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第1/5页)
    ()    金桂奖每年三月份公布最佳女主候选人名单,唐若遥的入围是意料之中。

    她电影作品很少,但贵精不贵多,叫好和叫座二者总要占其一,有时两者兼顾,比如上学期间拍摄的一部商业片,毕业后的《南山下》,和机缘巧合忽然争取到能够在国内公映的《本色》。

    在圈子里混的,都不得不承认有一种叫做运气的东西。唐若遥即便有秦意浓为她铺路,有天赋肯努力,没有这份得天独厚的气运,也走不到今天的地步。

    金桂奖入围的这一年,有心人列了唐若遥从影这些年来的提名情况,她平均一年产出一部电影,年年被提名,有的女主还是双提,放在同辈里简直不敢想象。

    就算是秦意浓,也不是部部都能提名,电影的成功不仅仅是有一个演技出众的主角就够的,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秦意浓那种工作强度,没办法保证部部都是精品,她只能保证自己演到了最好。但若出了一部精品,轻易便横扫各大颁奖典礼。

    她们俩走的不是相同的路,唐若遥亦没办法效仿秦意浓。就像林若寒,她和唐若遥的路数差不多,拍一部歇一年,诚然有个性懒散的原因,更大的缘由是做不到。她们需要休息,停下来充电,抽离角色。秦意浓不需要,她对于电影的灵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就是秦意浓胜过她们的地方。

    候选人名单公布后,网上唐若遥拿奖的呼声尤其高。一是众望所归,二是这届最佳女主候选人没有秦意浓。

    盖因金桂奖的参选标准和另外两个奖项区别很大,《萧红》的导演樊虹是港市人,出品公司之一也是港市本土公司,符合金桂奖的参选条件。

    没有秦意浓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唐若遥也很高兴。

    当然,她更希望有一天能堂堂正正地胜过秦意浓,但现今,她有自知之明,能多拿一座是一座。

    之前,金桂奖主席曾盛情邀请秦意浓去担任本届评委会主席,秦意浓一口回绝了。

    主席是位早就成名的老演员,著名的表演艺术家,纳闷地问她为什么,秦意浓心说,还能为什么?当然是避嫌了。

    她要当了这个评委会主席,到时候唐若遥拿了奖,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秦意浓找了个借口拒绝了,回头刚好撞见唐若遥收回视线的一幕。

    秦意浓不是很确定唐若遥是不是想要自己给她颁奖,挂了电话走回来,抱了一分试探的心思道:“金桂奖主席的电话。”

    唐若遥:“找你做什么?”

    秦意浓坐进沙发里,随意的口吻道:“没什么,让我当评委会主席。”

    唐若遥眼神微动:“那你……”

    秦意浓修长双腿交叠,懒洋洋地说:“我拒绝了,评选影片太麻烦了,而且……”她促狭地冲唐若遥一笑,道,“我怕我忍不住给你走后门。”

    唐若遥也笑了笑。

    秦意浓再次用那种不经意的语气,道:“我看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当个颁奖嘉宾算了。”

    她视线往下,眼尖地看到唐若遥的白皙指节微微屈起。

    约莫过了几秒钟,唐若遥轻声说了句:“挺好的。”好像浑不在意的样子。

    秦意浓心里已经有了数,唇角轻牵。

    金桂奖离颁奖还有两个月时间,这两个月时间里,秦意浓依旧忙碌,新剧本、新电影,还有公司,好在她习惯这种忙碌的生活,适应得游刃有余。

    工作室的规模太小了,体系完备,发展稳定,迟早要融入公司,秦意浓思忖着,安灵再放在那个位置有些大材小用了。正好她清闲得长蘑菇,秦意浓便把安灵调过来帮忙管理新公司,重新签订合同。

    交情是交情,合作是合作,亲兄弟都得明算账,现在摊开讲总比将来扯皮好。以前开工作室一人一半,都是老板,现在安灵充其量只能算个股东——如果公司上市的话。她是下属,秦意浓才是老板。

    安灵是个上道的,新的合同很快签好了,秦意浓有了副手,工作压力减轻了不少。

    唐若遥开始有意地去了解秦意浓公司的运转,平时去公司也会跟着看她办公桌上的文件。

    秦意浓出去开会回来,就见到她坐在自己的老板椅里,聚精会神地翻阅着文件。她们俩不存在任何秘密,秦意浓走过去,将她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玩笑道:“怎么?爱卿想与朕共掌江山?”

    她最近看《武则天》的剧本,“朕”得相当自然。

    唐若遥挑眉道:“有何不可?”

    秦意浓看了她一会儿,眼神渐渐认真起来:“不是开玩笑?”

    唐若遥说:“你觉得我学不会?”

    秦意浓道:“当然不是,你比我聪明多了。”

    唐若遥软声道:“那你教不教我?”

    秦意浓浅笑颔首:“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