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第1/6页)
    ()    秦意浓从进门开始,便目标明确,笔直地朝唐若遥走去。

    她眉眼间含着浅浅笑意,迈着轻快的步子,一路踏步而来。像极了那句古诗: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路过的人有的想和她打个招呼,刚起了这个念头,未来得及张口,秦意浓已经脚步匆匆,擦肩而过。

    他们的目光好奇地追随秦意浓的背影。

    等秦意浓站到唐若遥面前,屋子的人都在注视她们。

    唐若遥突然有点脸红:“……”

    是不是太高调了一点?

    但秦意浓一副光明正大,旁人的目光与我何干的样子,让唐若遥亦生出一种豪壮的澎湃感来。

    她们俩等这一天已经等太久了。

    第一次,秦意浓能够在人群里无所顾忌地靠近自己。今天以后,她们会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爱侣,她们的名字将紧紧地与对方联系在一起,不会再有任何莫须有的人事横插在她们之间。

    她主动牵起秦意浓的手,两人旁若无人地对视,同时露出一个笑容。

    《萧红》剧组&在场所有演艺圈同仁:“……”

    不是说闺蜜吗?怎么感觉见到了一对深情鸳鸯?

    众多人在场,两人到底没那么过分,唐若遥拉着秦意浓的那只手不放,向她介绍道:“这是我们剧组的成员,樊虹导演。”

    秦意浓嘴角噙笑:“樊导好久不见。”

    樊虹笑笑:“好久不见,有机会合作啊。”

    秦意浓:“荣幸之至。”

    唐若遥挨个介绍过去:“饰演萧军的xxx……”

    秦意浓大方得体道:“你好,我是秦意浓。”

    饰演萧军的男演员:“你好。”他做出受宠若惊貌,笑道,“大家都认识您,就不用自我介绍了。”

    唐若遥:“端木蕻良的演员xxx。”

    秦意浓微微笑着看过去:“你好。”

    饰演端木蕻良的演员是位年轻些的小伙子,连秦意浓都不敢靠近,脸涨得通红,蚊子哼哼似的道了句:“秦老师好。”

    秦意浓大概觉得对方好玩儿,眉梢轻轻地往上挑了下。

    她生得极美,一颦一笑都足够动人,那小伙子一时竟看呆了。

    醋缸唐若遥立马捏了捏秦意浓的手指。

    秦意浓:“咳。”

    那小伙子往萧军的演员身后躲了躲。

    秦意浓心想:这个剧组演员感情确实不错。

    丁玲的演员不等唐若遥介绍,自报家门道:“我是xxx,是您的粉丝。”

    秦意浓一来,除了樊虹,大家都很拘谨的样子。

    秦意浓主动开口,活跃气氛道:“之前经常听遥遥提起你们。”

    剧组几位隐晦地对视了一眼。

    遥遥?

    这么亲密的称呼,真的是闺蜜之间使用的吗?还有唐若遥先前那架势,分明就跟介绍对象似的。外面好像曾经传言过,她们俩是那种关系。

    他们把心里的怀疑压了下去。

    秦意浓讲了几件片场曾发生过的趣事,众人渐渐参与进话题里,没有先前的局促了。

    但随着交谈的深入,他们越发地疑惑:一般的闺蜜会在拍摄期间经常打电话吗?还把事情都告诉对方。不仅如此,现在五月份,天气虽说不热,但也不冷吧,有必要一直牵着手吗?

    樊虹看着两人始终交握在一起的双手,神情若有所思。

    傍晚,红毯环节准时开始。

    唐若遥先走一步。

    她今日穿了条白色羽毛长裙,长发简单地梳起,露出流畅的肩颈线条,轻盈柔美,飘逸灵动,配上她周身清冷出尘的气质,翩然若仙。

    一出场便吸引了众多人惊叹的目光。

    红毯上的闪光灯迎来了一波密集的爆发。

    唐若遥之后不久,是秦意浓。

    秦意浓一身黑色露背晚礼服,修身收腰,将她完美的曲线展露无遗。有的人靠衣装,有的衣装靠人,黑色是很多女星钟爱的颜色,唯有秦意浓,本身的风华更胜过衣装百倍,举手投足自信优雅,沉淀的时光再赋予她新的魅力,人人为之倾倒。

    她带着东方风情式的神秘与高贵,是世间一切美好的代言词。

    秦意浓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红毯尽头。

    就像一个鲜活的电影时代走过。

    直播间的观众才回过神来,发弹幕:

    ——莫名地热泪盈眶

    ——秦皇不准息影!再给我战五百年!

    ——现在的年轻人还接不了班啊!多拍一点戏吧!

    ——啊啊啊啊啊是我的错觉吗?我觉得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