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072(第1/5页)
    ()    韩玉平做了个手势。

    房里机位给秦意浓。

    沈慕青端坐在书桌前,唇瓣微微地抿着,修长指节曲了曲,手里握着的那支钢笔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摊在面前的那一页学生作业,批改的红字上划了好几道杠是她走神不小心写错的。

    “沈老师”窗户传进来的声音不绝于耳,慢慢地染上了焦急和担忧。

    沈慕青朝窗户的位置偏了偏头,没有将目光转过去。

    秀眉轻拧,一缕淡淡的烦躁爬上眉头。

    不是和别人玩得开开心心吗还来找她干吗

    她决意不理会。

    楼下的少女迟迟等不到回应,竟也消停下来。

    没声音了,只有盛夏夜晚的蝉鸣,显得格外空寂。

    沈慕青忍不住搁下笔,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悄悄地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

    院里空无一人。

    沈慕青扣着窗沿的手指陡然松了下来,怅然若失。

    她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

    连句招呼也没和她打。

    沈慕青对着凉如水的院落出神。

    二楼楼梯处突然传来响动,那是有人在上面飞跑的声音,她偏头望去,一团青春洋溢的身影从楼梯口冲了上来。

    “沈老师你在家啊,我叫你你怎么不应,吓死我了。”少女把枣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年轻的脸上还有尚未完消去的担忧。

    沈慕青愣愣地瞧着她。

    她无法形容方才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在茫茫黑暗的大海里行船的舵手,找不到方向,突然远方升起了一道灿烂的光线,顷刻间照亮了海面,亮如白昼。

    她的心脏缓慢地停滞了一下,接着剧烈地跳动起来,甚至冲撞得她鼻尖都控制不住地发酸了。

    “沈老师”韩子绯从小筐里抓了把枣子,走过来,“你怎么不说话哪里不舒服吗”

    沈慕青垂了垂眼帘,压下眼眸深处突如其来的酸涩,收回仍然搭在窗户边缘的手,重新走到书桌前坐下,执起钢笔,若无其事地批改学生交上来的作业,淡道“没听见。”

    “我叫那么大声你都没听见啊”韩子绯开玩笑地随口笑道,“岁月不饶人啊,沈老师。”

    从沈慕青搬来她家隔壁做她的邻居,她起先懵懵懂懂,下意识地靠近对方,到后来一枕美梦让她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已经过去了三四年。韩子绯宛然成了沈慕青的另一个家人,说话的态度向来随意,可她没料到如平常一样的口吻却忽然触怒了对方。

    沈慕青冷冷淡淡地一抬眸“你嫌”顿了顿,“觉得我老了”

    韩子绯刚十九不到二十,桃李之年,是一个女孩最好的年纪。

    她已经三十岁了,无论是机体,还是人生,都在走下坡路。

    韩子绯一愣,说“没有啊。”

    沈慕青懊恼地轻皱眉头,道“当我没说。”

    气氛怪异。

    韩子绯感觉她心情好像不太好,忐忑地抿了抿唇,想哄她开心。

    沈慕青对着满页的作业心烦意乱,强自压下,镇定心神,好不容易看进去了第一行,视线里忽然多出来一只修长白皙的手。

    “今天刚摘的枣子,很甜的,尝尝吗”

    沈慕青一抬眼,便见到少女明媚的笑脸。

    韩子绯朝她撒娇“给个面子尝尝吧,沈老师,我忙活了好久呢。”

    她天生有让人心情变好的能力,沈慕青不由自主地跟着弯了下唇角,目光落到她雪白掌心的红枣,眼底的笑意淡了几分。

    韩子绯和乔灵灵下午嬉笑玩闹的那幕浮现在眼前。

    韩玉平两只手交叉抵在下巴上,习惯性皱着眉头,没有喊ng。

    这一镜目前进展得非常顺利,秦意浓的每一个节点都处理得恰到好处,情绪的转变都暗含在丰富的细节里,有的台词不用说,观众就能从她的表现中体会出来。

    韩玉平屏息,接下来就是唐若遥主导了。

    他眯了眯眼,伸手去拿旁边的水,却在下一刻顿住,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

    “不吃。”秦意浓推开唐若遥的手。她演的是个知书达理的老师,一方面动气,一方面不舍,所以动作处理得刚中带柔,力道不大,欲拒还迎,仅仅将唐若遥的手推离了几寸。

    肌肤相触。

    她的手总是很冷,像终年不化的水底寒冰,和唐若遥上回演那出忘带钥匙,无意间触到她的指尖时,感觉一样。

    她在这一刻想的是秦意浓,不是沈慕青。

    唐若遥眼神短暂地出戏了一瞬,她突然惊醒。

    完了,要ng了。

    果然,韩玉平坐在监视器后面,冷冷地开口“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