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35(第1/5页)
    ()    秦意浓:“阮琴出车祸了?”

    关菡:“……”

    秦意浓从她一言难尽的表情里看出了自己这句脱口而出的话的荒谬,放下手里的园艺剪刀, 在院子里洗了个手, 招呼她进门慢聊。

    关菡把穆青梧的资料放到她面前, 说:“是遥小姐找了高管,主动要求换的。”

    秦意浓满脸狐疑。

    关菡连着用力点了两次头:“真的。”

    秦意浓勉强信了,端起水杯喝了口,使劲抿唇,掩饰脸上的笑意。

    关菡看着她弯起来的眼睛, 说:“想笑就笑吧,我在路上已经笑过了。”天知道她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多震惊, 自家,不是, 老板养的兔子终于会咬人了。

    秦意浓:“咳。”

    她就是不笑,一定要忍住。

    秦意浓给她倒了杯茶, 低头去看穆青梧的资料, 淡道:“你给我仔细说说。”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清以备上司随时问询, 是一个优秀助理的本分,关菡清了清喉咙, 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听完的秦意浓哦了声, 若无其事地翻过一页资料:“总算把聪明用在正道上了。”

    关菡:“……”

    秦姐你的眼睛都快笑没了你知道吗?仿佛一个看到幼崽长大的慈爱老母亲。

    秦意浓可能听到了关菡的心声,眸底飞快闪过一丝羞恼,冷声道:“你把脸转过去。”

    关菡从善如流。

    唉,上司恼羞成怒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秦意浓用拳头抵着唇,无声地笑开了怀。

    “转回来吧。”

    关菡听到这么一声吩咐, 又淡定地转了回来。

    于是就有了上面那番话。

    “履历倒是很光鲜,但是她先前带的那个小花是走电视圈路子的,电影圈的会不会够不着?”

    秦意浓面露隐忧,她大概天生操心的命,唐若遥好不容易遂她愿换了个好经纪人,她又开始担心她的经纪人拿不到顶尖的资源。

    关菡客观地说:“这已经是星锐传媒最好的经纪人了,不是谁都能和安灵姐比的。”她又看秦意浓一眼,漠声补充,“也不是所有演员都和你一样的。”

    “我知道。”秦意浓食指敲着膝盖,若有所思。

    她在想,要不给唐若遥的经纪人拓一拓人脉?

    关菡不愧是她肚子里的蛔虫,道:“秦姐,你是不是想帮衬她经纪人一把?”

    秦意浓:“……”

    这种被看穿还被说出来的感觉非常不好,尤其是涉及到她的**。她的面色一时变得有些冷。

    关菡事先知道她会不悦,但她出声时便已想好了,她很少做出不合矩的事情,秦意浓当局者迷,又对唐若遥格外上心,她不得不提醒一下:“您先前不是决定放手不管了么?”

    秦意浓都在安灵那里打过招呼了,以后碰到唐若遥的黑料,除非是非常严重的,可以请示她过后再行动,其他的一概不用管。要锻炼她,第一步就要从面对网上的恶评才是,没有哪个艺人是能彻底没有负-面评论的。

    秦意浓因为孩子第一步走得稳稳当当,那颗蠢蠢欲动的老妈子心被关菡浇了盆凉水冷静下来。

    “哦。”秦意浓神情看上去恹恹的。

    关菡忍不住怀疑她就是太闲了,这种闲不是说她没有事情做。即使被韩玉平勒令不准拍戏休息一段时间,但她闲不下来地又跑去做制片人。秦意浓工作狂,无间断进组拍戏,非常敬业,也很有天赋,是华夏最出色的女演员之一。但据关菡观察,她拍戏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热爱拍戏本身,而是当成一份工作,兢兢业业,就像她给秦意浓当助理一样,她能做得很好,但未必代表她热爱做助理。

    培养唐若遥,算得上是秦意浓极少数的真正感兴趣的事。

    哪怕前脚被她气得半死,后脚还是会为她的一点进步开怀展颜。

    关菡暗暗地吸了一口气。

    她上回给唐若遥打的那个比方好像真的挺恰当的,秦意浓可不就是在玩养成游戏么?

    前两年流行一个叫“旅行青蛙”的游戏,无数老父亲老母亲辛勤养崽,为了崽崽寄回来的几张明信片欣喜若狂,欣然落泪。

    刚想到青蛙,青蛙就寄明信片回来了。

    关菡手机震了下。

    她滑开屏幕,对话框里躺着唐青蛙发来的明信片,不是,发来的消息。

    “秦姐。”

    “嗯?”

    “遥小姐跟你汇报换经纪人的事。”关菡把手机递过去。

    秦意浓拿过来看了眼,又弹出一条。

    唐若遥报备:我明天要回趟老家,早上十点的机票,一个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