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番外02(第1/6页)
    ()    唐若遥在她的目光下神情冷静,但心跳快得厉害,喉咙发干,手心出汗。

    到底是个十九岁的学生,第一次面临这种场面。她先前决定委身蒋世坤,她将会面临的事她心里有初步的底,所以才会麻痹自己,现在则完陷入了未知的状态。

    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冒失地和她进了同一个房间,她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谈过,不是吗?面前这个人就这么把自己从酒桌上带走了,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暂时还不是蒋世坤什么人,他们间只达成了口头协议,自己没签合同,钱也没拿到。

    如果对方不接受她的条件,又不肯放她走,霸王硬上弓怎么办?她们两个人,自己只有一个人……

    唐若遥余光向后,估计了自己到门的距离,以及跑出去的几率有多大。

    一声清脆的磕碰声响,拉回了唐若遥的注意力,她脸色发白,竭力压抑下颤抖的本能。

    秦意浓细白手指捏着勺柄,用小巧的白瓷勺搅了搅盅里的醒酒茶,慢条斯理地开了口。

    她的声音和电影里的一样,轻柔悦耳,宛如天籁。

    “姓名。”

    “唐若遥。”

    “性别。”

    “……”唐若遥低着头说,“女。”

    “年龄。”

    “十九。”

    秦意浓在心里哦了声,想:成年了。

    “职业。”

    “学生。”

    “哪个大学?”

    秦意浓注意到小姑娘微抿的唇瓣。

    大抵是不想让母校蒙羞,所以不愿意回答。

    唐若遥啊唐若遥,你都落到这步境地了,还留着这点可笑的自尊,有意思吗?唐若遥自嘲地心想,苍白的薄唇轻启:“首……”

    秦意浓却打断她,柔声细语道:“既然是学生,怎么不好好上学,跑到这里来玩?”

    玩?

    唐若遥眸底掠过一丝诧异。

    难道秦意浓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吗?那她为什么要把自己从酒桌上带出来。不,她肯定知道,听说不少有钱人就喜欢玩故弄玄虚的小把戏。

    唐若遥想了想,配合她道:“现在是暑假。”意思是她不用上学,所以到这里来玩没有任何问题。

    秦意浓:“……”

    这时候的唐若遥怎么料得到,她半只脚踏进的这个鱼龙混杂的娱乐圈,竟然会有一个心如明月照的好人,而这个人会是声名狼藉的秦意浓。

    她是如此幸运。

    秦意浓捏了捏眉心,对这个小朋友的自以为是既好笑又无奈。

    十九岁的小孩已经这么……她蓦地想起自己,她十九岁的时候只会比这个小孩更圆滑,她十九岁已经能在酒桌和人拼酒了。

    罢了。

    关菡轻声提醒:“秦姐,醒酒茶。”

    秦意浓探手摸了摸瓷盅表面的温度,端起来将味道不怎么样的醒酒茶一饮而尽,胃里的灼烧感得到了暂时的缓解。

    如果只看她表现出来的,是决计想不到她已经胃痛难当了。一个人的酒量再好,身体也会敲响警钟。仗着年轻,她还只有二十六岁,此时的秦意浓并不怎么在乎,况且她早就习惯了。

    秦意浓顺着小姑娘的话往下问:“那你来这里玩,是为了什么?”

    唐若遥答:“赚钱。”

    “赚钱?”秦意浓重复了她的话,微微蹙起好看的眉头。

    “是。”

    “你需要多少钱?”

    秦意浓问完这句话,看到始终低着头的小姑娘,第一次抬起了眼睛看她。

    那双让她熟悉的,难以忘怀的眼睛。

    清澈的,犹豫的,会说话,却欲言又止。

    在餐厅明亮的光线下,秦意浓也是第一次看清了她的面容。

    走廊那次,她被那双眼睛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外貌只是匆匆一瞥。进了包厢,里面吵吵嚷嚷,时不时缭绕的烟雾,她又低着头,看不真切。

    秦意浓神情一怔。

    这个小姑娘长得自然是好看,雪白的鹅蛋脸,眉毛秀美,鼻梁挺直,嘴唇薄润,连唇型都挑不出毛病,尤其是五官透出一股寻常女孩少见的凌厉英气。怪不得蒋世坤那么舍不得她,几番推阻。

    但秦意浓诧异的是这张脸给她的似曾相识感。

    秦意浓记性极好,尤其是对人的记忆能力。她在自己脑海里搜索了一番,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她。

    她食指不自觉地有节奏地在膝上轻轻敲着。

    小姑娘犹豫一番,怯声回答她:“五十万。”她和蒋世坤谈好的价格是四十万,秦意浓明显比蒋世坤有钱,如果她愿意给,多余的钱可以留下来。

    至于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