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第1/5页)
    ()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找你的。”秦意浓回视她道,虽然礼貌但一看就是敷衍的场面话。

    纪云瑶也不在意,笑眯眯地和她挥了挥手。

    秦意浓在从一楼走到卧室的途中都在回想纪云瑶特地叫她过去说的一番莫名其妙的话,还有最后那别具深意的一眼到底什么意思,进了卧室门,便将所有的烦心事都抛到了脑后。

    唐若遥走过来,冲她张开了双臂,秦意浓顺势投进她怀里。

    拥抱,接吻。

    两人每天都要上演无数次的场景。

    吻到气喘吁吁才分开,唐若遥问她“累不累?”

    秦意浓说“有一点。”

    打从纪云瑶来了以后,她的疲惫程度就直线上升。

    唐若遥又问“睡觉还是按摩?”

    秦意浓想了想,说“按摩吧。”她们俩的日常活动除了陪宁宁,好像时间都花在抱一起睡觉上了,有点虚度光阴。

    秦意浓进卫生间换了套丝绸睡衣,长袖长裤,一是为了保暖,现下天气转凉,处在首都还没开始集中供暖,开空调又显得多余的季节,二是为了避免在按摩的过程中,某人手掌直接接触到光滑的皮肤,两人都产生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至于那些念头在二人脑子里转了多少次,彼此都心知肚明。

    唐若遥单膝跪在她身侧,一只手慢慢地按揉着女人酸疼的肩膀,问道“力道会不会太重?”

    秦意浓沉思状“唔……”

    唐若遥“这还要想?”

    秦意浓头埋在枕头上,不确定地说“反正不疼?”

    唐若遥再问“舒服吗?”

    秦意浓有一个微妙的停顿,道“舒服。”

    唐若遥冷着脸“实话。”

    秦意浓说“没感觉。”说完,她先把锅往自己身上揽,道,“一定是我最近养病躺得都迟钝了,你再捏两次,我就有感觉了。”

    唐若遥静了一秒,方道“我刚刚没有用劲。”

    秦意浓“啊?”

    “啊什么啊?按个肩膀你都没一句实话,说谎是有人给你钱还是怎么的?”唐若遥正常给她按,秦意浓马上舒适得情不自禁低哼了一声。

    听到唐若遥的言辞,她心想是我的错觉吗?唐若遥有点凶巴巴的?

    她手指抓住床单,偏头去看唐若遥,因为角度原因只能看到朦胧的侧脸,她笑了一下,道“你误会我了,我是怕伤你自尊心。”

    “我又不是专业按摩师,这方面有什么自尊心?你以前说我演技这里不好那里有缺陷,见我自尊心受伤吗?”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以前我是你的老师,现在我是你的恋人。”

    “现在你就不会说我演技不好吗?”

    “……看情况吧,我会选择更加温和的方式。”

    “哦。”

    “你不高兴?”秦意浓从方才就察觉她怪怪的,现在更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

    “没有啊。”唐若遥说。

    秦意浓翻了个身。

    唐若遥要将她翻回去,她已经撑着手肘坐了起来。

    唐若遥便垂下胳膊,眼睫也低下,抿唇不说话。

    秦意浓过来,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让她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温柔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唐若遥不像秦意浓,凡事喜欢闷在心里不说,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引导。女人一问出口,她倾诉的**便涌了出来。

    “江老生日宴那天晚上,你还记得吗?”她问。

    “记得。”

    “你阻止纪云瑶对我的轻薄以后,你们俩单独走了,去了一个偏僻的走廊说话。”

    “你怎么知道我们……”这件事都过去一年多了,记忆不是很清晰,秦意浓刚浮现一个隐约的念头。

    唐若遥垂眸道“我都听到了,听到你说我是……”她静了几秒钟,才低低将那三个字说出口,“二手货。”

    时过境迁,唐若遥本以为自己不会生气的,尤其是今天知道纪云瑶就是个神经病以后,她都能想到秦意浓为什么那么说,肯定是为了保护她不被对方注意到,她不会责怪秦意浓,因为一切都情有可原。

    包括突然清晰的声音,多半是纪云瑶存心设计的圈套,故意让她听见,是她愚蠢、沉不住气,所以才中了对方的计。

    但她面对当时说出那番话的心上人,还是忍不住地赌气、伤心、委屈、难过。这种情绪是不由理智控制的,只在最亲密的人面前展现。

    秦意浓在她的提示下回忆起来,轻轻地“啊”了一声,旋即叹了口气,低头亲了亲唐若遥白皙的额头“对不起啊。”

    “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