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59(第1/5页)
    ()    唐若遥指腹缓缓地摩挲过手机侧缘,一种不知道是愁是悲的情绪涌上心头。

    不过两个月, 已觉物是人非。

    她无意识地收起手机, 还陷在自己的思绪里暂时回不过神, 直到余光里有个人影一闪,然后一只手落在她肩膀上。

    一个年轻的女孩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在这干什么?导演喊你呢。”

    是和她在剧组建立了友谊的小a。

    “我接个电话。”唐若遥晃了晃自己扣回掌中的手机,顿了下,彻底收进包里,“导演找我什么事?”

    “那我就不知道啦。”小a哈哈笑道, “林导太高兴,喝醉了, 这回正挨个逮人说话呢,轮到你了。”

    杀青宴热闹异常, 因为演员里很多年轻人,即便里边有些不到尤名轩那个严重程度的害群之马, 在这样的场合照样凸显出年轻人之间的朝气。

    林国安是个没架子的导演, 片场里导戏严肃, 私下里非常随和,工作人员都不怎么怕他, 一到杀青宴这种场合, 几杯酒下去,都没大没小地欢腾起来。

    唐若遥过去的时候,宴会厅正群魔乱舞,一小撮人不知道被人撺掇着,在那儿跳舞, 有个身材好的小哥,上身衣服都不知道被谁忽悠得脱下来藏了起来,眼下拉着人就问:“我衣服呢?”

    他找不到衣服,索性直接扯了件同事的,往身上胡乱一披,同事当然不干,两个人在场中你追我赶。唐若遥敏捷地避开冲撞过来的身影,朝坐在一张桌上,状似正在叹气的林国安。

    剧组一个男演员就在这时端着杯酒过来敬唐若遥。

    唐若遥皱了皱眉。

    这个男演员可是在穆青梧给她重点标记的名单里,因为尤名轩太过“引人注目”,他在片场表现得规矩老实,没半点逾矩的地方。

    “唐老师,我敬你一杯,多谢唐老师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指点。”男演员彬彬有礼道。他们俩有过对手戏,这个演员是个新人,经验单薄,唐若遥在他吃ng的时候教了他几句,谈不上指点。

    唐若遥朝他点点头,表示自己心领,并不想去喝这杯酒。

    男演员颇有些不依不饶,他手里还拿着酒瓶,动作奇快地取了一只新酒杯,给唐若遥倒满了,递过来。

    唐若遥神色莫测地瞧着他。

    唐若遥不会忘记她两年前是怎么中招的,不管他是单纯想和自己套近乎还是别有所图,唐若遥都不会再轻易碰别人经手过的东西。

    她和林国安只有几米的距离,她朝那个方向看了眼,将这位演员带了过去,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抿了口,只沾湿唇瓣,将人打发走了。

    林国安看见她,老脸上立马笑出了褶子。

    “林导。”

    “坐。”林国安问她,“你下一部戏定了吗?”

    “还没有。”唐若遥摇头,她在剧组拍戏,除了不得不去的几个通告外,都是在剧组两耳不闻窗外事,穆青梧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给她说新戏的事分散她的注意力。

    “我掐指一算。”林国安神神秘秘的,“你即将收到一个好消息。”

    “一夜暴富?”

    “哈哈哈哈。”林国安说,“庸俗,不过和这差不多吧。”

    “是什么?”

    林国安做了个“嘘”的手势,打死了保密不说。过了会儿,他憋不住又问:“你真的不知道啊?”

    唐若遥笑了:“您这话说的,我应该知道么?”

    林国安嘟囔了句:“挺应该的。”在他心里唐若遥和秦意浓的关系还是女女朋友呢,让唐若遥去试镜她制片的新电影,老板和演员是一家的,多有妻妻情趣,没事还能玩个潜规则啥的。

    “您说什么?”

    “没什么。”林国安咳了声。他上回泄密,最近秦意浓都不搭理他了,发唐若遥也不管用,妻妻俩的事她们关起门解决,和他无关,不惹一身骚。

    唐若遥有意无意地把自己在杀青宴逗留的时间拖得无限长,到最后不醉不归的那几位都醉倒了送进了同酒店的房间里,她不得不随大多数人一样告辞。

    ***

    “她回消息了吗?”

    韩玉平大包大揽了电影选角的事,秦意浓好不容易给自己找的一点事做也被剥夺了,非常清闲,白天在家里陪了一天宁宁,吃过晚饭就过来了。

    “回了,说会晚一点。”

    秦意浓摊手:“我看看。”

    关菡把手机交过来,她汇报的和原句分毫不差,就只有这四个字。

    秦意浓盯着屏幕中央的消息,若有所思了一会儿,丢回去。找了部国外的电影《教父》放映,电影很长,接近三个小时,演到尾声,房门依旧安静,没有一丝动静。

    这部电影很经典,很多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