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41(第1/6页)
    ()    秦意浓回了自己家。

    纪书兰在院子里修秋千架,她们家的秋千架是用树藤做的, 青绿色的树藤叶枝蔓缠绕, 再加上周围布的景, 让人仿佛置身花海,赏心悦目。精致是精致,就是得不时修剪一番,好在纪书兰在家闲着,和芳姨两个人打理花园绰绰有余。

    听到车开进来的声音, 纪书兰从茂盛的花丛里抬起头。

    秦意浓扶着车门下来,和纪书兰遥遥对视一眼, 温和地点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发烧的原因,秦意浓坐车坐得头一阵阵发晕, 下来的时候感觉天旋地转,所以才撑了一下车门。关菡从另一侧下来, 搀住她的胳膊。

    秦意浓看了她一眼, 没拒绝。

    纪书兰放下园艺剪刀过来, 脸上隐隐有担忧浮现:“怎么了?”

    “秦姐有点发烧。”关菡据实以告。

    “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啊?”纪书兰马上说,再看秦意浓惨白的唇色, 手指在身侧蜷了蜷, 还是没有伸过去。

    “不严重,睡会就好。”秦意浓随口问,“吃过午饭了吗?”

    她抬手看了眼腕表,眼下十二点多快一点,按照家里开饭的正常时间应该吃过了。

    纪书兰神情犹豫, 嘴唇动了动:“……还没。”

    秦意浓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在等我?”

    她最近在家休息的时间多,经常和纪书兰一起吃饭。遵照正常家庭模式,在没有得到对方通知不回来的情况下,会等一等晚归的家人。

    纪书兰没说话,点了点头。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秦意浓问。

    “你不是忙么?”纪书兰手在身前的围裙上擦了擦,好像这样能掩去些许局促,她挤出一个慈爱的笑容来,“我们又没什么事,等等没关系的。”

    秦意浓默了下,主动拉过纪书兰的胳膊,浅笑说:“既然回来了,我们就吃饭吧。”

    快到门口,她把在菜园除草的芳姨也喊了进来。

    关菡趁着几人在厨房那儿端菜拿碗,把那盒外带的拍黄瓜从包里拿出来,放进了冰箱里。秦意浓一时半会估计吃不了,天气热,容易坏。

    秦意浓在唐若遥那吃过,腹里还是饱的,勉强喝了碗汤,吃了几口米饭,上楼休息了。

    关菡免费蹭了顿午饭,在纪书兰的挽留下小坐了会儿消食。

    楼上楼下隔着一道长长的楼梯,纪书兰往上瞧了眼,坐在了关菡左手边的沙发上。关菡一看这架势,就知道纪书兰要找她聊天。

    关菡正襟危坐,以不变应万变,礼貌道:“阿姨。”

    纪书兰的脸上没有面对秦意浓的局促,浑浊的一双老眼里微微透出点精芒来,只有声音是温和的:“秦意浓昨晚上做什么去了?”

    关菡秉持一贯的处理原则,私事含糊带过:“见个朋友。”

    “什么朋友?”纪书兰追问。

    关菡适时地露出一点为难神色。

    一般会察言观色的成年人都不会再问下去,纪书兰确实没有再问下去,她直接开门见山道:“是去见她的情人了吗?”

    关菡:“!!!”

    老太太是怎么知道的?

    关菡心里一惊,面上不显,礼貌性地笑笑,也不再搭话。

    纪书兰说:“我知道的,她在外面养情人,我没有要责怪她的意思。”

    关菡眉梢几不可察地挑了挑。

    老太太这么开明的吗?

    纪书兰眼里的精芒敛去,就如同普通老太太那样温声道:“小关,有些话我不好讲,劳你劝她。”

    “劝什么?”关菡开了腔,声音有着特有的沉静质感。

    纪书兰嗫嚅,半晌才道:“虽然年轻,但还是要节制些。”

    关菡差点呛了下,镇定道:“好的,我会转达。”但听不听就不关她事了,关菡觉得秦意浓挺节制的了,好几个月才有一次那什么生活,放在这年龄都算禁欲了。

    “谢谢。”纪书兰慢吞吞端起水杯喝了口水,又缓缓地起身走开了。

    秦意浓休息,关菡没什么事,感觉自己消食得差不多就告辞了。纪书兰送她出了大门,看着她的背影离开视野才转身折回。

    下午的阳光照在独栋三层别墅上,将墙面照成亮眼的金黄色,午后静谧无声。

    纪书兰手里修花的剪刀一顿,仰头望二楼的一扇窗户静静望去,深灰色的窗帘在风里微微拂动。

    秦意浓打小就皮实,很少生病,和她姐姐秦露浓不一样。

    秦露浓是早产儿,在保温箱里住了很久才出院,精心呵护着,三岁之前是医院的常客,差点没活下来,三岁之后身体才渐渐地赶上正常人,但抵抗力不如其他人,每逢换季就要发烧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