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番外07(第1/6页)
    ()    软玉温香,投怀送抱。

    秦意浓鼻翼翕动,呼吸间是女孩子身上牛奶味沐浴露的气息,她的肢体柔软,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柔弱无骨,像一团水慢慢地融化进自己怀里。

    秦意浓再高明的演技,也没法掩饰一瞬间的僵硬。

    她不动声色地调整了呼吸,慢慢放松下来,就着这个坐姿轻声问她:“干什么?”

    唐若遥坐在女人腿上,比秦意浓高出半个头,居高临下,气势上却弱于对方,她耳廓涨得通红,想说:你不是要睡我吗?不用等我睡着,现在就可以。

    但她实在讲不出口,眼睛瞧瞧她,咬住下唇,沉默地再次牵住了她垂在身侧的一只手。

    缓缓地抬起,慢慢地落下。

    触手的肌肤滑腻。

    秦意浓眸光暗了暗,看向女孩子的目光危险。

    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神经和触觉变得无比敏感,唐若遥心生恐惧,忍住了后退的本能。

    像是过了许久,又似乎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秦意浓看着她笑了,收回手道:“我不喜欢勉强别人。”

    唐若遥小声道:“没有勉强。”

    下一秒,秦意浓的五官在面前放大,唐若遥“啊”的一声,下意识往后一仰,差点儿栽倒在地,如果不是秦意浓及时出手揽住她的腰肢的话。

    唐若遥:“……”

    秦意浓说:“下来。”

    唐若遥乖乖地下来站好,两手垂在身侧,像个挨训的小学生。

    秦意浓说:“回房睡觉。”

    唐若遥看她一眼:“那你……”后面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秦意浓无心多问,摆了摆手。

    唐若遥掖好浴巾,小步跑走了。

    主卧的房门关上,秦意浓长出了口气,她低头,看着那只方才碰过女孩子的右手出神。

    年轻真好。

    她强迫着自己的大脑这么去想,去感叹。

    扼住了发散的思维,和某些隐秘的念头,秦意浓食指指节轻轻地敲着膝盖,唐若遥大概是想讨好她,为她明天给她的答复多争取筹码。

    要是换成别人,多半会适得其反,但放在她身上,秦意浓奇异般地觉得不讨厌,反而可爱极了。为什么?秦意浓兜兜转转,回到了那句年轻真好上。

    她捧起看了一半的书,心不在焉地翻了会儿,效率奇低,用书签夹好合上。

    她走向自己的卧室,临进门前,视线从主卧紧闭的房门一掠而过。

    今天回房早,秦意浓给自己放了一浴缸水,往里滴了几滴玫瑰精油,躺在温水里泡澡。水面波纹微漾,秦意浓一捧一捧地用手掬起水,浇在身上,在机械的重复中,她再次走了神。

    想的还是那个女孩子,白色的浴巾包裹着的曲线有致的年轻身体,楚楚动人的眼神,笨拙却意外有效的讨好。

    哗啦一声。

    秦意浓闭眼将自己沉进水里。

    秦意浓不是唐若遥那样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她在圈里所见比唐若遥道听途说的都要多,她自己也不是十八岁,而是一个二十六岁的成熟女人,加之拍过的电影不计其数,她什么都懂。

    她有点想笑:自己是到年纪了吗?竟然被这么个小姑娘影响,勾起了欲念。

    秦意浓在浴室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体力的消耗让她今日的入睡比以往顺利一些。

    月轮西落,旭日东升,秦意浓的生物钟让她准时睁开眼睛。她起床洗漱,套上睡袍后打开了反锁的房门。唐若遥在客厅,蹲在茶几旁,手里拿着一块抹布,一副认真干活的样子。

    “早上好。”她说。

    “嗯。”秦意浓回她。

    “关助理还没来。”唐若遥主动和她搭话。

    “待会儿就来了。”秦意浓答道。

    唐若遥继续擦茶几,抬起眼睛看她,欲言又止。

    秦意浓走到客厅,继续往电视机的方向走,唐若遥立刻道:“要看电视吗?”

    秦意浓点头,唐若遥迅速给她开了电视机:“还是bbc吗?”

    秦意浓又点头。

    唐若遥殷勤道:“看哪部?第几集?”

    秦意浓看着她:“你爸在哪个医院?”

    唐若遥手里拿着遥控,神情怔愣。

    秦意浓拢了拢睡袍的领口,唇角牵起温煦的笑意,道:“你一大早在这里假装打扫卫生,不就是想问我考虑好了么?”

    “那您考虑好了么?”

    “考虑好了啊。”秦意浓笑道。

    唐若遥屏住呼吸,像等待审判的囚徒。

    秦意浓沉吟道:“我可以帮忙。”

    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