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第1/5页)
    ()    窗外的天边尚有一丝夜幕残留的深蓝,唐若遥便莫名惊醒了,探手去摸了摸,枕边空无一人。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到小茶几那边的单人沙发坐着个人。

    “秦意浓?”她试探着喊了声。

    “你怎么醒了?”传来对方微讶的回应。

    “你怎么起这么早?”唐若遥问的同时,秦意浓放下手里的毛毡粉鼠起身,从那边走过来,重新窝进了被子里。她大约起来很久了,身上沁透着早晨的凉意,唐若遥抱她紧一些,用体温温暖她冰冷的手脚。

    “什么时候起的?”

    “刚刚。”

    唐若遥咬她脸颊。

    “不久。”秦意浓改口,在看到对方再次露出的牙齿时说了实话,“起来一个小时了。”

    “睡不着?”

    “不是。”

    秦意浓说,她也是突然就醒了,房间里极其安静,她听得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再是唐若遥的呼吸,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她感到非常不真实,连眼前的拥有也觉得像一场梦。于是起来察看昨天收到的生日礼物,怕吵醒唐若遥,她就开着手机电筒,一样一样的照。

    唐若遥听到这笑了下,道:“幸好我不是在你用手电筒的时候醒的,否则我非被吓死不可。”

    秦意浓轻轻地哼了声。

    唐若遥道:“你经常半夜起来吗?”

    她们最近能聚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少,唐若遥的电影拍摄行程过半,秦意浓大多数时间都在首都,偶尔还要出差到各地。

    秦意浓这回没再试图狡辩,实话道:“大概隔天?”顿了顿,补充道,“你不在的时候。”

    在的时候一般没力气再半夜醒过来,昨晚是个例外。

    唐若遥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道:“刚治好你做噩梦失眠的毛病,又多了个新的,唉。”

    秦意浓不安尚未完散去,听见这话本能地道:“你会觉得我很麻烦吗?”

    唐若遥微怔,旋即道:“我开玩笑的,你不要放心上。”她暗暗在心里骂自己嘴贱,别看秦意浓在她面前越来越活泼放飞,骨子里的谨小慎微是深深扎了根的。

    秦意浓低低地嗯了声。

    唐若遥感受到她细微的低落情绪,说:“我还有两个月就杀青了。”

    秦意浓声音轻微上扬:“知道。”

    唐若遥缠着她,卖乖道:“到时候我就天天陪着你,好不好?”

    秦意浓忍不住笑道:“不务正业。”

    唐若遥道:“你就是我的正业。”

    秦意浓心口微微一甜,但还是觉得她这样不大好,劝道:“年轻人还是以事业为重。”

    唐若遥问:“你真的这么想的?”

    秦意浓认真地点了点头:“是。”感情是感情,理智是理智,她不想将来唐若遥会因为把该拼搏的大好时光花费在儿女情长上而后悔。

    唐若遥却道:“那你为什么不接新电影了?”从《本色》杀青到现在已经一年了,她连接电影的意向都没有,放在秦意浓的职业生涯里,简直是件不敢相信的事。

    秦意浓说:“没有合适的剧本和角色。”

    唐若遥才不信,道:“只要你想拍戏,这些都不是问题,即便没有,你公司里有专业的编剧可以为你量身打造剧本。”

    秦意浓哑然片刻,换了个理由:“我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公司的经营上。”

    唐若遥:“那以前你怎么能二者兼顾的?”

    秦意浓:“我……”

    唐若遥打断她:“我知道是为什么,为了我。”

    秦意浓默了默,道:“不是,也是为了我自己。”

    光唐若遥一个人待在剧组就让她左支右绌,局促成这样。如果她也拍戏,两人都不能自由支配时间,几个月乃至半载见不到面,秦意浓会疯的。

    唐若遥:“我知道,你不觉得这是牺牲,所以同样的,你也不要觉得我在家陪你就是牺牲,是不务正业。”

    秦意浓不赞同道:“那怎么一样?我已经拼过了,你还年轻。”

    唐若遥波澜不惊地说:“哦,你不年轻了,那你是怎么每次都把我弄得半死不活的?”

    秦意浓耳廓通红:“……”

    即便房间里就她们两个人,秦意浓还是不由得压低了声音,道:“这是两回事。”

    唐若遥耍无赖道:“这就是一回事。反正你年轻得很,比我年轻多了。”

    秦意浓:“……”她在这方面比不上自己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吗?

    但没有哪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刚过了三十一岁生日女人,不希望听到自己的爱人夸奖自己年轻,秦意浓眼角轻弯,伸手过去