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第1/2页)
    ()    秦意浓回过头,如同天幕乍破,星河翻涌,顷刻间笼了满室的光华。

    银月如盘,柔柔的光芒铺洒进来。

    分不清是月色照亮了她的脸,还是她的脸照亮了窗外的月色。她仅仅是站在那里,长身玉立,如庭前修竹,鲜红色衣裙被夜风吹得微微撩动。

    明明离得这么远,空气中仿佛已经有暗香浮动。

    借着夜色掩映,唐若遥近乎贪婪地嗅了嗅,脚扎根在原地,目光里隐约地出现了一丝含蓄的期盼。

    她好久没回来了,这次回来会待多久?会一直和她在一起吗?

    她这么晚过来,今夜会留宿吧?

    秦意浓一见她就笑了,细长眉目间流转出的风华令人心荡神驰。

    她翩然放下酒杯,朝她走了过来。

    漆黑的发,朱红的唇,通身只披一件红色长裙,赤着脚,足背雪白柔软,脚趾粉白漂亮,踩在深色的木纹地板上,体态婀娜,步履轻盈,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走动时笔直修长的双腿在裙摆之下若隐若现,活色生香。

    时间的界限在此刻变得模糊,雪银月光如轻纱,为她蒙上一层妖娆的白雾,令人联想到某些志怪小说中从画里走出来的惑人心智的妖精。

    唐若遥不由得屏息凝神,几乎要为她的风采倾倒,不顾一切地上前拥住她。但下一刻,她便心头一震,遍体冰凉,记起了自己的身份。

    她只是,秦意浓包养的情人。

    她根本不是外界所传的那样,家世显赫,她能有今天的身份和地位,是秦意浓在暗中扶持,一手捧红了她。没有秦意浓,她什么都不是,在秦意浓面前,她不能,也不敢放肆。

    秦意浓破雾而出,施施行到她跟前,唐若遥已经率先垂下了眼睫,掩饰下所有的情绪。

    秦意浓眼里闪过一抹微妙的不知是叹息还是怅惘的神色。她离唐若遥很近,近到她低下头就能看到唐若遥低垂的睫毛,一根一根,浓密又卷翘,盛了一弯浅浅的淡白月光,纤透轻薄,微微颤动着,像是脆弱的蝉翼。

    秦意浓伸出葱白手指,指节触上了年轻女人温润的下巴。继而手掌缓缓抬起,贴合她的侧脸曲线,托在掌中细细地摩挲着。

    少女的肌肤细致,如上好的美瓷,滑腻的触感让她有些沉迷。

    唐若遥被她的动作弄得微微发痒,想躲,却更想靠近。秦意浓身上有着奇特的香味,和她的人很不一样,不浓烈,也和她熟知的任何一种香水的味道都不同,是一种很悠远的冷香。

    随着她越来越亲近,那缕幽淡的冷香若有若无地在她鼻翼散开,非但没有降下唐若遥此时脸上的高温,反而让她的吐息都变得暖热起来。

    唐若遥喉咙滑动,睫羽轻扇,低低地喊了声:“姐姐……”带些求饶意味。少女对待亲密之人的声音不自发变得清甜,拉长了音更像是撒娇,绵里透软。

    她试图中断这样暧昧的气氛,却不料适得其反。

    “嗯?”秦意浓心口被她这一句姐姐喊得热烘烘的,自她进门来,说了第一句话,虽然只是一句慵懒鼻音,带着撩人的轻笑。

    她的目光仍停留在唐若遥脸上,有如实质,饶有兴味地“观赏”着她,像欣赏一件匠心雕琢的精美的艺术品。

    “你……”唐若遥艰难地保持着平静自如的表情和她交流,“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在片场面对导演的各种要求,都不及她在秦意浓面前掩饰的一个小动作来得费力。

    “给你发消息的时候啊。”秦意浓轻声叹道,如同情人之间的呢喃。

    她的语气温柔得不可思议,唐若遥心口一悸,忍不住想看看她现在是用什么样的眼神在看自己。她鼓起勇气,刚打算抬起眼睑,唇瓣便被温暖纤长的指尖轻柔地按住。

    唐若遥睫毛剧烈地颤了一下,如同她此刻颤抖的心。

    指腹摩擦过红润薄唇,暧昧的,轻缓的。

    “今天的口红很好看。”秦意浓食指点了点她饱满的下唇。

    唐若遥差点没忍住张嘴将它含进嘴里,她喉咙用力吞咽了一下,才压下这股冲动。

    唐若遥脑子里的弦将将崩断,在失控的边缘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想,自己必须说点什么,才能在秦意浓的气息中保持清醒。

    “姐姐……”她张了张嘴,能说出来的却只有这两个字,局促的,白净耳根染上绯意,让人不忍再造次。

    身前传来一声悦耳轻笑。

    “你再这样喊两声,姐姐就要亲你了。”秦意浓稍稍正经了一些,意犹未尽地再次抚了抚,松开了扣着她下巴的手,开灯后往茶几的方向走,“不逗你了,我从国外给你带了礼物,过来看看喜不喜欢?”

    温热指尖倏地远离,唐若遥心脏随之一空,望着女人窈窕背影咬了咬下唇,懊恼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