,打电话找前台换新的不就行了,老是到我这里来借,怪麻烦的。”

    唐若遥从容接话道“我记性不好,老是忘记。”

    “小小年纪。”秦意浓哼笑了声,没说别的,进去给她拿吹风机了。

    两人的关系好像进入了一个玄妙的阶段。唐若遥并不过度掩饰她的接近,秦意浓看穿了但不说破,彼此都心知肚明,她们在对方那里是特殊的。

    只是打着共同拍摄电影的这个幌子,一切都有了合理的出发点。

    唐若遥拿着吹风机,背影隐没在门后。

    秦意浓从猫眼里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手机的视频界面。

    秦嘉宁张着嘴巴叭叭叭的,没发出声音,但看表情挺兴奋,秦意浓将声音调出来,问“你说什么,刚刚妈妈按了静音,不好意思。”

    宁宁抱着枕头,小腿踢踢踏踏“遥小姐”

    秦意浓“”她错了,刚刚就不应该喊唐若遥名字

    宁宁歪头“为什么她的声音又不一样了”

    秦意浓“咳。”上次她让安灵假装唐若遥来着,宁宁还嫌安灵的声音太老了。

    宁宁激动道“和电影里的一样好听”

    唐若遥的声音算有辨识度的,比大多数女声要低沉一些,但是不沙不哑,是一种很特殊的冷润嗓音,像一把冷白月光照在山涧清泉上。

    “她”秦意浓顿了顿,在心里压下对欺骗小孩的愧疚,说,“你听错了,她不是遥小姐。”

    宁宁问“那她是谁”

    秦意浓还没想好回答,宁宁立刻说“我可以认识吗”

    她是真的很想了解她不知道的那个工作中的秦意浓,无论她同事是遥小姐也好,远小姐也罢,因为是秦意浓的“同事”才有价值。

    秦意浓愣了愣,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宁宁的存在,是她的一个秘密。她把宁宁牢牢地藏了起来,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有一个女儿,包括韩玉平和江老。但相对的,宁宁永远不可能光明正大的以她女儿的身份暴露在任何人面前。

    这是秦意浓对她的保护。

    但目前宁宁的心智是肯定理解不了这种保护的。她只会想,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的骄傲,恨不得带出门秀给一万个人看,而我都这么优秀了,却好像永远见不得光;为什么别的小朋友爸爸妈妈到学校来做亲子活动,我只有外婆。

    秦意浓缺失她的,不止是一份父爱,还有很多孩子需要的认同感和自豪。

    这个问题暂时无解。

    秦意浓将出口的拒绝的话咽了回去,柔声说“她确实是遥小姐,我和她在一个剧组拍戏。”

    “那你刚刚为什么要说不是呀”

    “哄你玩的。”

    “噢。”秦嘉宁不疑有他,歪着小脑袋问,“我能认识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