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26(第1/3页)
    ()    唐若遥这一觉睡得极沉。

    醒来的时候入目一片黑暗,骨头酥软, 累得手指头都抬不起来。她闭着眼又歇了会儿, 才探手在枕边摸到手机, 按亮屏幕眯缝着眼睛瞧。

    晚上十点。

    一墙之隔的走廊里还有其他学生走来走去的嘈杂声响。

    十点怎么就熄灯了?

    她刚这么想着,耳畔传来椅脚轻轻拖动摩擦地面的声音,一个人影在朦胧的光线里站起来,望着她:“睡醒了?要开灯吗?”

    是傅瑜君。

    心里漫过暖流,唐若遥小声问了句:“她们俩睡了吗?”

    啪嗒——

    寝室被暖白的光线照亮, 唐若遥再次眯了眯眼。

    傅瑜君将手从门边的开关收回来,说:“她们俩去别的寝室串门了。”

    唐若遥哦了声, 撑着身子坐下来,靠在床头醒醒盹儿。

    “饿不饿?”傅瑜君心细如尘, 在下边问。

    “有一点。”唐若遥不跟她见外,扒着栏杆往下看, “有什么能吃的吗?”她这回回宿舍, 自然不会备什么吃的。

    傅瑜君从桌底拖出收纳箱, 拣出几样摆在桌子上,拍拍手大大方方地让她自己看:“泡面、饼干、巧克力、面包。”

    “泡面。”

    “我去烧水, 你再躺会儿, 泡好了叫你。”

    “我自己来就行。”唐若遥忙道,拢了拢长发,发绳绑好,跟着下了床。人家这么事无巨细地给她准备好,她怪不自在的。

    “行, 那我出去叫那两个回来洗澡,玩疯了不注意熄灯时间。”傅瑜君笑着说,从善如流。

    热水壶里的水翻滚着冒热气,唐若遥抵着桌子,唇角微勾,低头把班级群里那条消息翻来覆去地看了十来遍,每个字都背下来,才收起手机。

    泡面的时候她特意搬了把椅子去了阳台,这东西味儿重,熏在寝室里,好半天才能散干净。

    唐若遥不喜欢吃软面条,所以刚到三分钟就揭开了,叉子卷了卷,吹吹上面的热气,没等她将第一口送进嘴里,文殊娴豪放的笑声比开门声先一步响起。

    唐若遥抬头去看。

    空荡荡的寝室里一下涌进三个人,登时就显得热闹起来。

    文殊娴一瞧唐若遥,也不管她是不是在吃晚饭,关上门迫不及待跟她分享:“霍语珂回来了!听说她鼻子都气歪了,楼层都听到她在宿舍发脾气!”她哈哈大笑,“我太快乐了!”

    唐若遥心里没什么波动,仍牵了牵唇角,温和地笑:“是吗?”

    “是啊。”文殊娴拉开椅子坐下,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描述霍语珂发脾气的丑态,好像她亲眼所见似的。

    崔佳人在一旁给她捧哏,配合默契。

    唐若遥吃着泡面,听了一出相声,生活多姿多彩。

    傅瑜君先催崔佳人去洗澡,相声变成了寂寞的单口,唐若遥又是个话少的,文殊娴讲了会儿就打住,等崔佳人出来她就进了浴室。

    唐若遥出去扔垃圾。

    泡面杯丢进走廊尽头的公共垃圾桶,她原路返回,几步之外的432宿舍房门倏地打开,霍语珂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手机,看清她的那一秒愣住,本就阴郁的眉宇立时平添了一分戾气,攥着手机边缘的指节用力得发白。

    冤家路窄。

    唐若遥神色冷淡,脚步稍顿,目不斜视地路过。

    “唐若遥。”擦肩而过的瞬间,霍语珂叫住她,目光阴冷。

    唐若遥驻足,掀起眼皮,平静地看过去:“有事?”

    “你这次只是运气好,别以为每次都会这么幸运。”霍语珂恨恨地说。

    “哦。”

    霍语珂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让她无处下手。三年了,每次都是这样,无论她怎么挑衅对方,在唐若遥眼里,她都像是一个透明人,引不起她的丝毫注意,甚至不值得她多看一眼。就好像现在,她脸上虽然没表现出来,但骨子里完是“你说完了吗我可以走了吗你不配跟我讲话”的高高在上。

    她凭什么?明明她和自己是一样的人,装什么清高?

    她越是这样,霍语珂就越是要激怒她。

    “你之前试镜的那部电影女主,本来是定了你的,是我截了你的胡。”霍语珂盯住她的眼睛,嘴角闪过快意的笑。

    她以为唐若遥还不知道这件事。

    唐若遥又是:“哦。”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霍语珂骤然色变:“你——”

    她还要废话,唐若遥已经没耐心了,淡道:“霍语珂。”

    霍语珂一愣。

    “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送你一句话。”

    她终于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