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番外09(第1/6页)
    ()    上一次是唐若遥主动投怀送抱,严格来说秦意浓并没有抱她,她的手始终规规矩矩。但今天不同,她的腰肢被女人柔软有力的胳膊圈住,陌生的体温和气息将她包围,充斥着她的每一个细胞,叫人无从躲避。

    她的雅致而多情的眉目,在近距离下更显得无可挑剔,是一种令人见之忘记呼吸的极致美丽。

    唐若遥呆呆地看着她,目光痴缠在女人如月光般姣好的脸上,根本意识不到她现在处在多危险的境地。或者她潜意识里,默许了接下来的事情的发生。

    秦意浓:“……”

    她本就是想吓唬一下对方,现在没吓唬到,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她以手掌丈量了一下女孩纤细的腰身,这般拥着女孩的温软感觉让人有些着迷。

    ……干脆不放了。

    秦意浓就这么静静地抱着她坐在自己腿上,不造次,但也没有松开分毫。

    唐若遥从出神中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本的畏惧在无形中消弭了许多,她偷偷地抬起眼睑,想看看秦意浓此时的表情。

    她甫一抬眸,便对上女人促狭的目光,早有预料似的。

    唐若遥心怦怦跳,面红耳赤地低下了头。

    她侧对着秦意浓,雪白耳根的一抹绯意尤其明显。

    秦意浓呼吸沉了沉,她隐约意识到会发生什么不可控的事情。

    “你……”秦意浓喉咙发干,在安静的空间里出声。

    唐若遥再次抬起头,眼神里的赧意还没有完消去,专注地瞧着她。

    “你……是不是没洗澡?”秦意浓将后一句话补上。

    唐若遥:“……”

    一点不可察的羞意马上变成了尴尬,唐若遥从秦意浓腿上下来站好,道:“我现在去洗。”

    秦意浓莫不是有洁癖吧?唐若遥默默地想:上次舔她手指她说没洗手,这次坐她怀里她嫌自己没洗澡,之前洗了澡坐她腿上她好像没什么意见。

    秦意浓看着女孩的背影,轻轻地出了口气。

    她背向后仰,陷进沙发里,闭上了眼睛。

    要命。

    唐若遥洗完澡便在躺好等着秦意浓来宠幸她,不出意外地睡着了。

    和以前不同的是,她在睡前,忽然有一点点想在清醒的时候,看看自己是怎么被她弄的。两个女人……她昏昏欲睡地想,到底是怎么做的?

    唐若遥在睡梦里皱皱眉头,翻了个身,粉唇微嘟,竟然直接咬住了在她口中作怪的手指。

    秦意浓吃痛,又似愉悦地轻吸了口气,咬住下唇没有出声。

    唐若遥含着吸了两下,方嘟囔了声,放开。

    秦意浓坐在床沿,调整了自己略显紊乱的呼吸,抽过纸巾,动作缓慢地擦了擦被她唾液沾湿的食指指节,丢进了垃圾桶。

    ……

    翌日一早。

    前车之鉴在先,唐若遥醒来,先检查了一番地上,有没有女人掉落的耳环,没有。但床边的非封闭式垃圾桶里多了一团皱巴巴的纸巾。

    唐若遥确定在自己睡觉之前是没有的,她盯着那团纸巾看了一会儿,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将这个问题按下,趿拉着拖鞋去盥洗室洗漱。

    牙膏刷出白色泡沫,唐若遥来回刷着自己的牙,看着洗手台镜子里的自己,突然睁大了眼睛。

    她知道了!

    大一的时候,她们宿舍一起出去旅过游,有一次结伴走在某个小县城比较偏僻的马路上,道路两旁是山林的那种。路边突然出现了一堆用过的纸巾,扔的满地都是。

    文殊娴面色古怪了一瞬,扭过头,捏着鼻子说:“真是没素质。”

    唐若遥心想:随地扔垃圾,可不就是没素质么。

    文殊娴转头向崔佳人道了句:“你以后可不要这样啊,好歹找个垃圾桶扔啊,要么就留在车上,回家再扔。”

    崔佳人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什么,过去就和她掐起来打闹。

    唐若遥看着两人,神情茫然。

    傅瑜君在她耳边轻咳一声,小声对她解释道:“有人把车停在这边,做那种事。”

    那种?哪种?

    看着臊红脸的崔佳人,默默往前走了一段路的唐若遥恍然明白过来。

    那种。

    所以做了那种事就要用到纸巾。现在自己房间垃圾桶里也出现了用过的纸巾,唐若遥为秦意浓好趁梦日人增添了一条佐证。

    唐若遥对着镜子叹了口气。

    自己怎么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早上好。”她收敛了微不可查的失落,出来向沙发上坐着的女人问好。

    “早安。”秦意浓端着一杯牛奶,一饮而尽,唇边有一圈乳白,她从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