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第1/5页)
    ()    约莫过了一刻钟,纪云瑶从书房出来。

    门口守着的佣人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瞧了瞧纪云瑶的脸色,心里装满了问题。

    纪云瑶深受老家主宠爱,哪怕是现任家主、她亲爹纪彰都没有她受宠,纪云瑶能坐到这个位置上,有一大部分原因是老家主力推的。

    纪云瑶突然受罚,脑子活络些的纪家佣人便开始东想西想了。该不会是纪云瑶失宠,纪家的继承人要换人了吧?毕竟现任家主还有其他子女呢,虽说是私生子,名义上没有继承权,但真到那一步,私生不私生的重要么?古代还有九龙夺嫡呢。

    啧,可惜纪小姐是个女孩,她要是个男孩,纪家早就是她的天下了,何至于担心这个位子坐不稳。

    佣人正暗暗思忖着,冷不丁撞上纪云瑶幽冷的目光。

    佣人打了个突,险些惊叫出声,他往后退了一步,吓出一身冷汗。

    纪云瑶回到了祠堂,再次跪好。

    她腰背挺直,双目肃然,定定地凝视着那些黑漆漆的牌位。

    祠堂的门口悄悄靠近一个人,已经很少走动的老家主拄着拐杖,站在门口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离开了。

    纪云瑶保持着跪姿,一动不动。

    ***

    秦意浓回去将在宴会上听到的事说了,唐若遥和她如出一辙的惊讶,尔后担忧起秦意浓,道:“会不会影响到你和纪家的关系?”

    秦意浓心说你真是护短护到了一个境界,纪云瑶都被关禁闭了,还在担心我会不会被连累。

    “应该不会,我和纪家关系本来就不密切。”秦意浓一哂,道,“再说,就算牵连到我,是除了我在族谱上的名,还是让我的体内不再流纪家的血?”

    她除了认祖归宗那天去过老宅,以后就只有在每年的家宴上见面。今年和往常一样,老家主连一个眼神都没有额外赏给她。

    纪云瑶的爸爸纪彰更是,纪书兰离家私奔时纪彰年纪不大,几十年过去了,他连纪书兰都不记得了,何况这个早就被传为“意外亡故”的姑姑的女儿。

    不过他今日用饭时脸色不太好,可能是被纪云瑶给气的。他其他的儿子女儿倒是人逢喜事,笑意盈腮,虽说刻意掩饰了,还是瞒不过秦意浓的眼睛。

    纪云瑶犯错被关禁闭,最高兴的当然是她的兄弟姐妹了。

    预定继承人,毕竟不是已经继承了纪家家主位,随时可以换的。纪云瑶高高在上,天资卓绝,就像一台精密运转的机器,分毫不错,把他们这些同辈比到了泥里,现在她竟然自毁长城,犯到了他们手里,不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枉费他们在纪家这么多年。

    纪云瑶有麻烦了。

    秦意浓捏了捏眉心,道:“我欠她一个大人情。”

    唐若遥说:“还得了吗?”

    秦意浓抿唇,实话道:“可能还不了了。”黎益川加上上回帮她出头,这就欠下两个了,宁宁面前说一箩筐好话也不够啊。

    唐若遥光棍地摊手道:“那就不还了。”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还是秦意浓教她的。

    秦意浓看着她,半晌,笑了起来,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几道好菜还是要烧的。我明天给她打个电话。”

    ***

    纪家祠堂。

    早晨六点整,一分不多一秒不少,纪云瑶绷着的那口气松懈下来,身形微不可查地晃了下,她单手撑地,咬住下唇,慢慢地站起来。

    关节像生了锈的齿轮,每一次咬合都让她齿尖的力道再重一分,她白皙手背的青筋跟着一根一根地凸起来。

    纪云瑶耳尖倏地一动,一双幽冷至极的眸子向门口扫了过去。

    身形挺拔的青年站在那里,比纪云瑶约莫大上一两岁,生了一副英俊斯文的面孔。

    纪云瑶瞧见那张与自己有两分相似的脸,唇角微挑,似笑非笑:“大哥,怎么起这么早?”

    纪家大哥笑容和煦,眼底溢出真诚的担忧,道:“听说妹妹被罚跪,我担心你,过来看看。”

    纪云瑶笑着说:“看到了?”

    纪家大哥更忧愁了,叹气道:“你一个娇娇女儿家,这么跪上一天一夜,不知道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他说着心疼,语气里却半点没有怜爱之意,只有幸灾乐祸。

    真要落下病根他立马去买鞭炮放上。

    纪云瑶仿若未觉,顺坡上驴道:“有劳大哥替我叫医生过来。”

    纪家大哥:“……”

    纪云瑶和他说了几句话,腿差不多能走了,她迈开小腿,面不改色走出祠堂。路过青年身边,云淡风轻地道了声:“大哥那么想知道会不会落下病根,去跪一跪不就知道了?”

    不管青年会有多么精彩的脸色,纪云瑶目不斜视地回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