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番外04(第1/6页)
    ()    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的想象力能有多丰富呢?和她并肩坐下的秦意浓并不知道。

    秦意浓礼节性地冲她微微地笑了一下。

    她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女人,有人否定她的人品,但没人能昧着良心不承认她的美貌。此时美人的笑容却让唐若遥心里立刻打了个突,汗毛倒竖。

    完了完了,她真的要在车里那个自己了。

    唐若遥只知道秦意浓会那个她,但不知道要怎么那个,尤其是秦意浓是个女人,她平时接触到的生理知识里根本不包括这些。

    唐若遥手指越收越紧,忍住了落荒而逃的冲动。

    希望没那么疼。

    十九岁的唐若遥认命地想道。

    在秦意浓眼里,唐若遥的表现很奇怪。眸心深处强行克制的惊慌,似有若无的畏惧,以及最后……秦意浓挑了挑眉,好笑地想:是视死如归吗?

    她那么害怕和自己待在一起?好像自己会吃了她一样。

    秦意浓对自己在外的名声很有数,眼前这个女孩子出现这样的想法不奇怪。她心念一转,便想通了。

    但秦意浓没打算和她摊牌,归根究底是个陌生人,她没有向她澄清的必要。信她的人自然会信,不信她的她根本不在乎。

    她保持着笑容,既不靠近,也不远离,饶有兴味地欣赏着这只误以为钻进狼窝的小白兔子。

    小白兔子手背的青筋都凸起来了。

    秦意浓偶一垂眸。

    手指怪好看的,细白修长。

    关菡打完电话,拉开了后车门,弯腰探进来个脑袋:“秦姐。”她扫了眼坐在里侧的唐若遥。

    后车座的唐若遥受到惊吓,瞳孔地震:“!!!”

    三那个劈?!

    关菡道:“交代好了。”

    秦意浓颔首。

    关菡退出去,坐到了驾驶座。

    唐若遥一放松,才发现出了一后背的冷汗,她想:原来她是司机。

    唐若遥一口气没完吐出去,秦意浓朝她望了过来,唐若遥紧绷着,她嘴唇动了动,似乎想称呼她,一时却不知道要叫什么,只得抿住薄唇。

    秦意浓语气温和地问:“今天还有别的事吗?”

    唐若遥漠然地想:果然要睡自己了。

    唐若遥本来每天晚上要去医院看唐含章,然而唐含章始终昏迷不醒,她去不去看都差不多。一想到唐含章,唐若遥的眼底就染上一缕哀愁。她暂时挥去了脑子里这些念头,权衡过后,摇头道:“没有了。”

    这一天迟早要来,她已经躲过了这么久,再拖延下去……听说他们这些大人物脾气都有点喜怒无常,万一她生气了。

    秦意浓声音轻柔:“去我那里可以吗?”

    唐若遥点点头。

    不去又能怎么办?何必多此一问。

    秦意浓得到了她肯定的答案,也没错漏她眼神里的自嘲,没再多说什么,吩咐道:“关菡。”

    关菡发动了车子,从地下车库驶出去。

    唐若遥来的时候是傍晚,晚霞正绚烂的时候,走的时候天色擦黑,城市里错落有致的高楼灯火辉煌,街道上车水马龙。

    这就是繁华的首都,多少人在这里追梦,又有多少人迷失在无尽的诱惑里。

    唐若遥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长睫轻轻地颤了下,闭上了眼睛。

    车厢里比来时的安静有过之而无不及。

    唐若遥从自己的情绪里回过神,发现旁边的秦意浓戴着副眼罩,两只手抱着胳膊,心口一起一伏,幅度很轻微,大概在休息。

    唐若遥看着她线条简洁的侧脸和精致的下颔线发呆,这就是被圈内名导和无数影评人誉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完美的“电影脸”,挑剔的大银幕挑不出这张脸的半点瑕疵。

    她蒙着眼睛,反而更为这张脸添上一分神秘的美感。

    因为有眼罩遮挡,所以唐若遥没发现女人眼皮下的眼珠动了动。

    秦意浓有点轻度的神经衰弱,一点细微的声音都能把她惊醒,就连注视的目光都会惊动她。她身边的人都知道不要在她休息的时候制造出任何动静,包括长久地凝视她,但唐若遥不知道。

    秦意浓索性不睡了,她慢慢地抬手,摘下了眼罩。

    唐若遥立马扭头看窗外,装作从来没有看过她。

    秦意浓更不说话。

    轿车开到一个高档小区门口,路旁有个女生扬起手招了招,昏黄的路灯下看不清面容,穿着短袖热裤,模模糊糊应该是个漂亮的女孩。

    关菡将车开了过去。

    唐若遥木然地想道:有钱人真会玩,一个一个接,屋子里不会还有一堆吧?

    她忽然想起一个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