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69(第1/6页)
    ()    秦意浓通过了。

    一个简短的字符接着跳了出来:讲

    唐若遥脑中的一个念头渐渐成型。

    秦意浓以前向她强化她们之间的主从关系,不让自己越矩, 索取她的感情。现在则是在包养关系名存实亡的情况下, 强调她们之间的同事关系, 拒绝自己干涉她的私事,连不是朋友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傅瑜君说,最好不要看她说了什么,要看她做了什么。

    言语是最会骗人的,对于秦意浓这样的顶级演员来说, 连书上说的“心灵的窗户”眼睛都是可以用来撒谎的。她做的事当然也未必出自本心,但但凡一个人做一件事, 必有他的目的。就算是无私奉献的人,奉献本身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快乐, 能够充足内心。

    唐若遥先分析自己,她有什么值得秦意浓图的东西么?不过年轻貌美和一副身体, 圈里比比皆是, 只要她动一动手指, 有一堆男男女女前赴后继想爬她的床,何必吊在自己这一棵歪脖子树上。

    关菡说她在玩养成游戏。那自己算万千失足少女里幸运地被捞起来的一个, 按照秦意浓的希望和设想塑造成她喜欢的样子, 但这不足以解释所有的疑问。

    她在片场对自己的照顾不是假的,明明说好普通同事关系,结果为了区区一个同事去让导演“开小灶”,还在自己想往后退的时候抵住她,片场被骂的不止自己一个, 韩玉平骂别人骂得更凶,更惨无人道,她坐在旁边连眼皮都不抬一下,更别说出言安慰了。

    她的双标如此明显,以前唐若遥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看不出来,一旦脱离这道局限,她便有如醍醐灌顶。

    不过唐若遥吃够了胡乱脑补的亏,如今再不会自作多情。她会慢慢地,去揭开秦意浓的面纱,她还有时间,她等得起。

    沉吟片刻后,她两手端着手机,打字问了个怎么练习肢体语言的问题。

    等了会儿,那边回过来一长串的文字。

    消息出现在屏幕里的时候,敲门声同时响起。

    唐若遥去开门。

    是关菡。

    关菡递给她一个u盘,语气没有任何起伏地说道:“秦姐让我给你的,里面有一些她以前总结的经验,现在用不上了,正好给你。”

    唐若遥颔首:“谢谢。”

    关菡点点头,回房了。

    唐若遥细长分明的指尖灵活地将小巧的u盘转了转,接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里。

    秦意浓关于演戏一道完是自学成才,里面的文字总结都是她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几乎没有任何专业名词,朴素得超乎想象,但这对于行内的新演员来说无疑是一份无价之宝。唐若遥忽略里面偶尔的错别字,如饥似渴地往下读,连时间都忘了,甚至忘了向秦意浓回复一句谢谢。

    秦意浓看看手边毫无动静的手机,枯坐了一会儿,才起身去浴室冲澡。

    秦意浓的影片阅览量非常丰富,拜她的习惯所赐,唐若遥也在念书期间看了不少经典电影。秦意浓最多的是拿电影举例,xx电影xx演员的哪段表演很有代表性,可以借鉴,唐若遥基本能有点印象,但随着出现的电影越来越多,唐若遥的储藏量远远不够,不得不停下来。

    她拿过一旁的手机,滑开屏幕,界面还停留在秦意浓先前发她的那条长消息上。

    唐若遥呼吸一滞:“!!!”

    她刚刚没有回复谢谢吗?她记得她回了啊!

    唐若遥连忙打了句谢谢回去,并解释说自己是看她写的东西看入迷了,写得很精彩。

    一分钟后,秦意浓回:没事

    又说:时间不早了,睡觉吧,天天熬夜白天精神不好

    唐若遥一看手机上方的时间,凌晨三点。

    你也没睡?

    四个字加一个标点,删删改改,唐若遥皱着眉头,始终没有发出去,秦意浓那边仿佛知道她的想法似的,一分钟再回过来一条:我睡着了,被你的消息震醒了

    唐若遥把打好的字删了,心里涌上愧疚。

    对不起秦老师,发消息的时候没注意时间,打扰您了

    睡吧秦意浓说。

    唐若遥假设着她的语气,回复了句晚安,秦意浓安静地再没有回应。

    应该是睡了。

    唐若遥想,在心里又说了一句晚安。

    秦意浓坐在床沿,揉着自己酸疼的眉心,关了灯,滑进暖和的被子里。

    开春了,y市地处南方,夏天来得比大部分城市要早。天气预报说最近有大幅度升温的趋势,唐若遥那么怕热爱出汗,晚上又要乱踢被子了。

    秦意浓叹了口气,胡思乱想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梦里给唐若遥盖了一晚上被子,还被莫名其妙地指责了一番,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