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第1/5页)
    ()    此言一出,举目哗然。

    安保压力倍增,保安们肩上的对讲里立刻传出队长的警戒声。

    媒体记者们静了一瞬,集体爆发骚动,在严密的防线外争前恐后地举高相机,对着舞台中间的秦意浓疯狂拍摄,记录她的每一帧,每一个微表情。

    就连会场里,隔着一条走廊,都能察觉到外面隐约的躁动。

    不少人纷纷侧目。

    唐若遥知道后面只剩下秦意浓,所以她一直很关注外面的动静。

    这是怎么了?

    现场导演之一蹙了蹙眉,拿起了电话,似乎在问外面的情况,尔后她脸色微变,分不清是怒是喜,竟暂时抛下现场调度,直接冲了出去,还带走了几个工作人员。

    明星们也是很八卦的,场内的明星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响起了细微的议论声。

    大致都是在问怎么回事,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唐若遥心急如焚,捏紧了手指,不时朝入口处张望。

    场外,红毯,舞台。

    主持人大吃了一惊,瞠目结舌道“爱……”她咽了咽口水,脑子空空,凭借着本能反应及时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但无论如何是不知道要问什么了。

    她的主持人生涯,在金槐奖红毯现场遭遇了第一次滑铁卢。

    几秒后,主持人努力调配自己的脸部肌肉,勉强让自己笑了出来,道“这真是要恭喜了。”

    秦意浓弯了弯眼睛,大方受下“谢谢。”

    主持人“……”不是,这话让她怎么接?

    好在秦意浓帮人帮到底,表面体贴地补充,实际轻描淡写地放大料,微笑着说“我四年前就结婚了,一直没有告诉大家。”她双手合十,做出了个抱歉的手势,“希望现在说不会晚。”

    她生得媚骨天成,示弱时,那双桃花眼眼角便微微往下垂,透出细碎的粼光,楚楚动人。不论异性还是同性,都不能不本能的心生怜爱。

    主持人不是娱媒,哪怕她心里再好奇,也不会在这么重大的直播场合对着秦意浓的私生活死缠烂打,何况秦意浓替她解了两次围了。

    她顺理成章地接过了秦意浓递过来的台阶,笑道“当然不晚,希望秦影后在金槐奖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您爱人肯定也会为您开心。”

    ……

    红毯旁的记者朋友们牙齿都要咬碎了,谁不希望此刻魂穿主持人,然而他们只能安慰自己,还有后台采访。

    秦意浓从红毯入通道,进会场,身形款款,步履婀娜,摇曳生姿。

    红毯结束,直至再也看不见秦意浓的红裙哪怕一角,众人才意犹未尽地收起相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各自的车里,抑或是直接在路边,打开随身的笔记本,眼里精光迸射,开始争分夺秒地撰写新闻。

    现场这一幕自然跟着收进了屏幕前蹲守直播的百万观众眼底。

    包括在秦宅的一干人等。

    唐斐听得脸都红了,没想到他姐夫这么牛逼,直接就“我爱人”了,不知道姐姐听到没有,会不会高兴得晕过去。

    宁宁懵懂地眨巴眼睛“爱人是什么意思?”

    俩老太太面面相觑,纪书兰看唐斐。

    唐斐一个半大小子,他也害羞,磕磕绊绊地解释“爱人就是……结了婚的人互……互相称呼彼此,叫爱人。”

    宁宁哦声“那妈妈和唐阿姨结婚了吗?”

    唐斐崩溃地心道我怎么知道,我姐没跟我说啊!

    他猜测着说“应该吧?”没听他姐夫管姐姐叫爱人么?

    唐斐猛点头“结了!”

    宁宁垂下小脑袋,静静地思索着事情。

    金槐奖还没开始,诸位女星红毯比美的通稿尚未来得及发,第一条热搜便横空出世,牢牢占据首位,后面跟着一个醒目的“爆”。

    秦意浓四年前就结婚了

    直播前的观众纷纷奔赴一线吃瓜现场。

    卧槽卧槽卧槽失去言语

    她先前生孩子的时候,我在想,明星真是神奇,明明平时不声不响的,啥时候怀孕的都不知道,咣当就能多个孩子出来,是我太天真,她还能吧唧就结婚了,震撼我家

    四年前她和谁在一起啊?

    她要是早就结婚了,为什么还那么多绯闻啊,她老公也乐意?

    可能像唐若遥那样找了个小奶狗?养着玩的,压根管不到她

    八卦就八卦,为什么扯上我们唐唐,我唐独美,不约谢谢

    秦意浓粉丝皇妃们已经不是失恋了,是生无可恋。

    什么?你们爱豆被爆出来有男朋友女朋友?我们爱豆当着国观众的面,突然高调宣布结婚了!厉不厉害?我们惨不惨?粉丝实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