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54(第1/5页)
    ()    “没什么,你听错了。”不小心秃噜嘴的林国安摆手道, 秉持你动我不动、以不变应万变的精神, 调整了一下表情, 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自若。

    只要他不说,唐若遥还能强行撬开她的嘴不成?

    唐若遥鲜少有听岔的时候,因为林国安在和她讲重要的事,她注意力格外地集中,所以无比确认他说的是“女朋”这两个字, “女朋”常用组合词就那几个,唐若遥下意识地在脑海里补上了“友”。

    女朋友。

    谁的女朋友?

    她的?

    女朋友是谁?

    唐若遥必须弄个明白。

    “林导。”唐若遥低低地喊了他一声。

    林国安一手拿着瓶矿泉水在喝, 他装作很渴的样子,朝唐若遥斜过来一眼, 眼神示意她有话说话。

    唐若遥目光如炬:“上次秦影后来剧组,我们一块儿吃饭,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林国安眼珠滴溜溜转, 含糊地“唔”了一声, “唔”字取二声,配合他皱起的眉头, 代表惊讶。

    还跟她装。

    那天唐若遥时不时地走神, 没怎么吃东西,中途还去了趟洗手间。她唇上秦意浓留下的口红显眼,一眼便瞧见了。

    林国安不可能没发现,再加上后来的处处照料,明显是心中有数。

    林国安不说, 她当然不会主动去戳破。

    “林导。”唐若遥心念电转,突然换了个称呼,声音也低柔下去,“秦姐姐跟你说什么了?”

    林国安心里哇了一声,忿忿地想:果然真相大白就要给我发狗粮了!

    林国安停了给自己灌水的手,拧好瓶盖,轻描淡写地说:“也没说什么啦,尤名轩那会儿不是骚扰你么?就让我平时注意点,别让你不小心给人占了便宜。”

    唐若遥心脏缓缓地跳动了一下,呼吸不自觉地放轻了。

    有点意料之中,又在情理之外。

    她能理解秦意浓的动机,她现在在合约期内,心不论,身体是属于她的,不想别人占便宜是正常的。情理之外是因为她没想过,秦意浓会特意交代林国安。

    这是不是代表她在秦意浓那里终究是不同的?

    唐若遥下意识地想到,并因为这样的猜测生出雀跃,没等喜悦从她的眉眼里泄露出来,她便很快逼迫自己摆脱了这样的想法。

    她不能再因为秦意浓的只言片语而轻易动摇。

    唐若遥偏了偏头:“她说我是她女朋友?”

    唐若遥在心里说服自己,她只是单纯想了解这件事情,不是心存希望,仅此而已。

    但她的眼睛不受控制紧盯着林国安的每一个细微的面部表情,生怕错漏一点关键信息。

    “是啊。”林国安说。

    唐若遥突然失去了身的力气似的,紧绷的神经随着这句回答的出口陡然松懈,嘴角隐隐露出个似喜还悲的笑容。

    林国安:“???”怎么回事?

    林国安皱眉道:“你俩闹矛盾了?”昨儿秦意浓还和他聊得挺愉快呢。

    “没什么。”唐若遥摇摇头,扬起一个真诚的笑容。

    就算是之一,女朋友这个词,也足以让她为这段注定没有终点的感情在这里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她因为爱人而快乐过,不被爱也值得。

    唐若遥重新捡起方才林国安说到一半的话题,有意避开纪云瑶的名字,问起旁人。她不朝自己撒狗粮,林国安自然乐见其成,一起将这页轻轻地揭了过去。

    江老的七十大寿,由他的儿子江世龙一手操办,江世龙四十多岁,穿一身简单正式、细节处尽显奢贵的深灰色西装,在门口亲自迎客。

    红毯铺得一眼仿佛看不到尽头,两旁是人造山水,从洞开的大门可以看见里面灯火通明,端着香槟酒杯的盛装宾客三三两两地低声交谈,无一不是新闻、电视里见过的熟面孔。

    给守在门口的俊美侍者出示邀请函,唐若遥执起对方递过来的黑色签字笔,在签名板上潇洒飘逸地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宴会邀请的人不多,只要在签名板上的视线多留意两秒,便能看个完。

    秦意浓的签名唐若遥私底下模仿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她一眼便确认,秦意浓没在上面。

    没来?还是晚点再到?

    唐若遥挽着林国安的胳膊从红毯入场,深蓝色露肩礼服,配以钻石的点缀,腰身被收得不盈一握,精致的妆容和清冷淡漠的气质瞬间成为场的焦点。

    但凡是宴会,就少不了社交的因素。

    唐若遥不动声色扫过在场诸人,而列位的大部分人对她这个在“上流圈子”里非常陌生的面孔也投来各异的目光,几个呼吸后,有人主动上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