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68(第1/5页)
    ()    关菡在旁边默默地瞧着二人聊天。

    论起察言观色,她也是个中人才, 再加上旁观者清, 唐若遥的变化在短短的时间内尽数呈现在她眼底。

    以前的唐若遥虽然也沉稳, 但有时候能看出来她在秦意浓面前还是故作镇定的,现在却是真真正正地沉淀了下来,给人的感觉踏实了不少。

    她不再像秦意浓豢养的依附于她的小情人,而是以一个独立的人格在和秦意浓平等交流。

    秦意浓似乎也有点沉溺于这种感觉,不知不觉和她说了很多。

    直到韩玉平派人过来叫她, 止住了话茬。

    “秦老师您忙,我先走了, 谢谢您的指教。”唐若遥淡施一礼,起身, 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了。

    秦意浓目送她的背影,发觉自己又有出神的症状, 连忙将自己的乱飞的思绪拉了回来。

    小助理们识趣, 见秦意浓和人聊事儿自发地避让了, 眼下只有一个关菡在身边。秦意浓看了眼关菡,关菡回了她一个眼神, 两人交换了一个共识。

    唐若遥喝了口辛倩递过来的水, 半眯着眼往秦意浓那儿瞧了瞧,没多停留,旋即收回了视线,低头翻动剧本页,心无旁骛, 变得更专注了。

    剧组前期都会尽量把拍摄内容安排得密集一些,免得后期束手束脚,时间不够充裕。

    秦意浓收工回了酒店。而唐若遥有场夜戏,内容挺简单,就是她见过沈慕青后,对对方萌生了一丝好奇,向父母问隔壁家的情况,还有一个从房间窗户往沈慕青院子里看的镜头。

    客厅顶上悬着盏白炽灯,以前的灯不像现在那么亮,照出来的光都是黄昏昏的。饭桌摆好了,菜还是热腾腾的,一家三口演员就位,各部门就位。

    “《本色》第三场一镜一次,a!”

    “卡。”监视器后,韩玉平面无表情地说,“ng。”

    唐若遥露出一丝错愕和狼狈。

    刚开始就吃ng,这在她的职业生涯里几乎是没有过的事情。

    除了刚入圈时,第一位导演调.教她的时候,她演技生疏,第一次面对镜头,犯了很多新人演员的错误,比如说找不准镜头这样最基础的,所以才吃了不少ng。

    唐若遥默不作声地重新调整,一边想:幸好秦意浓不在,否则她要窘迫得钻地洞了。

    韩玉平却走了过来。

    唐若遥:“???”

    “你的姿态有点问题,你应该这样……”韩玉平搬来一张椅子,自己坐在上面,给她示范了一遍,“随意中带着紧张的感觉,记住了吗?”

    唐若遥神情古怪,看向韩玉平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外星人。

    怎么突然转性了?

    韩玉平本来打算说到这就回去的,一见她这副表情,皱了皱眉头,突然大发慈悲地再开口道:“下午你也是这个毛病,该放时放不开,要么放得太开,显得浮,流于表面。”

    电影是镜头的艺术,一举一动都被大银幕放大,本来就对演员要求更加苛刻,韩玉平更是严格中的严格。唐若遥的演技早已超过了及格线,在一般导演那里算得上优秀,但在韩玉平这里,差一分一厘都不行,他要的是绝对的完美。

    “秦老师也指出了我这个问题,我会潜心改正的。”唐若遥虚心接受道。

    “我知道。”韩玉平寻常口吻带了一句,淡淡说,“调整一下,准备第二遍。”

    唐若遥却想着韩玉平随口说的那句“我知道”。

    她和秦意浓下午聊天的内容只有她们俩知道,哦,还有一个关菡,但关菡绝对不会说出去,而她走之前,韩玉平正好叫秦意浓过去说话。

    所以是秦意浓和韩玉平说了这些,他才会亲自过来给自己示范吗?

    唐若遥暂时把疑问压下,进到戏里。

    “《本色》第三场一镜二次,a!”

    昏黄灯光摇曳,铺了格子桌布的餐桌和样式简单的家常菜充满了传统小家庭式的温馨。

    韩子绯一只手拿着筷子,在桌上几个菜上比划着,仿佛不知道先宠幸哪个好,都难以取舍。方姣在厨房里招呼她端菜,韩子绯夹了一筷小炒肉,连筷子带肉一块叼着,灵活地游进了厨房里。

    要论活泼,韩子绯是唐若遥从影以来,演的最活泼的一个角色。因为她的外形条件,以前找上来的角色都偏向于内敛型,要么也是快意恩仇的侠客。

    此番突然演一个普通社会背景的十六岁少女,这种活泼不但表现在内心,还表现在外部性格,所以她的肢体小动作特别多。

    小动作这种表演,一不留神就会演成卖傻。唐若遥只当了三年的演员,因为获得的奖项显得天纵奇才,但放在常规标准里来说还是个新人,唐若遥从来没有过少女这个阶段,从来没演过这个和父母其乐融融的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