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番外08(第1/6页)
    ()    文殊娴心直口快道:“去哪个朋友家?”

    唐若遥抿了抿唇。

    傅瑜君看出她的尴尬,将文殊娴的胳膊往后拉了拉,接过话道:“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要不我们送你去?”

    唐若遥摇头说:“我坐地铁,没事的。你们送我的话,回去都赶不上门禁了。”她笑笑,“难道晚上集体露宿街头啊?”

    傅瑜君看她几秒,妥协道:“好吧,那你到了给我们发个消息。”

    唐若遥点点头,往和公交站牌相反的地铁站入口走。

    傅瑜君看着她越行越远的背影,神情若有所思。

    三人去往公交站牌的方向。

    文殊娴噘着嘴抱怨了一句:“要去朋友家不早点说,我们还可以送送她,现在这么晚了,送都不好送。”

    傅瑜君在心里笑她道:人家未必愿意让咱们送。

    但她口头没说,只道:“她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个小孩子,现在也不算太晚,不会有事的。”

    文殊娴就是出于好心随便说了说,不是真的对唐若遥不满,很快将这话抛到脑后,边走边奇怪道:“唐唐什么时候交了首都的朋友了,还这么晚去人家家里?”

    傅瑜君随口说道:“她不是暑假做兼职么,可能交了新朋友也不一定。”

    文殊娴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道:“女大不中留啊。”

    傅瑜君笑了笑。

    路灯下,街边的三人身后拉出长长的影子,文殊娴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崔佳人吓得原地起跳,偏头斥道:“干什么一惊一乍的?吓死人了。”

    文殊娴抖着声音,不知道激动的还是惊吓的,道:“唐唐不会是交男朋友了吧?”

    崔佳人也:“啊!”

    文殊娴:“是不是?!”

    崔佳人猛点头:“看着像。”

    文殊娴道:“快快快,发挥你已婚人士的经验,给我们分析分析。”

    崔佳人:“滚,你才已婚呢。”

    文殊娴哈哈哈哈几声,说:“双身人士快说吧,我们单身狗一点头脑都摸不着呢。”

    傅瑜君但笑不语。

    两个人絮絮叨叨地到了公交站牌,傅瑜君才出声打断她们热火朝天的讨论,说:“越猜越离谱了,还是等她回来亲自问她,她要是不想说,你们俩别逼她。”

    文殊娴豪爽地一摆手道:“放心,小爷不是那样的人。”

    傅瑜君说:“车来了,走吧。”

    ***

    唐若遥刷城市卡进了地铁站。

    夜里的地铁没有白天那么拥挤,她上去后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从兜里摸出手机,看着先前关菡在十天前针对她带唐含章回家回复的那条:知道了

    405的大家回去后会做些什么,洗洗漱漱,然后爬床,玩手机或者夜聊。而自己踏上了一条前往金主家里的路。

    同样的十九岁,她好像猝不及防地被揠住的那根苗,强逼着往上长。同样的十九岁,她们已经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我被包养了。

    唐若遥一字一句地在心里说道。

    她终于成为了自己曾经最厌恶的那种人。

    坐在她旁边玩手机的二十七八岁的女人,不经意地偏头,神情微微一愣,她从包里掏出包纸巾,抽出一张递了过来。

    唐若遥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抹了下眼睛,拒绝了陌生人的好意。

    她低着头,一路沉默地下了地铁,步行前往望月山小区。

    望月山小区区如其名,站在这里看到的月亮都比平时清晰,乌云散去,天边悬着的白月亮又大又圆。

    密码锁由红转绿,雪白的灯光从打开的门里倾泻出来。

    秦意浓神态慵懒,单脚赤足支在卧榻上,一只手端着酒杯,朝女孩望过来,表情里有一闪而逝的惊讶。

    唐若遥“她不在”的希望落空,敛了敛眸光,温顺道:“我回来了。”

    秦意浓转回脸,抿了口酒,神情古怪。

    她当然知道她回来了,她有眼睛会看,但她回来干什么?

    唐若遥道:“我先前不在首都,是因为我送我爸回家了,在那边呆了十来天。”

    秦意浓说:“我知道。”

    唐若遥再补充解释:“我今天去学校报到了,所以回来晚了。”

    秦意浓快不知道怎么回,淡淡地嗯了声。

    唐若遥看着女人瞧不出情绪的侧脸,试探道:“那我去洗澡了?”

    秦意浓摆手默许。

    唐若遥往主卧走,进门前忍不住回头看了女人一眼。

    这么多天不见,今晚她是不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