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2(第1/5页)
    ()    秦意浓被一群人围着,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她。

    距离几步之遥, 她身旁那位喂草莓的清秀妹子停了手, 低声和她说了句什么, 秦意浓唇角饶有兴味地一勾,又说了句什么,才撩起眼皮,朝唐若遥的方向含笑望了过来,旋即一手轻轻搭在清秀妹子的小臂上, 微微坐正了身子,唇角笑意愈深。

    让唐若遥联想到古代众美环伺的皇帝, 慵懒柔美的眉目中透着一股逼人的气势。

    秦意浓这位现代皇帝不仅有权有势,就连容貌都胜过常人万倍。

    古人见了怕是也要艳羡不已。

    唐若遥三人走到她身前。

    辛倩早已低下头去, 不敢直视秦意浓,穆青梧朝唐若遥使眼色, 唐若遥将目光不动声色地从“众美”身上收回来, 婉婉有仪道:“秦老师好。”

    秦意浓露出一个客套的微笑, 略一点头:“你也好。”态度不亲不疏,不远不近。

    言罢便偏头兀自和身边的清秀妹子说话去了, 离得近, 唐若遥耳朵不受控制地去捕捉她的话语,听见她言辞亲热地喊对方“阿潇”。

    所以是和她一样的“阿”字辈么?她比自己早,还是比自己晚?

    唐若遥心里仿佛被一千根针绵绵密密地扎过,疼得她心脏倏然收缩了一下,努力克制住没有抬手捂住心口。

    她唇色发白, 无法再在此地待下去,亲眼目睹秦意浓旁若无人地与他人秀恩爱。

    唐若遥动了动唇,打算出声告辞,尚未来得及开口。

    旁边就一道歉疚的人声响起,恭敬中带着赔罪:“不好意思秦老师,您的休息室现在才准备好,我领你们过去。”

    唐若遥扭头看去,是剧组的其中一个副导演。

    “没关系,我在这儿坐得也挺好的,还凉快。”藤椅上的秦意浓嘴角噙笑,随和地一摆手。

    “秦老师不计较是秦老师大度,我们不能敷衍。”副导演双手合十,依旧赔了一礼,再看看她身边的诸位“莺莺燕燕”,说,“也让诸位老师辛劳了,白等这么长时间,一会我请大家喝饮料。”

    唐若遥一愣,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什么,微微睁大了眼睛。

    副导演此话一出,秦意浓旁边的男男女女便手脚麻利地起身,推化妆箱的推化妆箱,拿衣服的拿衣服,提包的提包,都跟上秦意浓,皇帝出巡似的,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休息室去了。

    唐若遥:“……”

    但凡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这群人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造型师和助理,统称工作团队。

    那个清秀妹子走得慢些,前面一个人回头喊了句:“阿潇,你要不把手上篮子给我吧?”

    阿潇摇头,笑道:“不用啦,反正不重。”

    原来她就叫阿潇。

    唐若遥尴尬地站在原地,为自己方才一连串的脑补窘得面色发红。

    怪不得这群人容貌都不出众,最好看的就数关菡和那个叫阿潇的妹子了,其他人远远够不上能入秦意浓眼的颜值水平;怪不得那群男人大部分都精致得不得了,还有两个留长发,脑后扎几个小辫子,跟tony老师那么像。

    那些化妆箱是原来就在那儿的么?自己怎么……眼睛突然瞎得那么厉害没瞧见呢?

    唐若遥懊恼地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辛倩被啪的一声吓一跳:“唐唐,你怎么了?”

    唐若遥表情复杂:“没什么,刚刚失明了一会儿。”

    辛倩大惊失色:“你不会是得什么病了吧?”

    唐若遥屈指往她前额弹了下,说:“逗你玩的,还当真了。”

    辛倩嗷一声捂住了脑门。

    穆青梧目送秦意浓的背影进了休息室,收回视线,对唐若遥感慨道:“看看人家这排场,什么叫巨星,这就是巨星,一次带十几个人进组,还不算保镖。”

    唐若遥幽幽道:“穆姐,刚刚你是不是觉得那群人是她的男宠女宠?”

    穆青梧哈哈一笑:“我一时没注意,看岔了。”她皱了皱眉,说,“这在组里呢,她胆子应该不会这么大,韩导就算和她有个什么,应该也不会允许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吧。”

    听到穆青梧也把秦意浓和韩玉平的绯闻当真,唐若遥心里突然不舒服起来,她张了张唇,还是忍住了辩驳的冲动。

    穆青梧一带而过:“我会在组里陪你一段时间,虽然这里看着挺正派,但你也得多长个心眼。”她往休息室方向瞥了眼,微微眯起眼角,毕竟那位可是圈里闻声色变的大魔王啊。尤其唐若遥这种涉世不深的,容易着了她的道。

    穆青梧想起什么,叮嘱道:“她要是色.诱你,你可得把持住啊。”

    唐若遥嗯了声。

    她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